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自古紅樓出才子 > 第1310章 就狄故保那德性成得了虎才怪(第一更)
    第1310章

    有加入到了戰球隊去參加訓練的,也有些人抄起了弓箭,提起了棋子開始遙想身兼君子六藝的古代儒家子弟。

    從一開始只有少數人呼應,可是為了能夠讓國子學的學子們能夠感受到那戰球的魅力,幾位家中有軍方有背影的國子學學子邀來了兩只禁軍的戰球隊,在國子學內進行了幾場比賽后。

    戰球就猶如那烈性的成癮品一般,瞬間讓整個國子學的學子們都沸騰了起來,原本特么的球還能夠這么玩?

    這么的不斯文,這么的粗野,這么的暴力與熱血,可偏偏就是那么的誘人眼球,站在看臺上,看著這項令雄性荷爾蒙瘋狂分泌的運動,除了少數娘炮之外,幾乎所有人都第一時間喜歡上了這項運動。

    特別是一想到,借助這項運動,還能夠明正言順的暴打那些不開眼的太學學子,那就更爽了。

    也慶幸,國子學還真是養殖寄生蟲一般的地方,所以,課程十分的輕松,而過去,這些閑暇時間都被國子學的學子們毫無意義的浪費掉。

    但是現如今,卻成為了他們加強鍛煉,增加體質,努力為接下來的國子學與太學之爭獲得勝利而努力拼搏與練習的時間。

    #####

    而隨著那國子學與太學都成立了戰球隊,其余諸學也都心動不已,例如那被設立為了日后太學與國子學競技的武學更是成立了好幾只戰球隊。

    就連那專門由皇族子弟入讀的學館,也成立了自己的戰球隊在閑暇時光里比拼搏殺得很是嗨皮。

    對于體育競技活動在國子監諸學之中風靡開來,那些朝中的大臣們雖然頗有怨言,可是一想到自家的娃們所呆的國子學就在其列,所以最多也就是私底下叨逼幾句,也不好拿這件事出來彈劾國子監祭酒又或者是王洋這位太學學正。

    而且諸學的學子還時不時的組織私底下的比拼,彩頭各式各樣,但是,戰球在禁軍與國子學的風靡,也已然逐漸地蔓延到了街頭巷尾,處處都能夠見到那些小屁孩們抱著個圓球或者是藤球瞎跑瞎竄。

    不過,由于大宋對于鎧甲的嚴格控制,導致了這項運動很難在民間開展,但并不妨礙萬紅商社旗下的球社去與諸禁軍商議,讓他們將比賽搬到軍營外面的場館進行比賽,所收獲的門票,將會與禁軍五五分成……

    而隨著朝庭意識到了這戰球給大宋的禁軍所帶來的好處之后,自然而然的開始在大宋的諸地軍伍之中推廣開來。

    時間轉瞬,皇后在給天子誕下了一名龍子之后,這讓天子份外的欣喜,而那些朝臣們自然也是彈冠相慶不已。

    雖然對于天家而言,兩名皇子不算保險,但是,皇后孟氏能生養,卻也讓太皇太后和向太后都松了口氣。

    皇長子如今也已經正日漸成長,皇長女也是乖巧活潑,都深得天子喜愛。

    而在夏末將致之時,王洋則終于收到了來自于膠南港的來信,那是萬彬這位老司機的親筆來信。

    言明他們已然探明了致遼東半島,高麗以及倭國的航線,并且已經在遼東半島,已經安插下了大量的商鋪和人手。

    而今,北遼與女直諸部仍舊處于僵持階段,雙方之間,仍舊在黃龍府一帶糾纏爭戰。隨著這幾年來,北遼國內災害頻繁,民不聊生,再加上如今的宋庭越發的國富民強,兵強馬壯。

    導致了北遼很難下定決心,抽調主力部隊,前往黃龍府一帶平定女直之亂,這才導致了在那里形成僵持。

    “這都過去了多久了,狄故保那家伙該不會是忽悠我大宋的吧?到得現在,居然都還沒對那遼東半島下手……”跟王洋一起蹲在那張描繪得十分詳盡的遼東地圖跟前,趙佶這位端王殿下不禁有些憤憤的吐槽道。

    “急什么,正所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大半年來,咱們可是跟那狄故保之間做成了不少單生意,而且還從他那里獲得了大量的特產,重要的是,狄故保在那女直聯盟之中的話語權,已然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那咱們豈不是養虎為患?”

    王洋聽得此言,不禁失笑著擱下了手中的茶碗搖了搖頭。

    “……不是我看不起狄故保,就他那見利忘義的習性,像個吝嗇的奸商,更多過像一位部族首領的脾氣,他能成得了虎才怪。

    如果不是我刻意提點于他,甚至于連與我大宋做生意的利益,他都不想與親近之人分潤,那樣他怎么能夠聚攏人心?”

    不過話說回來,或許意識到了借助此番南來宋庭,結識到了王洋這位愿意對自己伸出援手的老司機,自己有機會成為女直聯盟的盟長,哪怕是有些不情愿,但是狄故保還是做了不少事。

    例如,通過向自己的兄長也就是女直聯盟的盟長請求,取得了對于女直完顏部殘部的統治權,將他們收歸到了自己的麾下。

    雖然老弱甚眾,但是,狄故保的舉動,卻贏得了不少弱小部落的另眼相看。而去歲之時,狄故保回到了遼東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向其兄還有女直聯盟提出了攻打那遼東半島,然后從大宋的手中換取大量物資與裝備,并且還能夠與大宋進行長期和大量貿易的計劃。

    只是,他的這個計劃才被提出來,便直接被否決掉,那些短視的,固步自封的女直諸部覺得自己的勇士憑什么要為異族去犧牲。

    再說了,現如今咱們跟遼國打仗,能夠洗劫換來物資不就挺好的嗎?憑啥還要付出才能夠得到回報?

    所以,進攻遼東半島的計劃,自然而然的就被耽擱了下來,但問題是,當冬去春來之時,北遼也及時地調整了對付女直諸部的策略。

    那就是,將東京道一帶那些平民們多數遷徙往他地,要么就遷入到了城池之中,使得那些女直諸部,越來越難以掠劫到他們所需要的生活物資。

    可是,一旦他們分散開來,各自就食于黑山白水之時,很容易就遭遇到了北遼的大軍。雖然北遼的軍隊戰斗力不強,但問題是那些女直部落一旦分散之后,面對著北遼的軍隊,則顯得太過勢單力薄。

    這就導致了連著好幾個部落都遭受了慘重的損失,甚至造成了幾名部落首領戰死,余部皆降,或者是散逃入荒野的窘況。

    這讓女直聯盟終于意識到了他們的情況,并不像他們所想象的那般美好……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