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時空位面穿越 > 第1634章 銀背猿
    “鑰匙在哪里?”

    “嗯?”

    “籠子的鑰匙,在哪里?”

    那道聲音好似有魔力一般,讓她無法抗拒。

    后者的話語讓她不禁的就伸出自己那顫顫巍巍的手,將自己腰間的鑰匙緩緩的拿出來。

    隨后,怪物籠的鑰匙就被遞到了面前。

    “謝謝。”

    她交出鑰匙之后,就感覺道蒙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拿開了,但眼前去依舊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見。

    當那個人遠遠離去時,她的再也站不住了,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一切就好似剛才那樣,四個人...不,應該是五個人了。

    .........

    其實如果有一位神在這里的話,一定會認出,剛才的那個人其實就是芙蕾雅。

    芙蕾雅在下界雖然沒有一點戰斗力,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神,但她卻有自己的特性,通過這個特性,她便可以達到她的目的。

    這種無法讓人能夠掌控自己的力量,別說人了,就算是連神都不可能抵擋得了。

    只要她愿意,可以說隨時將那個人打入無盡的深淵之中,永遠不可能逃得出來。

    芙蕾雅站在那,隨后停下腳步。

    周圍的都排列了好幾個大大小小的籠子,在這些籠子之中都是關有怪物的。

    被抓捕的怪物此時或許是還處在興奮的狀態,對著芙蕾雅不斷的大喊大叫。

    不過,在她取下自己待在身上的連衣帽時,周圍那吵鬧以及震耳欲聾的吼聲瞬間停了下來。

    在她那絕世的美貌之下,哪怕是那些沒有智商的怪物都會被迷惑。

    在她的美之下,怪物也是一律平等的。

    芙蕾雅掃視這怪物籠之中的怪物,用她那美妙的美眸注視著這些怪物。

    “就選你吧。”

    最后,芙蕾雅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只怪物的上面。

    這只怪物全身白毛,那粗壯的體格在所有怪物之中都是佼佼者。

    這是一只野猿猴的怪物‘銀背猿’,銀背猿的眼睛瞪大,雙眼睛死死的注視著芙蕾雅。

    與其說他注視著,不如說是被動的注視著芙蕾雅。

    他感受著芙蕾雅那凌厲的目光。

    “出來吧。”

    芙蕾雅伸出手,用鑰匙打開了籠子。

    接著銀背猿就像是芙蕾雅的寵物一般,毫無任何攻擊性。

    銀背猿身上依舊拴著鎖鏈,從鐵籠之中出來,那清脆的鎖鏈聲似乎在提醒著這里的人要注意怪物的兇猛。

    但作為女神的芙蕾雅自然是不會管這些的,當然,她一個人的生命安全她十分的滿意,至于其他人,她可就管不到了。

    而她來到這里的目的只有一個。

    他應該也來了吧,芙蕾雅一笑,嘴角微微上揚。

    ......

    “阿秋...”

    楊聰打了一個噴嚏。

    周圍的三人都看了過來,赫斯緹雅下意識的露出了擔心的樣子,道:“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沒有的事,我怎么可能會生病呢。”楊聰擺了擺手。

    “我看還是等會吃點藥的好。”埃伊娜說道。

    赫斯緹雅盯著埃伊娜,埃伊娜一笑。

    楊聰擺了擺手,道:“沒事的,可能是誰在惦記著我呢。”

    這下楊聰感受到的可不是溫和的眼神了,而是凌厲了。

    ..........

    此時的楊聰還完全不知道,他已經被芙蕾雅惦記上了。

    芙蕾雅嘴角微揚,望著眼前的怪物,一笑。

    雖然楊聰的信息隱藏的很好,但什么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關于楊聰一切的信息她都已經知道了。

    如果這只怪物放到外面,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誰知道呢?

    不過芙蕾雅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楊聰死了的話,那該怎么辦。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

    不過如果真的死了,那么她.........

    此時的楊聰依舊完全被一個女變.態給惦記上了。

    ................

    “感覺怎么樣。”楊聰看著赫斯緹雅。

    如今的他們已經不是窮逼了,他們也有錢了,想吃什么都可以買了。

    赫斯緹雅把以前沒吃過的都吃了一個遍,跟著楊聰也吃了一個遍,當然還有埃伊娜和莉莉了。

    “很好吃。”赫斯緹雅點了點頭。

    “對了,楊聰,你再找誰啊?”赫斯緹雅突然問道。

    楊聰一愣,隨后下意識的與埃伊娜對上了視線。

    埃伊娜倒是很淡然。

    “好吧,我被人拜托將錢包給一位小姐。”楊聰說道。

    他也不想糊弄什么,等會赫斯緹雅必然會看到希兒的。

    所以他也就懶得掩飾了。

    “你認識?”赫斯緹雅滿是質疑的看著楊聰。

    “不只是我認識,你應該也認識的。”楊聰說道。

    “我也認識?誰阿?”

