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朧游白書 > 第四十章 魔女的恩賜
    朱雀是個賣相極佳的妖怪,他劍眉星目儀表堂堂,再加上一頭金色的不羈亂發,簡直比幽助他們還要更像一個主角。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了C+巔峰,距離B級就一步之遙,完全就是少年天才的標準模板,會誕生一統魔界的狂妄念頭簡直理所應當。

    毫無意外的,幽助被一頓胖揍,雖然他在幻海的教導下進步神速,已經如開掛一般在一個月內就從D級升到了C級,但面對C+巔峰的朱雀還是略遜一籌,不論力量速度都無法跟對方抗衡,很快就淪為了人肉沙包的存在。

    在原著中,朱雀命令被魔蛔蟲操控的人類去襲擊螢子,幽助為了保護自己的心上人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爆種,就算那樣他與朱雀最后也是拼了個同歸于盡,如果不是好基友桑原拼上了老命為他補充靈力,這位未來的大佬絕對要死的一干二凈。

    但如今呢?在幽朧的干涉下,香貫花那邊早就對這次事件做好了充足準備,被魔蛔蟲控制的人類雖然變的狂暴并充滿攻擊性,但本質上依舊還是人類。防暴盾牌加上橡膠子彈,雖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制造出幾個安全區來還是綽綽有余。如此大刷聲望的時機幽朧當然不會放過,香貫花被命令親自前往一線,D+的實力讓她大放異彩,身先士卒的救出了大批被困市民,螢子也在其中。

    于是被自家老姐退訂外掛的幽助就理所當然的悲劇了,他現在只是個14歲的少年,遠沒有那么成熟的心智,靈界讓他保護世界,那他就保護,但這份動力僅僅是對于正義的向往,遠沒有親身感受威脅來的真實。

    簡單來說,幽助沒有賭上一切的覺悟。

    朱雀是個能操控雷電的妖怪,他的奧義“暗黑雷迅拳”能將妖氣和雷電互相融合,普通人就算被輕輕擦到也會被電成焦炭。幽助雖然用靈氣覆蓋雙手進行絕緣處理,但終究一個不慎被擊中倒地,渾身抽搐著再也站不起來。

    “幽助,你這個窩囊廢,快給我爬起來打倒那個金毛啊!”桑原在一旁大聲的打氣,但他的言語非但沒有讓幽助獲得重新站起的力氣,反而吸引了朱雀的注意力。

    “差點忘了,原來還有其他三只老鼠,就讓我一起解決了吧。”

    朱雀說著雙手結印,用妖氣制作出六具一模一樣的分身,一聲令下就向藏馬飛影桑原三人發動了攻擊。

    三人本來就不是最佳狀態,如今又以一敵二,很快就險象環生不斷掛彩,最弱的桑原更是凄慘,三兩下就被打倒在地,一具分身獰笑著豎手為刀想要痛下殺手,卻不想幽助為了挽救基友突然爆種,一招散彈靈丸瞬間將六具分身消滅。

    “竟然還有這種力量?”朱雀十分驚訝,但這完全是他自己作死。本來好好的殺掉幽助就完事了,他非要先對桑原下手,這不是直接送給了幽助一個拼命的理由嗎?要知道幽助身為正義使者,為了別人一次又一次的超越極限根本就是常駐的被動技能啊。

    “你們沒事吧?”幽助向其他三人問道。雖然自身狼狽不堪,但散發出來的靈氣卻更加澎湃。

    “托你的福,暫無大礙。”這是藏馬。

    “真是多事,不用幫忙我也能干掉那兩具分身。”這是飛影。

    “可惡,既然有這力氣就早點用啊,我剛才可是差點就被殺掉了!”這是桑原。

    四名主角合流,在幽助的激昂之下,他們似乎也產生了共鳴,戰意滿滿的同時靈氣和妖氣也有顯著的提升。

    “快點結束這一切吧,搶回魔笛,然后回到人間!”

    隨著幽助一聲令下,主角團隊對朱雀展開了無恥的圍毆,藏馬的玫瑰鞭封鎖朱雀的行動,飛影和桑原的雙劍從一左一右瓦解朱雀的防御,最后由幽助獻上奠定勝利的一擊。

    右手比出手槍的形狀,全身的靈力凝聚在指間,幽助大喊一聲放出了絕技:“靈丸!!!”

