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從火影開始做主神 > 448“沒錯,兇手就是……”
    一雙無形的推手,讓預備科學員和正式科才能者之間的矛盾迅速激化。

    事情發展到了一種讓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兩千零一十二名預備科學生,在今天上午九點三十分左右,選擇集體自殺。

    跳樓,割腕,溺斃,槍決,上吊……

    方式各異,結果卻大多相同。

    事態的變化,讓人渾身發涼,如墜夢中。

    一兩個人,因為感覺自身沒有價值,或者因為激素分泌失調,抑郁癥作祟,選擇自我了斷,完全可以理解。

    但兩千多人同時自盡,就一種相當詭異的恐怖事件了。

    希望峰之學園碩果僅存的幾十名學生們,如今面面廝覷,聚集在一起,第一次開始懷疑自身世界的真實性。

    這種橋段,更像是恐怖小說里的劇情吧?

    現實生活之中,怎么可能發生?!

    “既然事情到了這種程度,敝帚自珍啊,藏拙啊,就沒什么意義了。”

    一名留著金紅長發,身材火辣的高挑少女走了出來,落落大方地站在所有人面前。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江之島盾子。”

    她將纖纖玉手按在自己心口,“校方給我的稱謂是【超高校級的平面模特】,實際上,我還有一些其他的才能呢。”

    江之島盾子的發言,頓時讓在場眾人竊竊私語起來。

    她的確是個明星學員。

    在江之島盾子入校之前,她就是少女系權威時尚雜志的人氣封面模特,引導著全國高中生的時裝潮流。

    因為這姑娘喜怒哀樂反覆無常,做事也沒什么耐心,跟人說幾句話之后經常會果斷翻臉,所以在希望峰之學園里也沒幾個能夠交心的朋友。

    想到這里,王焰的視線落在狛枝凪斗身上。

    說起來,這兩人的性格的確有些相似。

    “其實呢……在場很多人都知道,當一個人同時擁有多項才能的時候,校方通常會選擇你比較弱的那個天賦作為稱號。”

    江之島盾子捂著嘴,看著王焰,莞爾一笑:“比如說這位【超高校級的游戲開發者】,同時也是世界第一的黑客。”

    “而我呢,比起平面模特,更擅長‘分析’。”

    “以后,請大家稱呼我為【超高校級的分析師】。”

    聽到這話,狛枝凪斗看向她的眼神更加明亮了。

    “今天站出來,我是想幫助大家分析推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

    說著話,江之島盾子打了個響指。

    投影儀將圖片和文字映射在墻面上。

    那是一張極其血腥、殘忍的照片。

    十三具扭曲的學生會成員尸體。

    “這是造成如今局面的開端。”

    “學生會慘死事件。”

    “通過種種細節,大家可以輕易推論出,當時發生殺戮的時候,在場的不僅僅只有這十三人而已,還存在著另外兩個人。”

    這話跟“因為我是天才,所以我愛吃巧克力”一樣,根本沒有完整邏輯鏈。

    可江之島盾子卻絲毫沒有解釋的意思,只是笑著說道:“身高大約都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二之間,個人武力值相當高。”

    “而且,大家應該注意到了,這十三個人之間,也存在著自相殘殺的跡象。”

    “所以并不是13對2或者13對1,應該是一場狂亂的絕望廝殺派對!”

    說到這里,江之島盾子面色緋紅。

    她深深吸了口氣,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將演示照片換成了第二張。

    是兩千多名預備科學員們花式自殺的幻燈片。

    血腥,凄慘,讓人目不忍視。

    江之島盾子卻是看的津津有味。

    半響,她才興高采烈地說道:“其次,幕后黑手具有很強的說服力,口才不錯,甚至擁有一定的催眠洗腦能力。”

    “最后必須要告訴大家的是……”

    “我們之中,存在著叛徒。”

    “胖瘦十神、欺詐者的相關情報剛剛泄露出來,外界立刻就知道了。”

    “沒有人聯想到什么嗎?”

    “還是說,你們以為,世界上所有才能者都是一家,彼此絕對不會相互陷害?”

    江之島盾子這個女人,很會玩弄人心。

    寥寥幾句話,幾張圖片,就讓幸存者們陷入到一種相互懷疑的窘迫境遇之中。

    每個人彼此觀察,感覺心里出現了不少值得懷疑的人選。

    許多人的視線,聚焦在【超高校級的軍人】戰刃骸身上。

    她幾乎符合江之島盾子的一切推測。

    “呵……”

    狛枝凪斗唇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視線戰刃骸和江之島盾子臉上來回打轉。

    雖然沒有更多的情報,但仔細觀察的話,還是很容易看出來的。

    江之島盾子和戰刃骸的相貌,幾乎一模一樣!

    只不過兩人穿著打扮風格迥然不同,氣質也相差巨大,一個像是驕傲的白天鵝,一個像是從野狗嘴里爭奪食物的丑小鴨,似乎沒有幾個人去仔細觀察思考過這一點。

    日向創眉心緊蹙,似乎在思考著某個問題。

    七海千秋放下了手里的游戲機,疑惑地看向王焰。

    “放心,很快就有結果了。”

    王焰輕聲安慰著這位目前的優秀勞動力。

    戰刃骸被所有人用看兇手的眼神看著,卻表現的很淡定,只是滿臉緋紅地看著江之島盾子。

    哪怕成為眾矢之的,她似乎對江之島盾子的好感也遠遠多于惡感。

    “綜上所述……”

    江之島盾子說到這里,從小挎包里取出一柄打開保險、裝滿子彈的手槍,對準戰刃骸。

    沒有半點憐憫,沒有半點猶豫踟躕,只是冷漠地扣動扳機。

    嘭!

    嘭!

    嘭!

    嘭!

    嘭!

    連續五槍,幾乎將戰刃骸的身體打爛。

    鐵銹般的血腥氣息彌漫開來,戰刃骸不敢置信地看著江之島盾子。

    以她的身手,完全可以在槍林彈雨中幸存下來。

    可她沒想到,江之島盾子會對自己開槍。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視線聚焦在江之島盾子身上。

    就算認定戰刃骸是罪魁禍首,也要給對方申辯的機會吧?

    這樣直接開槍殺人,簡直像極了推理電影里面那些殺人滅口的真兇啊!

    “沒錯,兇手就是……”

    江之島盾子語氣志得意滿,笑得惡劣:“我。”

    皮這一下很開心。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