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2357章 丁二苗的初戀 4...
    紅玉也同樣討厭夜香大嬸,卻又不能趕人家走,只能在一邊干瞪眼。

    不多會兒,張大嬸已經做好了飯菜,一盤紅燒雞,一盤蘑菇炒肉,還有蒸雞蛋和金魚。在當時的農村來說,這算得上很豐盛的了。

    知道葉來香喜歡喝酒,張大嬸又拿了一瓶白酒。

    夜香大嬸是百家飯的,對于吃喝上面,比一般人也更利索,頃刻間,一盤雞已經被她一半。

    丁二苗一看形勢不對,急忙調轉筷子,給紅玉夾了幾塊雞肉,說道:“紅玉你也吃,別客氣……”

    紅玉騰地一下紅了臉皮,接也不是,推辭也不是。

    丁二苗是一片初心,但是紅玉卻懂事稍早,知道害羞了。

    張大嬸會意,也夾了好幾塊雞肉放在丁二苗的碗里:“二苗多吃點,長個子的時候,營養要跟上。”

    葉來香這才放緩了度,給大家留了一點雞肉。

    酒足飯飽,夜香大嬸打著飽嗝說道:“二苗,我們這就去吧,下王村的王老頭,大概也等急了。”

    “走吧走吧。”丁二苗沒好氣地說道。

    紅玉卻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說道:“媽,我也去下王村看看,行不?”

    “去吧,跟二苗一起,不要亂跑。”張大嬸說道。

    紅玉大喜過望,沖著丁二苗一笑。

    夜香大嬸告別張大嬸,扭著屁股上路了。

    但是丁二苗和紅玉卻商量好了一樣,越過夜香大嬸的身邊,撒開腿向下王村跑去。

    葉來香長得胖,哪里跑得過丁二苗和紅玉?只能在后面喘著氣大叫:“二苗你慢點,紅玉你慢點,唉……你們等等我!”

    可是山間小道七彎八扭的,丁二苗和紅玉早已經消失在綠樹掩映中。

    下王村也不算遠,在張天賜和紅玉的腳下,不過半個多小時的路程。

    還沒進村,丁二苗就聽見村前吵吵嚷嚷熱鬧非凡,但是村前有樹木遮擋,也看不到具體情況。

    紅兒側耳聽了一會兒,說道:“好像有女孩子的聲音,是不是那個瘋姑娘鬧得厲害?”

    “看看再說。”丁二苗一把拉起紅玉的手,繼續向前飛奔。

    紅玉卻掙開了手,說道:“二苗哥你慢點,你應該學著三貧道長,這樣火急火燎的,一點都不像小道士啊。”

    “呃……你說的也對。”丁二苗一愣,立刻放慢了腳步,雙手背在身后,昂著頭,邁著八字步踱了過去。

    平時的三貧道長就是這樣走路的,哪怕是在夏季的大日頭下面,他也是如此。

    但是三貧道長這樣走路,那叫高人風范,丁二苗這樣走路,那就叫裝逼。

    所以,當丁二苗昂著腦袋背著手出現在大家面前時,下王村的人們,還以為這是誰家毛孩子在胡鬧……

    下王村的村前,一戶人家的門前大樹上,綁著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披頭散,拼命地掙扎扭動,身上的衣服,都有點遮不住了。她的雙眼赤紅,口中大喊大叫,喝令大家放開她。

    眾人試探著上前,想堵上那個女孩子的嘴巴,但是女孩子卻張大嘴巴要咬人,嚇得大家不敢上前。

    在人群的前面,有一對老夫妻,想必是女孩子的爺爺奶奶,正在焦急地朝著進村的山路張望,口中道:“齊云觀的老道士怎么還不來?這葉來香也真是的,叫個人都叫不到,急死個人了!”

    “放開我,放開我!再不放我,我等會兒殺死你們,把你們全部殺死!”被綁在樹上的女孩子大叫,胸前的紐扣也因為劇烈的掙扎而崩開,露出了里面的紅肚兜……

    丁二苗個子高,站在人群外看的清清楚楚,但是沒人注意到他的到來,也沒人給他讓路。

    “咳咳!”丁二苗干咳了一聲,大聲說道:“齊云觀道士來了!”

    大家都一起回頭,看著丁二苗問道:“老道士在哪里?”

    終于有人認出了丁二苗,說道:“哎,你不是齊云觀的小道士嗎?你師父三貧道長在哪里?”

