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2228章 風浪
?

    一時間,船隊亂成了一團,誰也沒心思打漁了。

    “都別慌亂,把瓶子交給我看看!”鬼道長揮手喝道。

    今天的一幕,早在鬼道長的神算之中。昨天沒有答應狼牙灘的漁民任何行動,也就是等著今天這件事的發生。

    只有尖山島的漁民,面臨和狼牙灘一樣的命運,這兩個村子的人,才能徹底團結起來。

    漁船紛紛靠攏過來,大家都把自己的瓶子,交給了鬼道長。

    鬼道長看了看,這就是普通的青霉素藥瓶,比拇指不大多少的玻璃瓶子。

    每個瓶子里,都有一個小紙條,是黃表紙寫的。

    鬼道長打開一個瓶子,只見上面的字,竟然是古篆,寫道:“初一十五,祭海祭廟,不從龍王指令,網網落空,船毀人亡。”

    漁民們即使有文化,也認不得這古篆,一起湊過來問道:“林大爺,這上面寫的啥,和狼牙灘的字條,是不是一樣?”

    “沒錯,一樣……初一十五,祭海祭廟,不從龍王指令,網網落空,船毀人亡。”鬼道長點點頭,把字條念給大家聽,眼神在四周的海面上搜索。

    狼牙灘的字條,昨天晚上鬼道長也見過,字面意思一模一樣,但是卻不是這種古篆字,而是繁體漢字,宋體字。

    為什么要用兩種字體?鬼道長皺著眉頭,在心里默默推算。

    “林大爺,那我們怎么辦啊,會不會和狼牙灘的倒霉鬼一樣,一條魚也打不到?”鐘老六哭喪著臉問道。

    前幾天才鬧出惡龍把守魚道的事件,好不容易,這個林大爺在斬殺了惡龍;誰知道好日子沒過兩天,又來了這檔子事!要是論損失,鐘老六的損失最大,所以他也最心急。

    “我怎么知道?”鬼道長一瞪眼,揮手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有辦法解決的。大家不要怕,繼續打漁,明天不敢說,今天,我保證大家還可以滿倉而歸!”

    受到鬼道長的激勵,大家丟了瓶子,暫時不考慮龍王爺顯靈的事,只管打魚。

    “老六,你坐我船頭,給我傳令。我要在船艙里清靜一下。”鬼道長說道。

    鐘老六急忙答應一聲,在鬼道長的船頭端坐。

    鬼道長卻撩開簾子,進了船艙里,取出了天機盤。

    那個邪神說,不聽他的,就讓大家網網落空,一條魚打不到。鬼道長偏偏不信這個邪,要利用自己的神機妙算,幫著大家滿倉而歸。

    說實話,鬼道長獨自一人,連陰曹地府都闖過來了,還真的沒把眼前的邪神當一回事。

    其實這些日子,鬼道長帶著大家打漁,也都是通過天機盤推算的,什么時間點,什么地方有魚群經過,鬼道長可以算出來,所以才能夠大有所獲。

    船艙的左右兩邊,都有一扇對開的小窗。

    鬼道長打開小窗,一邊看著外面的動靜,一邊利用天機盤推算,時不時地吩咐鐘老六,如何轉舵如何下網……

    鐘老六手持擴音喇叭,站在船頭調度。

    眾人聽從號令,有條不紊地展開捕魚作業。

    果然,鬼道長算計精確,今天的捕魚作業,更加順利,幾乎每一網上來,都是沉甸甸的。

    漁民們大笑,更有年輕的漁民大叫,說道:“咱們的林大爺,可比龍王爺顯靈多了!我說啊,以后我們都聽林大爺,給林大爺立個生祠好了,以后祭海祭廟,我們就供奉林大爺!”

    “不要胡說,林大爺是林大爺,龍王爺是龍王爺。”老年的漁民們敬畏龍王爺,害怕龍王爺報復,急忙喝止。

    鬼道長在船艙里聽得清楚,哈哈大笑,不置可否。

    忽然間,鐘老六一聲大叫:“林大爺不好了,快出來!”

    “你小子才不好了!”鬼道長罵了一句,很淡定地走了出來。

    “不好了,那艘漁船要翻了,大家快準備救人!”海面上人聲沸騰,都在看著正在打旋的一艘漁船。

    這漁船當然也是尖山島的,此刻距離鬼道長,大約五十米遠。

    漁船四周海浪翻涌,怪風呼嘯,水流和氣流的共同作用下,漁船急速打轉。

    那船上一共三個漁民,是大哥大嫂帶著一個弟弟在作業。

    此時漁船顛簸打轉,船上的三個人,根本就不能立足,一起趴在了船板上。

    “有我在,翻不了船!”鬼道長大喝一聲,一把銅錢撒上天空,然后并指指向銅錢,口中念念有詞。

    眾漁民一起抬頭仰望,只見銅錢在空中翻滾,叮當作響聲中,竟然自動組合成了一把短劍的模樣,嗖地一下,朝著海面扎來。

    銅錢劍來勢洶洶,貼著打轉漁船的船舷鉆進了水里。

    眾人一愣,沒看到什么動靜,卻看見海浪海風都漸漸停了下來,風平浪靜。

    那艘打轉的漁船,也漸漸停下。

    只是船上的三個人,都嚇得臉色慘白,滿頭大汗。

    “沒事了,大家繼續打漁,打到滿倉為止!”鬼道長一揮手,霸氣地說道。

    大家一聲歡呼,各自作業。

    有兩個老年漁民卻不放心,悄悄駕船靠近鬼道長,問道:“林老哥,剛才的旋風大浪,是不是龍王爺發火了?”

    “就算是龍王爺發怒了,又怎么樣?有我在這里,百無禁忌!”鬼道長揮手說道。

    兩個老家伙不敢說話,默默地離開了。

    傍晚時分,鬼道長帶著大家返回。今天的收獲,比之昨天又有回升,幾乎家家滿倉。只不過因為今天的漂流瓶事件和突然的那一陣大風浪,讓大家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今天可以滿倉而歸,明天呢,后天呢?

    接連而來的情況,讓大家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感到煩惱和惆悵。

    漁船剛剛靠岸,鬼道長就看見狼牙灘的趙海等人站在岸邊,正在焦急地張望。

    鬼道長笑了笑,踩著跳板下了船,揮手道:“來得早啊鄉親們!”

    趙海急忙上前敬煙,笑道:“林大爺,我們是特意過來請您老的。我們狼牙灘那邊,已經準備了晚飯,這里也帶來了轎車。林大爺,請您上車,去我們那里吃晚飯,我們一邊吃一邊說話。”(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