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 第644章 兒可汗
    阿史那俟利弗設現在很迷茫也很惶恐。

    他親眼看到過兄長始畢可汗的尸首,胸口一個大洞,那是被羅成一槊洞穿留下的。他死后還一直沒有閉眼,定是死不瞑目。

    俟利弗設很害怕,他覺得自己也會死。

    羅成定不會放過他的,他們圍攻了皇帝,劫掠了代北,這次死在他們突厥鐵蹄之下的軍民多達近三十萬。

    羅成會如何殺死自己?

    是送去中原的東都殺死,還是直接在這里殺死?

    因此,當他被帶到偏頭寨的一處大廳中,看到了高高在上的羅成時,俟利弗設的腿便不由自主的軟了,他的膝蓋直接跪在了地上。

    羅成很年輕,年輕的超過他的想象。

    他一身皮裘革帶,上身是一件翻領的對襟短裘,下身是一條皮褲,直筒寬松。有些類似于隋軍士兵們的大口褲,但又有些不同。

    當他穿著這身衣服的時候,顯得有些奇特,沒那么正經嚴肅。特別是羅成的一條腿還架在另一條腿上,身子向后傾斜,躺靠在椅背上。

    俟利弗設發現羅成看向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溫和,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兇惡。

    他有些意外,這些天,他見到的每個隋軍將士,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十分兇惡,恨不得把自己給吃掉。

    他迷惑、不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于是便跪在地上,以頭碰地,不敢起來。

    羅成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俟利弗設。

    他現在是羅成手里俘獲的突厥地位最高的貴族,始畢可汗的二弟,同時也是東面的設。

    “俟利弗設,起來吧。”

    “謝楚公。”

    俟利弗設一邊感謝著一邊起身。

    “坐。”

    于是俟利弗設跪坐地上。

    “坐椅子上。”

    “不,我跪坐在這就好。”俟利弗設道。

    羅成笑了笑,也不強求。

    “這些天睡的還好嗎?”

    俟利弗設只是點頭,“還好還好。”其實他這幾天睡的一點都不好,甚至可以說經常徹夜不眠。任誰如他現在一樣處境,只怕也是一樣的。

    “俟利弗設,乙失缽帶著鐵勒人回草原了,相信你也很想回去吧?”

    俟利弗設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他不知道如何答。他確實想回草原,恨不得生出翅膀來馬上飛回去,可他又不敢這樣回答,怕說出來羅成會砍了他。

    羅成揮了揮手臂,“你應當是想回去的,直說就好,我這個人最喜歡聽真話,最不喜歡拐彎抹角的。只不過很遺憾的告訴你,你暫時是還不能回去的,不過只要你能夠答應我一個條件,你便能回去。”

    “什么條件?”

    俟利弗設急忙問道。

    “當突厥可汗。”

    俟利弗設愣住,甚至覺得羅成在開玩笑。

    “我沒跟你開玩笑,認真考慮一下。”

    俟利弗設舔著嘴唇,他偷偷的打量羅成,覺得對方不是在戲弄自己。

    等他確認了這一點后,心里不由的激動起來。

    當突厥可汗。

    這個念頭一旦形成,便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突厥可汗啊,他曾經想過,但沒敢多想。

    畢竟他們這一支也是可汗世系,他父親啟民可汗是莫何可汗之子,莫何可汗是沙缽略可汗之弟。沙缽略可汗臨終前,遺命弟弟處羅侯葉護繼位可汗,兄終弟及。

    處羅侯繼位,是為莫何可汗。莫何可汗求得隋朝冊封,打著隋朝所賜的旗號率軍攻打西突厥阿波可汗,一路屢戰屢勝,最后生擒阿波可汗。不過在隋后西征一個小國時,被流箭射中而死。

    處羅死后,突厥諸部擁立了沙缽略之子雍虞閭為可汗,號為都藍可汗。

    都藍繼汗位后,把處羅可汗之子染干封為突利可汗,讓他在北方建立牙帳,統領部份。

    突利可汗染干便是俟利弗設和咄吉的父親,因為隋朝故意離間都藍和染干,使得這對堂兄弟決裂,互相攻伐。

    染干兵敗后本想投西突厥達頭可汗,結果被長孫晟劫持著到了定襄,然后隋朝冊封他為啟民可汗,為他筑城,并扶持他擊敗了都藍,最后成為突厥大汗。

    說來突厥汗位繼承,并不都是父子相承,也有許多兄終弟及的,甚至有父親傳兒子,大哥傳弟弟,弟弟再又傳給兄長之子的,總之都是曾經當過大汗的人,他的兒子兄弟也都有了繼承權。

    然后這些有繼承權的阿史那家族子弟,只要有足夠的聲望威名和實力,那他就有資格成為大汗,能夠得到部族多數人支持,就可以成為大汗。

    始畢可汗已經被羅成殺死了。

    有資格繼承汗位的阿史那家族子弟得有上百個,但繼承權順序最靠前的無疑是始畢之子和始畢之弟。

    始畢長子什缽苾也被羅成擒了,可他才十二歲,還太年幼,按突厥慣例,未成年的可汗子弟根本沒機會繼位。

    那么他阿史那俟利弗設就最有資格繼承汗位。

    當然,前提是他得有這個實力。

    “只要你愿意,大隋便可以冊封你為處羅可汗,讓你號令草原。”

    這是個巨大的誘惑,如果隋朝真的支持他,那他確實可以當上可汗。

    “有什么條件?”俟利弗設咬著牙問。

    “第一,你得娶義成公主,并立她為突厥可敦。”

    聽到這個條件,俟利弗設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本來按突厥傳統,他要當上可汗也是要娶義成公主的,而義成為大隋公主,自然得立她為可敦。

    “別急,義成公主愿意做你的可敦,但只是答應和你做名義夫妻而已,實際上,你們各過個的,你不能騷擾公主。”

    聽到這個附加條件,俟利弗設還是答應了。

    “第二個條件,你要宣布在漠北自立為頡利可汗的兄弟咄苾為叛逆,號召突厥各部討伐。”

    “我答應。”

    咄苾是他三弟,也是如今最有實力爭奪汗位的人,哪怕隋朝不說,他也要跟這個兄弟攻伐交戰,以爭奪汗位歸屬。

    “這第三嘛,你要授封始畢之長什缽略為突利可汗,統突厥草原東部,授封阿史那思摩為葉護······”

    羅成不僅要俟利弗當可汗,還要讓他娶義成公主封她為可敦,又要他封阿史那思摩為葉護。

    此外還封始畢之子什缽略為突厥葉護。

    另外,還要他將東突厥之地,分為十設,授封比較有實力的歷任可汗子孫為設,比如欲谷設、步利設等十設。

    還要把咄苾列為叛逆,號令諸部討伐。

    這其實不過就是把俟利弗設拉出來當個旗號而已,他就是隋朝的傀儡,漠南之地會由嗣業率宣武軍控制,他的那個汗庭,則會由突厥可敦義成公主和突厥葉護阿史那思摩架空。

    至于地方上分授十設,不過是分裂他們,將來好讓他們互相攻伐而已。

    突厥可汗,不過是兒可汗!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