    “咳咳……大家不要吵!”丁二苗一揮手,說道:“我師父三貧道長有些事,今天來不了了,所以叫我來看看。”

    “你?你行嗎小道士?”眾人都有些不大放心,紛紛問道。

    丁二苗瞪眼:“我怎么不行了?我告訴你們,我師父的本事,我都已經全部學會了!以后我師父老了,這附近一帶捉鬼驅邪的事,都是我來做!你們誰要是不相信我,以后家里鬧鬼了,可別來求我!”

    眾人笑罵:“呸呸呸,小道士你不厚道,你這是咒我們家里鬧鬼吧?你家里才鬧鬼呢!”

    “切,你們敢保證,家里一輩子不鬧鬼?”丁二苗嗤之以鼻。

    “好了好了,小道士你快給我孫女看看吧。都半天了,再鬧下去,會把孩子折騰壞的。”那對老夫妻上前,把丁二苗拉進了人圈里。

    紅玉跟在丁二苗的身后,也擠了進來。

    眾人立刻安靜下來,看丁二苗驅邪。

    丁二苗走到那個瘋女孩的面前,打量了一番,揮手說道:“放開她!”

    “放開她?她現在力大無窮,放開她,就怕會出事啊。”瘋女孩的爺爺王老頭說道。

    “叫你們放你們就放,哪里來這么多廢話?她力大無窮,我干什么的呀?我是法師,專門對付她的!”丁二苗老氣橫秋地說道。

    “嗬嗬——!”那瘋姑娘瞪著丁二苗,呲牙怒吼。

    丁二苗哼了一聲,說道:“敢兇我是吧?等會兒打得你現出原形!放人!”

    村民們點點頭,從瘋女孩的背后解開了繩子。

    “嗬嗬嗬——”瘋女孩乍得自由,血紅著兩眼,沖著丁二苗撲了過來。

    丁二苗正在裝逼,根本沒想到瘋女孩來得這么快,稍稍一愣,那個瘋女孩的兩手已經搭上了丁二苗的雙肩。

    “嗬嗬!”女孩的兩手如鐵鉗,抓得丁二苗雙肩劇痛。隨后,女孩一偏腦袋一張口,就奔著丁二苗的咽喉咬來。

    “想吃人啊你!”丁二苗急忙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雙手平出按住了瘋女孩的雙肩,將之使勁推遠,不讓她的嘴巴靠過來。

    丁二苗手長腳長,雖然十六歲,但是已經長起了一米八的個頭;而瘋女孩卻相對嬌小,臂展遠遠比不上丁二苗。

    這樣一來,瘋女孩想咬丁二苗的咽喉,就沒法咬到。

    “嗬嗬嗬!”瘋女孩脖子使勁地向前伸長,卻也夠不到丁二苗脖子,不由得大怒,忽然一低頭,向著丁二苗的右手臂咬去!

    “臥槽!”丁二苗吃痛,大叫一聲,順著瘋女孩的推來之勢就地仰面一倒,右腿屈起,頂在瘋女孩的腰部,一個兔子蹬鷹,將瘋女孩向后凌空甩出。

    彭……

    瘋女孩跌在一丈多遠處,卻也不呼痛,蹭地一下跳起來,轉身又戰丁二苗。

    丁二苗早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回過身來,一道殺鬼訣迎著瘋女孩點出:“茅山殺鬼有神方,上呼師祖收不祥——急急如律令!”

    這個時候的丁二苗道術不太行,但是功夫卻是真本事,動作之快,令人眼花繚亂。

    女孩子撞過來,額頭恰好碰上了丁二苗的手指。

    “呀……”瘋女孩一聲慘叫,身體劇烈抖,竟然不能再前進半步。

    “茅山殺鬼有神方,上呼師祖收不祥!”丁二苗的手指頂著瘋姑娘的額頭,口中一遍遍地念咒。

    瘋姑娘開始后退,腳步很機械,但是雙眼依舊瞪著丁二苗,充滿了仇恨。

    “收不祥收不祥收不祥……”丁二苗一遍遍地念咒,跟著瘋女孩的腳步,將她逼得連連后退。

    直到最后,瘋女孩的后背抵在了自家的外墻上,退無可退。

    眾人這才松了一口氣,紛紛議論道:“小道士的本事不錯,我看他比他師父還利索一點!”