    與之前雞蛋大小的靈丸不同,現在的靈丸已經變成了足球大小。藍色的靈氣團發出噼啪的聲響,以不可抵擋的氣勢準確的命中了朱雀,就算他是C+,也無法正面承受幽助的全力一擊,靈丸雖然簡單,但足夠粗暴,如同是楊過的玄鐵劍法,大有種一力降十會的干脆。

    朱雀在巨大的沖擊下被打飛出去,后背撞塌了墻壁,露出外面陰云密布的天空,他本人更是不堪,兩眼翻白徹徹底底的暈了過去,連魔笛也脫手滾落到墻角。

    “呼……呼……”幽助擦了擦汗,氣喘吁吁的說道:“真是個難纏的家伙,我一個人的話肯定不是對手。”

    藏馬微微一笑,說出了那句經典臺詞:“朱雀作惡多端,跟他不用講究單打獨斗,咱們一起出手盡快解決威脅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哼。”飛影酷酷的說道:“強就是強,弱就是弱,跟善惡無關。”

    桑原身為一個單純的不良少年對這些沒有興趣,對他來說贏了就是贏了,哪怕是一擁而上,只要沒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就OK。他急急忙忙的說道:“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趕緊拿到魔笛交差了事吧。”

    其他三人這才想起正事,卻發現剛才還在墻角的魔笛已然不見蹤影。

    “從缺口處掉下去了嗎?”幽助提出推測。

    “應該不會,缺口并沒有臨近地面。”藏馬分析道:“應該是滾到角落里了,大家仔細找一找。”

    四人如所有RPG的主角一樣開始在“村民”家里翻箱倒柜。

    其實魔笛早就到了幽朧手中。畢竟地面是土石結構,用玄武的能力讓魔笛沉入地下,少女輕松的就將別人的勝利果實據為己有。

    “這就是魔笛啊,造型還真是奇怪呢。”幽朧做為一名優等生當然也精通樂器,想要即興吹奏一曲,又很快打消了念頭。要知道這根笛子朱雀可吹了不知多少遍呢,她可沒有吃別人口水的習慣,還是先拿回去做個消毒除菌再說吧。至于人間的暴亂嘛……反正都亂了這么久,再亂一會也沒什么關系。

    只有經受過苦難的人才懂的感恩,等事件結束后讓山川大幅出資對遭受損失的人補償一波,那還不收獲大批聲望,簡直美滋滋!

    幽朧毫無負擔的為別人安排痛苦,然后又將目光集中到了暈過去的朱雀身上。

    人間的事情已經打好了算盤,接下來的就是期待已久的重頭戲了。

    用朱雀進行憑依果的寄生實驗,這是幽朧一早就制定好的計劃。

    但是為了避免朱雀在被寄生后變得過于強大無法控制,現在果然還是要先削弱一波才行。

    幽朧微笑著釋放出靈力,將頻率調整到與朱雀妖氣最匹配的程度,然后如同傳音入密一般,她的聲音就直接進入了朱雀的大腦之中。

    奧義,靈感應!

    這也是亂童貢獻出的九十九個奧義之一,在物理層面上沒有攻擊力,但可以直接攻擊精神讓受術者產生一定程度的幻覺。如果朱雀全盛時期肯定不會中招,但他現在不是悲催的暈倒了嗎?

    于是悲催的他就更加悲催了。

    恍惚間,他仿佛聽到了幽朧溫柔的聲音:“再次起身吧,我的勇士!”

    “戀人”的“鼓勵”如同是一只強心劑,朱雀感覺又一次充滿了力量。

    “為你而戰,我的愛人!”

    在魔女的劇本中,爆種的不是主角而是反派,朱雀在一陣電閃雷鳴的背景中重新站起,而且妖氣變得更為強大!

    在幽助四人驚訝的注視中,六具分身被再次制造出來,借助著天上的落雷,朱雀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了自己終極奧義!

    “六獄暗黑雷光波!!!”

    狂暴的雷之矢呼嘯著向主角四人而去,瞬間爆出耀眼的光芒。

    “愛情這玩意可真是刺眼啊。”始作俑者的幽朧戴著墨鏡發出一聲不近人情的抱怨,但彎起的嘴角卻昭示了她現在的好心情。

    戰斗吧,戰斗吧!透支妖氣,透支生命,如果不是油盡燈枯的話,我又怎么敢用你進行寄生實驗呢?

    所以,去享受人生中最后的輝煌吧!

    這是魔女的恩賜。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