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極品上門女婿 > 第一百四十一章不能走
 不過他們彼此并未發現對方!李問天查到韓家一個子弟負責福利院那邊的開發,而他今晚剛好在這里參加一個宴會,于是他就過來了。

曾經是叱咤風云的兵王,想要找一個人易如反掌!江夢瑤跟楚志峰走進去后,在場的都是些年輕人,所有人都看著楚志峰,楚家乃是安城第一大家族。

影響力非常大,所以這些人都討好著楚志峰。

“楚少!”

很多人紛紛給楚志峰打招呼,而他則是笑著示意,有意在江夢瑤的面前顯擺家族背景。

裝逼很爽,尤其是在美女的面前裝逼。

“江總,這里的人都是安城的家族子弟。”

楚志峰指著他們,給江夢瑤介紹著。

但臉上卻是帶著驕傲跟自豪,安城所有的子弟看見自己都要低頭!“我可以叫你夢瑤嗎?

叫江總太陌生了,我們好歹也算是朋友。”

楚志峰拿兩倍紅酒,對著江夢瑤說道。

“隨便楚公子。”

江夢瑤沒有多想,心想他們是生意上的伙伴,這次的合同簽訂了以后,以后來往不少。

何況名字不過是個代號罷了,怎么喊都無所謂。

“夢瑤,來,為我們的友情干一杯!”

他舉杯對著江夢瑤,而江夢瑤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而這個時候,參加宴會的人都到齊了。

李問天要找的那個韓家的人也到了。

“各位靜一靜,我今天鄭重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這個朋友。”

楚志峰很大聲的說著,在他開口后,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他,特別給面子。

“這是我的朋友,她叫江夢瑤,從今以后會跟楚家合作,大家都是生意場上的朋友,多多關照她。”

此話一出,所有都看向江夢瑤。

男人則是被她給驚艷到,心想如此絕色的女人,可惜被楚志峰搶先了。

只能看看了,他們可沒有膽子跟楚志峰搶女人,而在場的女人則是對江夢瑤充滿了敵意,她們向來以嫁入豪門為目標。

而楚家乃是安城的第一家族,可楚志峰卻是看上了她。

這不是搶了自己的機會嗎?

“江小姐,很歡迎你來安城!”

所有的男人都紛紛說著,眼中全是欲望,不過隱藏的很好。

“多謝大家!”

江夢瑤很禮貌的對著大家說著,商場如戰場,多幾個朋友終究是好的。

“江小姐,請問你花了多少錢整容的?”

就在她剛說完,一個女人就站起來,不屑的看著江夢瑤,眼中全是嘲諷“整容的風險挺大的,不知道江小姐的臉可以管多久?”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懷好意的看著江夢瑤,議論紛紛。

他們都想知道江夢瑤到底有沒有整容,如此絕色的女人如果是整的,那就不一樣了。

甚至有的齷齪男人在想是不是她特意整容來勾引男人的,如果是這樣的人,不介意跟她來一發。

“林沐曦,你搞什么?”

楚志峰皺著眉頭,對著剛才說話的女人爆喝道,臉色很不好看。

他本來是想在江夢瑤的面前表現自己的,但此刻林沐曦讓江夢瑤如此,所有的臉都丟光了。

還裝什么逼?

這不是擺明了不把他楚志峰放在眼中嗎?

“趕緊給夢瑤道歉!”

楚志峰命令著林沫熙,眼中全是怒火。

他安城太子的身份豈容他人放肆?

“楚少,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你看看她,難道不像是整容的嗎?”

林沫熙雖然畏懼楚志峰,可卻是沒有道歉,而是繼續說著,“各位,你們看看她,說像不像整容的?”

原本在場的人因為畏懼楚志峰而沒有去看江夢瑤,但這一刻聽到林沫熙的話,全都看著江夢瑤。

而江夢瑤覺得特別的委屈,在大家異樣的目光下,死死的握著拳頭。

“林沫熙!”

楚志峰厲聲喝道,走到她的面前,揚手自己的手,不過最后卻是忍住了。

“趕緊給江小姐道歉,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楚志峰身上全是怒氣,其他人都不敢說話,生怕招惹到他他,楚家的怒火可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

這些人都是安城的,除非是不想混了才敢觸怒楚志峰。

“楚少,我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但不能因為這個就讓我道歉,我說她整容又沒有錯。”

林沫熙鐵定心要跟江夢瑤過不去,無視楚志峰眼中的怒火。

她原本是把楚志峰當做自己的目標,竟然被人給搶先一步,林沫熙簡直快要氣爆了。

甚至在心里想著,等她離開這里的時候,非要找人收拾江夢瑤一下!她林沫熙看上的,豈容他人染指?

“當然,楚少乃是安城的太子,你要是非要讓我道歉,我也無話可說。”

林沫熙話說的很漂亮,這下讓楚志峰有些為難。

他有心想要在江夢瑤的面前表現,但也絕對不能對林沫熙強行下手,否則會落下個以勢欺人的名聲。

“楚少,算了吧。”

江夢瑤突然走過來說道,語氣很無奈,但沒辦法,這里是安城。

在場的人都是安城的家族子弟,縱然江家在紫城也是頂級大人物,但在安城卻是什么都算不上。

何況她接下要把公司入駐安城,若是得罪了這些人,只怕以后會寸步難行。

為了不想在安城如履薄冰,江夢瑤選擇忍受。

再說了,楚志峰沒有理由為她找回面子。

他們不過是合作伙伴而已,此刻楚志峰猶豫的神色就表明了一切。

不知道為何,這一刻江夢瑤想起了李問天。

如果他在這里,只怕會不顧一切的保護自己吧。

她此刻突然發現他很好,不管任何時候,都把她放在第一位。

“夢瑤!”

楚志峰看到江夢瑤有些低沉的神色,不由得喊道。

可卻又不能做什么,他可沒有忘記江夢瑤是李問天的女人。

他本是帶著她來這里受辱的,此刻目的達到了!為何要管她呢?

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只是想讓她對自己刮目相看,從而得到江夢瑤,以此來報復李問天。

“楚少,我累了,就先回去了。”

江夢瑤疲憊的轉身,眼角全是落寞跟無奈。

林沫熙說她整容不過是排擠自己,她如何不知道?

“不能走!”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鴨嘴舌帽的男人突然出現,拉住江夢瑤。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