    赫斯緹雅問道。

    “就是豐饒的女主人酒館之中的那個希兒啊。”楊聰說道。

    “希兒......有點印象。”赫斯緹雅摸了摸下巴。

    倒是知道這個人,不過她也僅僅是知道,根本就不熟,那為什么她都不熟,而楊聰卻好似與這個希爾小姐很熟的樣子。

    感受到赫斯緹雅那質疑的目光,楊聰就當做沒看見好了。

    不過就在陷入尷尬的氣氛時,突然遠處傳來了慘叫聲。

    “慘叫?”楊聰微微皺眉。

    隨后,遠處傳來了叫喊聲。

    “有......有怪物啊....快跑啊.....”

    原本洋溢著和善和平氣息的街道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

    隨后,透過那一團團人群,楊聰看到了那只怪物,

    銀白色的毛發,好似一頭猿猴。

    銀背猿,應該是這個怪物的種類。

    銀背猿如同陷入了狂野模式一樣,不但的沖撞,他在找一個人。

    那個女神,憑借著自己腦海中所感受到的那種味道,他要找到那個女神。

    但這味道到底是不是那個女神就不得而知了。

    原本就雜亂的人群如今一下子錯亂了,變得更加混亂了。

    怪物,一頭活生生的怪物。

    怪物一般只有在地下城的,要么是野外,不可能存在于這種地方。

    那么這種地方出現怪物,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迦尼薩眷族所抓捕過來的怪物。

    “怎么會這樣!”楊聰微微皺眉。

    一旁的赫斯緹雅和埃伊娜也皺起了眉頭。

    這種情況不說別的,是不應該出現的。

    因為怪物都是嚴加看管的,不可能逃出來。

    除非..........

    不過此時似乎并不是討論的時候。

    那一刻,銀背猿也已經追了上來。

    而那只銀背猿的目光很快放在了楊聰與赫斯緹雅的身上。

    楊聰眉頭緊皺,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出,眼前的這個怪物是被人控制了。

    但他沒有解除控制的實力。

    而后,銀背猿發動攻擊了。

    而目標,居然是抓著可可餅的赫斯緹雅。

    “媽賣批!”

    好在是楊聰帶了武器,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不過這個時候就算有問題也沒有用啊。

    “赫斯緹雅!”

    楊聰直接一把拉住了赫斯緹雅,接著摟住她往一旁滾去。

    滾了兩圈才算是安全。

    “埃伊娜,莉莉,你們先走,我來吸引他!”

    楊聰對著埃伊娜大喊。

    埃伊娜點了點頭,道:“我去找人來支援。”

    接著埃伊娜帶著莉莉離開了。

    這個時候,離開相反是最好的。

    “赫斯緹雅,這下可就剩我們兩個人了。”楊聰苦笑一聲。

    “這頭怪物怎么了?”赫斯緹雅看到那眼睛,感覺有些不解。

    “不知道,這頭怪物很有可能被人施加了控制,是有目的性的。”

    楊聰解釋了一下,赫斯緹雅也明白了。

    不過,到底是誰呢,為什么要將想法打在他們的身上。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到我身后來!”

    楊聰拔出了腰間的那柄長劍,這是最后剩下的武器了。

    其他的都在今天下地下城的時候破碎了。

    但盡管還有一柄長劍,但卻依舊殘缺了,但對于楊聰來說足夠了。

    四周的人正在抱頭鼠竄,全部都在逃跑。

    在看到怪物不是攻擊他們之后直接拔腿就跑。

    楊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些人畢竟都是普通人,不可能擁有與怪物戰斗的可能。

    躲在楊聰的身后,他們面對的是那個銀背猿怪物。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如此危險的處境,赫斯緹雅卻感覺很有安全感

    或許是因為楊聰吧。

    赫斯緹雅不禁摟住了楊聰的腰間。

    “我靠,你做什么啊!”楊聰大喊。

    “啊...哦...”赫斯緹雅急忙放開,那一瞬間就情不自禁了。

    她臉色微紅,低著頭。

    “你先跑,我來阻攔它。”楊聰說道。

    “那你怎么辦。”赫斯緹雅問道。

    “我有辦法解決他。”楊聰說道。

    “好。”赫斯緹雅點了點頭:“你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了。”

    楊聰心道,要小心的應該是你吧。

    看著赫斯緹雅離開,楊聰輕呼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楊聰準備與銀背猿來一個決戰時,卻發生了一個讓他都覺得意外的事情。

    “它的目標是赫斯緹雅。”

    楊聰一瞬間便明白了這個銀背猿的目標是針對誰的。

    并非是針對她,而是來針對赫斯緹雅的。

    “去死!”

    楊聰直接甩出了手中的劍。

    但卻不了,這個銀背猿似乎還蠻強的,直接躲開了楊聰的劍。

    銀背猿根本就不管不顧,勁直的沖向了楊聰。

    “媽賣批,你逼我的!”

    楊聰直接什么都不管沖向了銀背猿。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