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極品至尊邪帝 > 第585章 成人禮 三
    夜

    鬼王宗某一環境優美清靜的別院之中,水漁和須發皆白的老者相互安靜的坐著。

    “三爺爺,你對那個叫做鬼心蕊的女孩有什么看法?”

    水漁眉頭微皺的看著眼前的老人一臉若有所思的道。

    “嗯!漁兒,你也發現了嗎?”

    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最驕傲的弟子,水家的眾多少爺之一的年輕人,老人的臉上不禁閃過一抹笑意,不過很快便是被一抹凝重所取代。

    “是的,三爺爺!”

    聽到自己三爺爺的話,水漁的臉色也是一變,聲音同樣凝重了起來道。

    “三爺爺,這個叫做鬼心蕊的女人,絕對是我這些年所發現的最佳爐鼎,而且這個丫頭的體質,也同樣是最適合我水家功法的存在!”

    水漁說著,看了一眼老人,頓了頓有道。

    “難怪我那個名義上的大哥會讓我親自來這里一趟,看來他是早以探查清楚了此事!”

    “三爺爺,你說如果讓我那個所謂的大哥水鋒怒再一次得到這個女人的一切,他是否會突破那一層隔閡,踏入神境極限!”

    水漁的目光看向了老人,一臉詢問的道。

    “難,很難!”

    老人稍稍思索了一陣,雙眸之中突然閃過一抹深深的恐懼,聲音也是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嗯?三爺爺……”

    忽然看到老人的變化,水漁的臉色跟著一變,對于面前這個老人,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在水家絕對算的上是一個真正的強者,可是現在,他竟然在老人的眼中看到了恐懼,這說明什么。

    “水漁,其實,水鋒怒能否突破神境的極限,根本就不是靠著爐鼎可以完成的!”

    “什么,不可完成?”

    水漁愣了愣道

    “沒錯,不可完成,不論他付出如何的代價,吸收多少爐鼎,他都不可能突破那道門檻!”

    老人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水漁,猶豫了一下繼續道。

    “其實,這個秘密一直都是我們水家的禁忌,不過,今日既然現在話說到了這里,那么,我就和你簡單的說一下吧!”

    “其實,水鋒怒的突破秘密,并不在爐鼎,而是在一個可怕的心魔,也是這個心魔,給他帶來了起來一場可怕的劫難!”

    “心魔?劫難?”

    水漁不解的看向老人,他不明白,這個浩瀚宇宙之中究竟還有什么人,可以給自己那個實力滔天的大哥造成心魔。

    “是的,那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老人看了一眼水漁,雙眸不自覺的抬起,看向了浩瀚虛空,同時,在他的腦海之中是閃過一幕幕可怕的畫面。

    “水漁,你可知道,在我水家之中,幾百年前真正的天才妖孽是誰?”

    “天才妖孽?”

    水漁一愣,不過還是直接開口道。

    “三爺爺,這個應該就是我這個所謂的大哥吧,畢竟,在家族之中,水鋒怒可是被稱為幾千年來水家的第一天才!”

    “呵呵,第一天才?”

    老人沒有低頭,但是在他的臉上卻是閃過一抹深深的不屑和蔑視,在水漁發愣的目光之中,老人的聲音悠悠響起道。

    “他水鋒怒和那個人比起來,他真的什么都不算!”

    “在哪個水家的天才面前,水鋒怒的光芒也是完全的被掩蓋!”

    “這個人就是我們水家那一代的天之嬌女水鋒怒的妹妹,水千晴!”

    “水千晴?三爺爺,家族似乎并沒有這個人啊?”

    水漁愣了愣道。

    “呵呵,沒有嗎?”

    “那是因為,有關于她的傳說全部被抹掉了,在水家的歷史上徹底的抹除了,因為在水家的歷史上,她就是一個罪人,一個叛徒,一個根本不背承認的人!”

    “當年的她還僅僅不到二十五歲,修為便是已經達到了圣境極限,距離神境也不過半步之遙!”

    老人說著,臉上也是閃過一抹惋惜。

    “可就是這樣一個天才,她卻喜歡上了一個她不該喜歡的人,更是深愛著對方,不可自拔!”

    “同樣也是在這個時候,水鋒怒找到了她,讓她幫忙追求一個女孩,可是……”

    話音說到這里,老人的腦海之中,浮現而出當年那一場險些被滅族的戰斗。

    “當年也是因為這個女孩,招惹來了一個可怕的存在,我水家險些在那一劫之中徹底被覆滅,而那個人就是水千晴深愛的人。”

    “同樣因為這個人,水家毀掉近七成之多,真正高手損失更是不知凡幾,最后因為一些原因,雖然那個男人走了,但是這個罪責卻是必須要有人來承擔。”

    “也因此,在水鋒怒的特意安排之下,毫無疑問的水千晴變成了水鋒怒的替罪羔羊,承擔下了所有的責任!”

    “她也被當時的家族高層囚禁了起來!”

    老人說到這里,臉上的神情也是閃過一抹黯然。

    “就在水千晴被關押之后不久,水千晴便神秘的消失了,有人說她被那個男人救走了,也有人說她不甘被冤枉逃了,更有人說她畏罪自殺了!”

    “眾多的消息根本無從分辨真假,但是我卻知道,當年的那一天,根本不是水千晴要逃,而是她在水鋒怒的刻意安排下,再一次的走入了他的陷阱,變成了畏罪潛逃!”

    “這也是真正的觸怒了家族當時的高層,所以,一怒之下,家族決定將水千晴的一切收回。”

    “也是那一天,不知道水鋒怒怎么做到的,水千晴的命運徹底變了,她變成了最好的爐鼎,而這個利用爐鼎的人就是水鋒怒!”

    “什么?他……”

    水漁傻傻的看著眼前的老人,久久說不出話來。

    “是的,其實這一切,從始至終都是水鋒怒的陰謀而已,他所要的不僅僅是水千晴,也是整個水家,甚至是他想要掌控一切!”

    “也就是在,水鋒怒奪取水千晴一切的途中,不知道為什么,水千晴突然消失了,在無任何蹤跡!”

    “而水鋒怒的心魔,就是在這個時候種下的!”

    “他不甘心!”

    “本來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他只要得到水千晴的一切他就可以突破那可怕的平靜,可是……”

    “注定,他失敗了!”

    ……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