    “是啊,初生的牛犢不怕虎嗎,年輕人的沖勁大。”

    “那也不一定,說不定這個附體的鬼不厲害,所以才會怕小道士……我看,還是三貧道長厲害一點。”

    “小道士是跟老道士學的本事,老道士厲害,小道士不就厲害?”有人不服。

    紅玉瞪眼,說道:“三貧道長說過,二苗哥的道行,已經和三貧道長五十歲的時候差不多了,就算是千年的老鬼,也不是二苗哥的對手。”

    這是先前,丁二苗忽悠夜香大嬸的,現在,紅玉又拿來忽悠下王村的鄉親。

    “哦哦……原來三貧道長都這樣說,看來這小道士的確是學到本事了!”眾人一起點頭,很是贊賞。

    紅玉這才得意地一笑,繼續來看丁二苗對付瘋姑娘。

    “是哪里來的孽障,竟敢附體作祟,還不給我報上名來!”丁二苗瞪著瘋女孩,大聲喝道。

    瘋女孩不說話,也瞪著丁二苗,怒氣沖天。

    “嘿嘿,好大的膽子,在我……在本法師面前,還敢、還敢……如此猖狂?”丁二苗大怒,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符咒,說道:“等我給你上一張鎮魂大符,鎮死你個魑魅魍魎!”

    丁二苗從齊云觀里跑出來的時候,的確帶了幾張驅鬼符和收鬼符,但不是鎮魂符。這紙符,是打算帶給紅玉治療她的腰痛的,現在剛好派上用場。

    紅玉急忙過來幫忙,把丁二苗口袋里的幾張符咒全部拿出來,托在手里供丁二苗挑選。

    丁二苗取了一張驅鬼符,吐一口唾沫在背面,啪地一下貼在了瘋女孩的額頭。

    “呀……”女孩又是一聲慘叫,白眼一翻,靠著墻軟了下來,滑坐在地。

    眾人都圍上來,目不轉睛地看著那昏迷的女孩。

    “哈哈,大家都看到了吧?相信我……本法師的本事了吧?”丁二苗得意地一笑,說道:“大家放心,以后家里鬧鬼,可以去山上的齊云觀找我,保證手到擒來!”

    有人在人圈外撇嘴,說道:“小道士你別吹牛啊,這病人還沒醒過來,你趕緊救人要緊!”

    丁二苗點點頭,卻不慌不忙地解釋,說道:“要她醒過來,其實很容易。這個女孩子的身上,附著一個惡鬼,把惡鬼抓了,這位小姐姐就醒了。”

    “那你倒是動手啊,光說不練算什么?”

    “動手就動手,急什么?”丁二苗瞪了大家一眼,慢悠悠地蹲下來,將地上的瘋女孩放平睡下,讓她面對天空。

    眾人都伸長脖子來看,鴉雀無聲。

    “大家知道,要抓這種附體的鬼,從哪里抓嗎?”丁二苗蹲在瘋姑娘的身邊,給大家作解釋:“人的頭頂上,有三交五會,打開三交五會的關口,就可以逼出附體的魂魄了!”

    說著,丁二苗吸了一口氣,掐起指訣,在瘋姑娘的頭頂上指指點點起來。

    這種法術,又叫開天窗,丁二苗學過,但是沒有實踐過,今天是第一次臨床試驗。因為是第一次,所以丁二苗的指法難免生澀,動作很慢,一點也不流暢。

    可是沒想到,就在這時候,那個瘋姑娘卻猛地睜開眼,忽地坐起來,兩手死死地掐住了丁二苗的脖子!

    丁二苗措不及防,急忙分別抓住瘋女孩的雙手,奮力地向外拉扯。

    但是瘋女孩力大如虎,丁二苗竟然掰不開那一雙手!

    “嗚嗚……幫忙,幫忙啊!”丁二苗的眼珠子都鼓了出來,沖著四周大叫。

    紅玉第一個沖上去,拼死抱住瘋女孩的一只手臂向后拉扯。

    下王村的鄉親們也一哄而上,抓住瘋女孩的兩手,把丁二苗救了出來。

    “咳咳咳……咳咳1”丁二苗彎腰咳了半天,這才喘著氣揮手:“綁起來,給我把她綁起來!”

    瘋女孩還在咆哮,但是終究敵不過人多,被再一次綁在了大樹上。

    “小道士,看來你的道行還不夠啊。”人群中,有人看著丁二苗說道。

    “什么我的道行不夠!?”丁二苗摸著脖子,瞪眼說道:“我來得匆忙,沒有帶桃木劍,也沒有帶其他法器,要不早就收拾她了!”

    這個話,倒也是實情,丁二苗的身上,除了幾張符咒之外,別無一物。

    如果萬人斬在手,那就簡單多了。或者一塊銅鏡,一把陰陽鈴,也能讓附體的鬼魅忌憚三分。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