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萬古最強宗 > 第860章 一群不合格的演員
        “蘇師弟。”

    孫英泉晃了晃腦袋,握著拳頭道:“走吧,師兄帶你去殺兇獸!”

    蘇小沫跟在后面,不忘拍馬屁:“聽說孫師兄十二路菊花劍法已領悟大成之境,不知師弟今天能否有幸目睹?”

    “能!”

    孫英泉傲然道。

    “夏師姐。”

    蘇小沫揮了揮手,笑道:“要不要組隊一起啊?”

    “沒興趣。”

    夏水蕓不冷不淡說罷,徑自離開,理都沒理兩人。

    孫英泉白了那女人一眼道:“整天冷冰冰的,就好像誰都欠她錢似的。”

    “孫師兄。”

    蘇小沫撓撓頭道:“夏師姐有小冰天之體,性子冷可以理解。”

    “哼。”

    孫英泉撇嘴道:“當年那個誰還有太玄冰心體呢,也沒見人家這般冰冷啊。”

    “那個誰?誰啊?”蘇小問道。

    孫英泉側耳,低聲道:“就是被驅逐出去的陸芊芊,上面有命令不許議論她,你別到處亂說。”

    “明白,明白!”

    蘇小沫急忙點頭,心里暗道:“原來大師姐還有這么強的體質呢,難怪在絕命塔里對上古體質沒什么興趣。”

    臥底這段時間,他已經了解很多情況。

    太玄圣宗以太玄老人留下的太玄冰心訣殘卷起家,雖然如今在武道已是遍地開花,但主修的依舊是冰系。

    如果弟子有冰系體質,無論什么層次都會被重點培養。

    比如夏水蕓。

    雖然爺爺是長老,但自身也有小冰天體質,外門弟子身份只是暫時,等實力提升上去妥妥內門甚至親傳弟子。

    “孫師兄。”

    蘇小沫試探性的問道:“太玄冰心體是冰系中最強體質之一,陸芊芊既然有這種強悍體質,怎么會被驅逐呢?”

    “犯戒了唄。”孫英泉道。

    “哦。”

    蘇小沫沒有打破沙鍋的問到底,生怕問多了起疑。

    “吼!”

    就在此時,兇獸怒吼聲傳來。

    一頭體格巨大的虎獸立在身前,眸子里透發強烈的暴戾之氣。

    “蘇師弟!”

    孫英泉祭出自己的三尺青劍,傲然道:“今天師兄就讓你看看十二路菊花劍法!”

    “好的!”

    蘇小沫急忙讓開,雖然表現的很期待。

    但靈念悄無聲息釋放,捕捉逐漸遠離自己的夏水蕓,暗道:“也不知宗主派人過來了沒。”

    “小子。”

    倏然,耳邊傳來紫嶙妖王聲音:“本堂主來了,這小子你是讓他死,還是讓他廢?”

    “……”

    蘇小沫嘴角微抽。

    無非外門歷練,把人整死了那怎么行。

    再說,自己跟著他呢,這要嗝屁,升遷之路沒了,搞不好還會倒霉。

    “紫堂主。”

    蘇小沫傳音道:“先靜觀其變。”

    “好。”

    ……

    “菊花綻放!”

    “菊花飛舞!”

    孫英泉抖出十二路菊花劍法,漫天劍影浮現,招式雖然很花里胡哨,但從層次來講,其實也就那樣。

    “撲哧!”

    “撲哧!”

    攔路虎獸等級不過武徒層次,很快就被解決掉。

    蘇小沫站在旁邊,贊道:“孫師兄劍法精妙,當真讓人嘆為觀止!”

    “刷!”

    孫英泉收劍,傲然道:“不過是熱身。”

    蘇小沫抖著笑臉道:“以孫師兄精湛劍法和實力,此次云嶺山脈歷練,一定可以拔得頭籌。”

    “自然!”

