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在眾人拭目以待的視線中,鳳九卿用顧婉音的鼎再一次煉制出有自己靈識的丹丸,而用她的噬靈鼎的顧婉音,煉制出來的不過是地階初級丹。

    “顧師姐,你可要再比一次?”笑著將手中裝有丹藥的錦盒遞給執事呈給評審臺,看著一臉慘白的顧婉音,鳳九卿淡淡地問。

    顧婉音咬牙,不管她內心有多不想承認,到了此刻,她亦不得不承認,鳳九卿煉丹天賦遠遠超過她,即便再比一次,她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恨恨瞪了眸色不無譏誚看著她的鳳九卿一眼,顧婉音將頭一甩:“你用不著得意,不過是贏了煉丹而已,接下來的新生試煉,我倒要看看你輸得有多慘!”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臺下的鳳傾顏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眸光一閃。

    新生試煉啊,倒是個鏟除鳳九卿的好機會!

    “咳咳!既如此,我宣布,此次煉丹比試的獲勝者為鳳九卿同學。嗯……”空塵略微停頓了一會兒后,才繼續道,“因為鳳九卿同學煉制的丹藥有自己的靈識,也就是說,鳳九卿同學是一名天才煉丹師。而此次比試的諸位同學很明顯都敗給了她,所以,按照學院比試的規矩,鳳九卿同學可以免試參加新生試煉。”

    空塵語氣里滿滿的都是對鳳九卿的肯定和贊賞,這讓臺下的鳳傾顏只覺顏面無光。

    曾幾何時,她才是被眾位導師齊聲稱贊的天才,可這一切,都被鳳九卿奪去了不說,更甚至,在眾導師和眾同學的眼中,她鳳頃顏遠遠不及鳳九卿,這讓她如何能忍!

    比賽結果一宣布完,眾評審和眾導師噌噌噌全奔鳳九卿而去,一個個無比熱情地打招呼。

    “鳳同學,我們學院你可有興趣?”

    “鳳同學,我們學院你不想進沒關系,沒事來我們學院看看也行。”

    “鳳同學,你若是有空,能否幫我們煉點丹藥,你放心,不會讓鳳同學你白白幫忙的。”

    “對啊,我也想要,鳳同學,你要什么只管說,我呢,就想換點丹藥。”

    ……

    觀看著這一幕的學生,無不瞠目結舌。

    說好的高高在上的導師威嚴呢?

    怎么瞧著根本就像一群溜須拍馬的馬屁精!

    “鳳師妹可真是厲害!”

    一少年喃喃自語地道,看著鳳九卿的眼里充滿了崇拜。

    鳳傾顏瞪了他一記,這張師弟,從前可是大師姐前大師姐叫得可熱呼了,現在出了個鳳九卿,就不把她鳳傾顏放在眼中了,哼!

    “鳳九卿再厲害,我看也比不上我們大師姐。”另一個少年不以為然地道。

    去過無名森林的少女們皆默不吭聲,瞧著鳳傾顏的臉色卻有些訕訕。

    大師姐可是和柳師姐一樣,連鳳九卿一招都沒能接下。

    不過這樣打大師姐臉的事,她們自然不會當著鳳傾顏的面說出來。

    她們不說,鳳傾顏自然更不會說,只淺淺笑道:“李師弟,鳳師妹的確天賦出眾,傾顏只怕也不及。”

    “大師姐,你太謙虛了,鳳九卿不過是煉丹天賦出眾而已,別的,肯定不及大師姐你。”另一個傾慕她已久的少年很是肯定地道。

    “是啊,大師姐,你才是咱們青龍學院的天才。”

    “就是,鳳九卿算什么,她啊,連大師姐你一根頭發都比不上。”

    “大師姐,新生試煉,你可得好好教訓教訓她。”

    愛慕鳳傾顏的少年們你一句我一語的奉迎著,鳳傾顏一張俏臉,盈滿了笑意。

    鳳九卿再厲害又如何,這些師弟們,喜歡的還是她鳳傾顏,而不是鳳九卿那個黃毛丫頭!

    正飄著,忽地,一個冷冷的聲音突兀地響起:“我記得,大師姐可是連九卿師妹一招都沒能接下來,各位師兄弟,當真這么有信心九卿師妹不及大師姐?”

    頓時,一片靜寂。

    眾少年定睛望去,柳晶晶漫不經心地瞥著臉色鐵青的鳳傾顏,繼續道:“大師姐,你和我都沒能接下九卿一招,也算是患難與共了,新生試煉,我勸大師姐,還是躲著九卿師妹一些,否則,又會像在無名森林一樣丟盡顏面。”

    若說前一句鳳傾顏還能忍,可這接下來的話,完全是將她的臉撕了往地上踩,氣得嬌臉鐵青的鳳傾顏控制住想要一掌打過去的沖動,裝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看著柳晶晶,輕輕地道:“柳師妹可還是記恨當日我無心之舉?”

    柳晶晶笑著搖頭:“當然不是,其實,晶晶心里,還挺多謝大師姐當日無心之舉,否則,晶晶到現在還會被蒙在鼓中。”

    她二人的話,唯有去過無名森林的少女們才清楚,在場眾人泰半是不明究竟的,尤其那些愛慕鳳傾顏的少年,此時見自已心儀的女神被柳晶晶嘲諷,少年們自然不肯袖手旁觀。

    “柳晶晶,你夠了啊,你平日里囂張跋扈也就算了,大師姐不和你計較,我們可不會讓著你。”

    “就是,鳳九卿算什么,你要拍鳳九卿的馬屁就去拍,少來惡心人。”

    “柳晶晶,從前大師姐對你多有照顧,你今天卻恩將仇報,你怎么能這樣?”

    ……

    聽著師兄弟憤怒的指責,柳晶晶忍不住想笑,實際上,她也真的笑出了聲。

    從前,她也和這些師兄弟一樣,以為鳳傾顏心地善良,可現在,她才知道,鳳傾顏根本就是戴著面具的毒蛇。

    冷冷看著一眾為鳳傾顏打抱不平的師兄弟,柳晶晶笑著道:“各位師兄師弟今日替大師姐打抱不平,來日,希望諸位師兄弟們不要后悔。”

    說完,她轉眸看著皺著眉頭的鳳傾顏:“大師姐,裝多了,總有一天會露出破綻的。”

    鳳傾顏苦笑搖頭:“柳師妹對我多有誤會,我無從解釋,柳師妹,你要怎樣才能原諒我當日無心之舉?”

    “大師姐,你沒做錯什么,不用求她原諒。”

    “就是,要求原諒的,應該是柳晶晶。”

    “柳晶晶,快給大師姐賠禮道歉,否則休怪我們手下不留情了。”

    “對,快給大師姐賠禮道歉,不然你今天休想離開。”

    眾少年紛紛圍了過去,將柳晶晶圍在中間,大有她不賠禮道歉他們就動手之勢。

    “欺負女人,你們可真是給青龍學院丟臉!”

    慢悠悠的聲音自背后傳來。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