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2317章 丁二苗的初戀 7...
?

    丁二苗停下來手里的活,打量著那老者,說道:“我就是丁二苗,有何貴干?”

    那老者衣著光鮮,臉上一塵不染,皮膚紅潤,可見平時的保養不錯;而且,老家伙是外地口音,不是齊云山一帶的人。

    師父說過,道門弟子之間,也互不服氣,經常有斗法的事發生。現在丁二苗有些懷疑,這個老家伙不會是道門弟子,找來齊云觀斗法的吧?

    老者瞅著丁二苗,忽然伸出大拇指,說道:“果然是名師出高徒!丁道友一表人才,有龍鳳之姿天人之表,一看就是道門的后起之秀,將來的前程,不可限量啊!老朽是青城無為派的道士黃田北,道號追風子,特來齊云觀拜見三貧道長……”

    “哈哈哈……”丁二苗大笑,說道:“原來是青城山無為派的追風子道友?難怪這般骨骼驚奇天賦異稟,頭頂日月腳踩山河,真是如雷貫耳久仰大名啊,今日一見三生有幸。對了道友,你找我師父,又是干什么的?”

    其實丁二苗根本就不認識什么追瘋子追傻子,就連青城山無為派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久仰大名的話,就是純粹貧嘴,信口胡扯。

    紅玉覺得丁二苗說的有趣,抿嘴而笑;張大嬸也忍不住,背轉身子竊笑。

    追風子也一笑,稽首道:“丁道友,我是路過寶地,有一件事麻煩你們來了。”

    “什么事麻煩我,先說說?”丁二苗轉著眼珠子問道。

    追風子點點頭,說道:“貧道追蹤一個千年老鬼,一直從青城山追到這里。眼看就要得手了,卻不料這老鬼鉆進了附近的一個山洞里。所以,我特來齊云觀尋找三貧道長。一者,是向三貧道長說明原因。二來,也是向三貧道長尋求幫助。因為那個老鬼太厲害,我實在對付不了。”

    “原來是這樣?”丁二苗想了想,故作老成地說道:

    “我師父云游在外,你既然跟我說了,也就等于打了招呼。接下來在齊云山的行動,你隨意就好。至于幫忙嘛……恐怕不行,因為我獨自掌管齊云觀,百事纏身,實在是分身無術啊,還請道友見諒。”

    幾句空口白話,丁二苗才不會去幫忙的。因為師父出門的時候,并沒有交代自己要給路過的道門弟子幫忙,所以丁二苗自然不愿意出頭。

    追風子似乎早有預料,笑道:“久仰茅山派道法神奇,難道這次,丁道友竟然不給我一個大開眼界的機會?貧道身無長物,但是這里還有幾千塊的盤纏,如果丁道友可以幫忙,這點錢,就當我供奉齊云觀的香火費了。”

    說著,追風子從口袋里掏出一沓鈔票來,看厚度,約有五千之數。

    丁二苗不是見錢眼開之人,但是見了這筆錢,也是微微心動。因為丁二苗想買一個電視機,但是師父不讓,一直沒能實現。如果收了這筆錢,趁著師父不在,不是剛好可以買一個電視機,放在齊云觀里打發時間?

    但是丁二苗并沒有表現出愛財的模樣,而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師父常說,錢財如糞土,道門情誼才是最珍貴的。我這個人,比師父更加淡泊,要不,也不會年紀輕輕的呆在山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遍地金錢,鈔票滿天飛,如果我愿意出山,憑著自己一身出神入化的茅山術,要多少錢沒有?所以……”

    “不行我再加點。”追風子又掏出了一把鈔票,合起來約有上萬塊。

    “好吧,既然道友如此真誠,貧道也實在沒法推辭了,說,那個千年老鬼躲在哪里,我陪你去收拾他!”丁二苗一把接過鈔票,數也不數地交給張大嬸,說道:“大嬸先替我保管著,等我回來再說。”

    追風子咧嘴大笑,稽首道:“果然是有情有義的茅山弟子,有擔當!”

    丁二苗嘿嘿一笑。

    紅玉卻扯了丁二苗一把,低聲說道:“二苗哥你小心點,這個老頭是外鄉人。”

    “不怕,這是咱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做主。”丁二苗安慰著紅玉。

    齊云山八百里,丁二苗經常跟著師父出門采藥,或者奔走四方去捉鬼驅邪看風水,所以對于地形很熟,根本不擔心對方有詐。再說了,丁二苗覺得追風子不是自己對手,根本就不用擔心。而且,自己一窮二白的,他追風子騙自己什么?

    在這大山里,自己不騙他追風子,就算他追風子少了高香了!

    追風子稽首,說道:“山洞就在齊云觀東南方十里外的一個山洞里,那山有兩峰對出,非常的陡峭,中間形如馬背,山洞就在東邊的山峰西側,丁道友可曾知道?”

    丁二苗點點頭,說道:“知道了,那是雙柱峰,我經常去的。”

    “原來丁道友認識,那真的太好了。”追風子稽首,說道:“若是丁道友沒有別的事,我們這就去看看,可好?”

    “走吧走吧。”丁二苗歉意地看著紅玉,說道:“紅玉,我不能幫你挖山芋了,真的……”

    “沒事的二苗,你有你的事情,不必擔心我們。對了,我家里還有一些油炸鍋巴,吊在房梁的竹籃里,你帶去做干糧,多加小心。”張大嬸說道。

    其實那干糧是張大嬸特意預備的,因為張大嬸知道三貧道長的全部部署,和三貧道長串通在一起演戲。但是這件事,紅玉不知情。

    丁二苗大喜,急忙道謝,帶著追風子直奔紅玉家里。

    房梁上果然吊著一只籃子,里面整整一袋子油炸鍋巴,約有五斤左右,可以維持幾天的生活。丁二苗隨便找了一個布包,帶上干糧和水壺,抄近路向著雙柱峰而去。

    追風子果然人如其名,走起路來,有點追風趕月的架勢,步履從容,但是速度卻很快。

    丁二苗腿長,又慣走山路,故意加快腳步想跟老家伙比拼一下腳力。但是三里地下來,老家伙依舊沒有落后。

    “追風子道友,你的身手很不錯嘛,走得很快,都跟我差不多。”丁二苗斜眼看著追風子,說道。

    “道門弟子,不都練一口氣嗎?所以,我的身體還行。”追風子謙虛地一笑。

    (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