    孫英泉揮揮手,道:“我們走。”

    躲在暗處的紫嶙妖王見這小子殺了自己同類,還表現的如此囂張,差點忍不住沖出去把他當場拍成肉醬。

    冷靜,冷靜。

    為了下個月獸丹不減量,必須完成那家伙給的任務,順利配合蘇小沫演出。

    ……

    “吼!”

    “轟轟轟!”

    云嶺山脈深處,五百名外門弟子已陸續展開為其五天的實戰歷練,隨處可見打斗場面看,隨處可見兇獸被殺。

    這些兇獸并非紫嶙妖王手下,可畢竟是同類,看它們相繼死去,眼睛越來越紅。

    “宗主。”

    萬古宗內,李青陽著實有點擔心道:“紫堂主畢竟是獸族,太玄圣宗此次外門歷練以殺兇獸為主,就怕到時候把事情搞砸了。”

    君常笑道:“應該不會吧?”

    “出事了!”

    黎洛秋急匆匆走進來,道:“紫堂主帶著牛老在云嶺山脈鬧起來,參加歷練的太玄圣宗弟子死傷慘重。”

    “刷!”

    君常笑起身,崩潰道:“這家伙真敢亂來啊!”

    何止亂來。

    都亂到天上去了!

    此刻,在云嶺山脈深處,數萬頭兇獸雙目通紅的將太玄圣宗弟子圍困起來。

    “踏。”

    牛老走出來,冷森道:“敢殺我族類,你們全得死。”

    人群中蘇小沫一手扶著受傷的孫英泉,一邊在心里咆哮道:“宗主,你請的都是什么演員,完全不專業啊!”

    計劃中,讓紫堂主必要時出手,給太玄圣宗弟子制造一點小麻煩,自己關鍵時刻沖過去舍身取義,從而博得同門和長老的好感度。

    結果。

    麻煩倒也來了。

    可紫堂主直接將山脈里幾萬頭兇獸全集結起來,發動獸潮攻勢。

    更崩潰的是。

    孫長老還被打傷打跑了!

    五百弟子死傷大半,又被這么多兇獸圍困,情況岌岌可危,現在如果站出來,用身軀擋住危險,肯定不合理!

    “小子。”

    紫嶙妖王傳音道:“本堂主給你制造了裝逼的機會,現在可以出來表演了!!”

    表演你妹!

    幾萬頭兇獸,讓我以武師修為全打跑嗎!

    “完了,完了!”

    “我們都要死在這里!”

    很多太玄圣宗弟子目光浮現絕望。

    如果只是幾百頭兇獸,還能去與之抗衡,面對數萬頭,還存在幾頭比長老實力更強的靈獸,今天絕對有死無生了。

    “哇!”

    孫英泉一口血噴出,臉色愈發蒼白。

    這小子被牛老打了一拳,雖然不致死,但已經身負重傷。

    “別慌,別亂!”

    蘇小沫強裝鎮定道:“宗門一定會派人來救我們的!”

    “救?”

    牛老陰森笑道:“我說過,你們今天全都得死!”

    說著,大手一揮,將一名全身發抖的太玄圣宗弟子抓過來,冷森道:“你殺了我七個族類,死罪。”

    “不……”

    “嘭!”

    牛老大手一捏,那命弟子直接崩碎。

    蘇小沫在心里咆哮道:“你這樣抹殺,讓我怎么救!”

    “下一個。”

    牛老一掃太玄圣宗弟子,冷森笑道:“又該輪到誰呢?”

    “踏!”

    蘇小沫握拳走出來,雙腿佯裝顫抖道:“要……要殺就殺我,別傷我師兄!”

    這群演員雖不按劇本走,可自己必須要把劇情轉到計劃中!

    還別說。

    人群中的夏水蕓看著他,明眸泛起異樣,暗道:“他不怕死嗎?”

    牛老舉起手,冷然道:“一個連武宗都不是的垃圾,殺你只會臟了我的手。”

    “嘭!”

    一巴掌扇過去!

    蘇小沫頓時爆飛出去,狠狠撞在巨石上。

    “哇!”

    他佯裝負傷吐血,心中則崩潰道:“宗主,有一群不合格的演員,這戲我快演不下去了!”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