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靈臺仙緣 > 第五章 我要報武科
    楊晨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都累得要死,哪有精神去記憶那些?

    不過,楊晨決定下次進去,一定要計數一遍,否則以后自己練,都不知道掄多少錘,掄多了,傷害到自己的身體就不好了。

    “咕嚕嚕……”

    楊晨的肚子叫了起來,一陣虛弱襲來,讓楊晨的胃如同火燒一般。楊晨匆匆地下樓,淘米放進電飯鍋,又從冰箱內取出來一大塊肉,直接放進高壓鍋內煮了起來。這才連喝了三大杯水,一方面補充流失的水分,一方面先喝個水飽。又將身上的衣服扒下來,連同從學校帶回來的衣服和被單塞進了洗衣機里去洗。

    進入到洗澡間,楊晨的神色就是一愣。

    鏡子里的這個人是自己嗎?

    這也太廋了吧?簡直都廋脫相了!此時的楊晨赤裸著身體,身體上黏黏的一層油脂般的東西。

    “這就是我體內的雜質吧?被淬煉得排出來,我自然就變瘦了。就像一塊頑鐵,將它鍛造成精鐵,自然變小了。”

    楊晨的腦海中,回想起在斜月洞內打鐵的景象。一塊腦袋大的金屬,硬生生地被自己鍛造得拳頭般大小。

    “今天連續進去兩次,有些練狠了!”

    兩個小時后。

    洗完澡穿著睡衣的楊晨,吃了一鍋飯和一鍋肉之后,才滿足地打了一個飽嗝。站了起來,走到了試衣鏡的跟前,脫下了睡衣,向著鏡子里看去。

    “嗯!果然胖回來了,雖然還比原先瘦一些,但是完全能夠接受!”

    楊晨穿上了睡衣,望著鏡子里的自己,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要報武科!”

    上樓,進臥室,躺倒,不到半分鐘,楊晨就進入了酣睡之中。

    第二天。

    楊晨起床之后,渾身酸痛。憑著堅強的意志從床上爬了起來,匆匆洗漱穿上衣服,去了部隊的食堂吃了早飯,便打車來到了學校。

    “楊晨!”

    一只腳剛剛邁進校門,便聽到背后傳來清脆的聲音,轉過頭,便見到梁嘉怡像個歡快的喜鵲,蹦跳著向著他這邊跑來。今天她穿著一身粉色的運動裝,腳下穿著一雙白色的運動鞋,動感十足。

    “早安!”楊晨微笑著說道。

    “早安!”梁嘉怡跑到了楊晨的面前,陽光下,明眸皓齒。

    “砰!”

    一聲悶響,將兩個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原來一個人在轟擊測力器,在那個人的旁邊還站著幾個人。

    “高峰,行啊。五百零八斤,武徒七層了啊,在武科班也算是厲害的了。”

    梁嘉怡的眼中現出了一絲羨慕,小聲都:“那個人是高二一班的高峰,將來一定能夠考上武道學院。”

    看著她那既羨慕又有些不服氣的樣子,楊晨不由笑了起來,點了一下梁嘉怡秀氣的小鼻子道:

    “武道可不是僅僅修煉力量,還需要穩定和持久。比方說,那個高峰的力量是大,但是他能夠每一拳都穩定地擊出五百斤力量嗎?前三拳也許差距不大,但是十拳,二十拳,一百拳呢?”

    “穩定和持久?”梁嘉怡搖頭道:“有那么重要嗎?”

    通過這兩次打鐵,劉鐵對穩定和持久有了很深的理解,點點頭道:

    “很重要!比方說那個高峰有著五百零八斤的力量,而你是……”

    “四百六十斤。”

    “嗯,你四百六十斤!”

    “不是啦!”梁嘉怡的語氣中夾雜這一絲撒嬌道:“是我的力量四百六十斤,不是我四百六十斤。”

    “嗯嗯!”楊晨忍著笑繼續說道:“如果你和他對打,你足夠穩定。在五十拳以后,你每一拳還是四百六十斤,而他很可能已經不到四百斤了,如此你就可以輕易地將他擊倒。當然,想要堅持五十拳力量不變,除了穩定性,這還需要持久性。

    這需要每天刻意地去修煉。也許你會說,高峰幾拳就可能擊敗你了,所以這還需要敏捷性和速度,修煉絕對不只是練得力量大……”

    聽著楊晨的長篇大論,梁嘉怡從剛開始的漫不經心,到后來的陷入沉思。看著此時意氣風發,指點江山的楊晨,她感覺自己從未有過和楊晨這樣的近。或者是說,楊晨從來沒有和他這樣近過。

    這種近,不是彼此間身體的距離,而是心的距離。以前楊晨總是撐出一層看不見的膜,將她和楊晨隔開,這一刻,梁嘉怡感覺自己心臟的跳動頻率都和楊晨的心臟跳動一樣。

    “小妹妹,不要太崇拜哥哦!”楊晨笑呵呵地拍了拍梁嘉怡的頭。

    “楊晨!”梁嘉怡掐腰瞪眼:“你竟然敢拍我的頭,拍班長的頭!”

    “哈哈哈……”楊晨大笑著跑掉,梁嘉怡在后面追趕。

    “砰!”

    楊晨推開了教室門,便感覺到進入了一個菜市場,里面鬧哄哄的,都是在熱烈的討論著選哪個班。

    “楊晨,你報什么班?”夏杰向著楊晨喊道。

    看到梁嘉怡跟著楊晨前后腳走進來,唐見深眼中閃過了一絲陰霾,臉上現出譏笑道:

    “他那個垃圾資質,還能夠報什么班?當然是文科班了。這樣的問題你也能夠問出來,夏杰,你的智商該充值了。”

    “你找揍!”夏杰站了起來。

    “還真不怕你。”唐見深坐著沒動,眼中卻盡是挑釁。

    楊晨一把抓住了要暴走的夏杰道:“我報武科班!”

    “晨晨,你別攔著我……什么?剛才你說什么?”夏杰猛然停了下來,吃驚地望著楊晨。

    “我說我要報武科班!”

    楊晨拍了拍夏杰的肩膀,走進了靠墻的位子坐下。他和夏杰是同桌,他坐在里面,夏杰坐在外面。夏杰根本就忘記了唐見深的挑釁,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望著楊晨道:

    “你……”

    “你要報武科班?”梁嘉怡跑到了夏杰的桌子邊,睜大眼睛望著里面的楊晨,驚訝地搶先問道。

    “嗯!”楊晨點頭。

    梁嘉怡的臉便慢慢地紅了起來,然后是耳朵,最后連脖子也紅了起來,轉頭跑回了自己的作為,坐在那里,嘴角忍俊不禁地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一顆心怦怦地跳動著。

    “他一定是因為我,才去報武科班的!他喜歡我,才會這樣做。他……他要是一會兒向我求愛怎么辦?

    他能夠為我報武科,什么事兒都能夠做得出來。

    誒呀,羞死人了!”

    *

    沖到20名了,感謝戰友們!

    *

    *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