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救贖時代 > 第15章:沒被騙過好意思嗎
    一路上相安無事,剛剛結束一年多的嚴打的確震懾了不少人,至少車匪路霸這種事情沒有發生。

    綠皮火車吭哧吭哧的跑了將近三天才緩緩的駛進了廣市車站。

    城市風景什么的沒什么好說的,即便是南方,最多也就比內陸好一些,什么高樓大廈壓根還沒影子呢,要再等幾年才會徹底發力,將內陸地區甩開。

    “幾位小兄弟,就此分別吧,以后若是有機會再見,我請你們吃大餐!”劉大牛如今可謂是意氣風發,似乎早已看到了自己將來發財的美好畫面。

    幾人在車站分別,王林帶著三位小伙伴站在了茫茫人群面前,成為了這道洪流中的一員。

    “林子,咱們快走吧……”大表哥李軍有些膽怯的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群讓他覺得心里面有些壓抑,特別是身上懷揣著巨款的時候。

    “走!”王林點了點頭。

    廣市雖然看起來跟其他城市差不太多,但內在方面卻早就拉開其他城市太遠了。

    他們四個人想在廣市租一間房子根本不可能,價錢太貴了。

    而且王林要去的地方,并不在廣市,而是要去莞城。

    莞城在八五年被升格為市,行政地位迅速提升,加上自身優異的地理位置,所以現在的莞城并不比廣市差。

    王林上一世就是在莞城打拼,也是在那里賺到了第一桶金,雖然只有兩千塊。

    南方的天氣讓初次出門的幾人有些不太適應,王林也同樣有些不太適應,濕熱的環境,讓整個人如同進入了蒸房一樣。

    為了省錢,幾人偏偏又不想坐車,最后天色暗了下來,幾人也沒能走到地方,而按照這個速度,至少還需要一天的時間。

    翌日下午,一行四人終于來到了莞城邊緣的郊區,說是郊區,這里也存在著許多工廠,只不過沒有市區那么方便而已。

    四個人租下了一間屋子,勉強算是有了落腳的地方。

    安全的到了地方,王林總算是松了口氣,將屋門關上,將三人召集了起來開始商量正事。

    “咱們親兄弟明算賬,既然一起出來了,我就要帶著你們賺了錢再回去,現在我有兩個設想,第一個是我自己出資,你們三個跟著跑腿打雜,我給你們一人百分之十的份額,另一個是你們也跟著出資,咱們按照出資比例來確定份額。”

    在出來之前王林就知道了來這里以后干什么,賺錢是肯定的,區別在于賺的多少而已。

    路上沒有跟這幾個伙伴說過自己的目的,其實也不用王林去多說,他們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

    現在王林若是不管他們,他們三個在人生地不熟的莞城就是睜眼瞎,甚至連怎么回去都不知道。

    “我……我出五百吧,這錢天天放在身上也不放心。”王波緊咬牙關,這次他可是把他小金庫都快搬空了,一路上都沒怎么睡覺,做夢都是有人來搶自己的錢。

    王波真擔心不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放起來,這錢一眨眼就被人搶了。

    “我們沒錢……”兩個表哥無奈的攤開雙手,他們本來就沒錢,又不像王波,之前還跟著做了一個月買賣。

    “好,軍哥和冰哥一人百分之十的份額,三皮百分之十五。”王林直接確認了這一次個人所占的份額。

    有了上一世的經歷,在對待這些事情上王林更喜歡把話說明在前面,免得大家日后尷尬。

    也沒有推讓,王林直接自覺的擔任起了領導的職責,說道:“這一次我們可能要用三個月至半年左右的時間來操作,所有的份額,也是在這一期間內的利潤分紅份額,這件事情干完以后,你們可以自己學著做生意,也可以繼續搭伙,但那時候必須嚴格按照規矩走,出多少錢就占多少股份,這樣做雖然看起來沒有人情味,但是誰也不吃虧,我不想將來有一天我們兄弟之間因為錢的問題鬧矛盾。”

    “好,俺們都聽你的……”三人連連點頭,心中同時也做好了打算,只要這一次能賺錢,以后就跟著搭伙了,或者干脆回家自己干,小打小鬧,混個小康即可。

    王林也想干一筆大的,但無奈本金太少,八千塊在莞城這個地方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如果本金再高一些的話,其實可以考慮去深市進貨,然后倒到莞城出手。

    但是八千塊錢,王林最多只能保證他們四個混個能進入深市的資格。

    也就是通過手段去購買四本正規的特區邊防通行證,沒有通行證他們只能偷渡過去,被抓到基本就嗝屁了。

    走私什么的王林是不會考慮的,重生一次,對于王林來說到處都是黃金,沒必要去劍走偏鋒搞這些違法的行為。

    王林很快就將自己代入到領導這個角色里了,也在三人面前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花錢如流水。

    “這……”

    “穿的這么好干啥?容易招賊……”大表哥滿臉愁容的抱怨著。

    四套行頭花了將近兩千塊錢,特別是王林身上那一套,直接就是一千塊。

    生意還沒做呢,先把兩千塊錢的本金砸進去了,李軍怎么想怎么覺得不靠譜。

    “把心放進肚子里吧,不這么做,咱們一分錢也賺不到!”王林微微笑了笑。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不打扮的這么奢華,雖然也能賺到一些錢,但那只能算是小錢錢,重生一世的王林還沒把那些錢看在眼里。

    怎么用八千塊錢上演一個奇跡的故事?

    王林覺得沒必要去跟他們詳細的解釋,就算說了他們也不懂。

    而且說的多了也容易讓他們露餡,還不如就讓他們自己半知半解的,直接從根源掐斷了說漏嘴的可能。

    “從現在開始,你們只能叫我少爺,如果有人向你們打聽我的身份,先矯情一會兒,有人送禮的話,哪怕只是一根煙,也不準接,等到對方纏的你們不耐煩的時候,就告訴他不敢透漏,會吃槍子就行了,其他的一句話也不要說。”王林開始教導著三人如何來演戲。

    什么奇跡不奇跡的,仔細的去研究一下那些奇跡,哪一個不帶點騙的色彩?

    就說那些企業家們,說他們是騙子也毫不為過,只不過騙子也是分類別的,有些就是純粹的騙子,有些則是有理想的騙子。

    總結一下就是沒騙過人的企業家不算企業家,沒被騙過的企業家也不可能成為企業家。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