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2003章 復仇擒兇
?

    很顯然,禮親王看中了這把吞血刀。【貓撲小說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費小說】

    布臻信聽得心里一涼,卻不敢出言違抗,只有默默地趴在地上。如果禮親王真的看上了這把吞血刀,布臻信也只有雙手奉上。

    幸好,那道長搖頭一笑,道:“此刀大兇之物,王爺是萬金之軀,自然不能佩戴。否則,必將有傷王爺雍容祥和之氣,還望王爺打消這個念頭。”

    “哈哈哈,本王只是隨便說說,家中寶刀寶劍無數,我要這兇刀做什么?”禮親王一笑,掩飾了自己的奪刀之意。

    “王爺說的是。”道長頷首一笑,又沖著禮親王耳語了幾句。

    不知道道長說了什么,但見禮親王微微點頭,看著布臻信,眼神中有深意。

    “打掃打掃,都散了吧。今天的事,不許向外人透露半個字,否則一律斬首!”禮親王最后一揮手,轉身而去。

    那道長又看了看布臻信,隨著王爺去了。

    布臻信這才敢爬起來,滿頭血痕,都不敢去擦。

    來保哼了一聲,道:“布臻信,今天算你命大,回去歇著吧。”

    “遮,奴才多謝大人庇護!”布臻信急忙拜謝,緩緩退出地宮。當然,他帶上了自己的吞血刀。

    回到布府,布臻信回想起今天的行動,兀自心有余悸,渾身冷汗。

    洗了一把熱水澡,喝了一碗參湯,布臻信的精神,才恢復了一點點。

    家人來報,那個佘公子又來了,門外求見。

    “有請。”布臻信想了想,說道。

    佘公子在家人的帶領下,來到客廳,面色陰沉,一言不發。

    布臻信急忙將前日的四塊金條拿出,開口道:“有負重托,這幾塊金子,我無福消受,今天原物奉還,佘公子請收回吧。”

    事沒辦成,這錢我退給你,布臻信以為,自己已經仁至義盡了,算的是義氣之輩。

    “布臻信,我今番前來,豈是為了這區區一點黃金?”佘公子看也不看那些金條,道:“你言而無信,居中下刀,粉碎了我友的魂魄,這個帳,總要一天要找你算清楚!”

    布臻信一呆,隨后沉下臉來,喝道:“大膽,我奉朝廷命令行事,豈可因為你的托付而左右?佘公子,識相的就速速退出,休得胡鬧,否則,王法不容情,我的寶刀也不客氣!”

    如果布臻信將佘公子的言行上報衙門,佘公子肯定是要被緝拿的。不過,布臻信自己恐怕也難逃干系。所以布臻信這句話,也就是嚇唬佘公子的。

    “哼,休要嚇我。”佘公子哼了一聲,轉身而出。

    看著佘公子的背影出了客廳,布臻信心中忽然一驚。佘,蛇,這個佘公子,不會也是蛇妖變化的吧?

    想到這里,布臻信急忙拔刀,快步追了過去。

    可是追出門外,卻已經不見了佘公子的影子。

    “唉,只怕這場禍事,難以了斷了!”布臻信嘆了一口氣,回到屋里,吩咐家人小心戒備。

    當晚,布臻信睡到半夜,忽然聽到后院里狂風大作,夾雜著家人的慘叫。

    “來了嗎?”布臻信大吃一驚,急忙從床上跳起,挺刀沖向后院。

    原本就擔心有事,所以布臻信是和衣而臥的,吞血刀就放在手邊。

    一腳跨進后院,只見飛沙走石,根本無法睜眼。

    “妖人,休得猖狂,吃我一刀!”布臻信一手掩面,一手揮動吞血刀,強行上前。

    但是砰地一聲響,風聲忽然止歇,院中恢復了平靜。

    布臻信定睛一看,卻見后院的院墻,已經開了一個豁口,一陣怪風,正從豁口里卷向遠方。

    “怎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么?”布臻信握著刀,喝道。

    “老爺,一條大蟒蛇,把小少爺吞了!”一個丫鬟從廂房里跑出來,哭叫道:“奶媽也死了……”

    “我兒子?”布臻信一呆,隨即怒吼一聲,挺刀從院墻豁口處沖了出去。

    布臻信有個兒子,年方七歲,單獨睡在廂房里的,外間有奶媽和丫鬟伺候。

    可是布臻信沖到院外,卻見夜色茫茫,哪里還有大蟒蛇的影子?

    “兒子,兒子!”布臻信絕望地大叫,揮刀亂劈,如瘋似癲。

    眾人各自面帶驚懼,不敢上前。

    四周的街坊鄰居們聽見動靜,都一起涌出來,挑燈圍觀。

    良久,布臻信終于累了,一屁股跌坐在地,怔怔發呆。

    他現在還不知道,這條大蟒蛇,究竟是佘公子變化的,還是被自己斬首的蛇妖魂魄。不過就算知道了,布臻信又有什么辦法?他去哪里,尋找自己的兒子?

    “無量天尊……”

    忽然間,一個身穿道服的道長,搖動拂塵走上前來,問道:“布大人,貴府中發生了什么事?”

    “滾……”布臻信怒吼一聲,一抬頭,卻突然愣住了。

    過來的道長,正是在地宮里,為自己開脫罪名的那個道長。

    “道、道長……原來是你?”布臻信掙扎這站起來,抽泣道:“小兒睡在房中,被一條大蟒吞了……”

    “原來如此,唉,貧道來遲了一步啊。”道士連連嘆氣,道:“布大人,我知道那孽畜躲在哪里,如果愿意追查過去,或許,還可以收得令郎的一點殘骨。”

    “殘骨?道長的意思,是小兒沒有生還的希望了?”布臻信問道。

    “已經被蟒蛇吞入腹中,哪里還有活命的機會?無量天尊。”道士微微搖頭。

    布臻信重新跌坐在地,默然不語。

    現在兒子沒有,他去找回一點殘骨,有意義嗎?而且此去,必將是一場惡戰,兇險無比,值得嗎?

    這個問題,布臻信自然要考慮。

    道士似乎看穿了布臻信的心思,道:“布大人是否在考慮,值不值得追查的問題?唉……實不相瞞,這蟒蛇復仇之心極強。只怕你這次放過它,它還是不放過你。再來三五次,你們布府上,恐怕沒有活口了。”

    布臻信一呆,問道:“道長的意思,那個蟒蛇還會來?”

    “一定會來的。所以,先下手為強,才是你的保命之道。”道長一揮拂塵,道:“如果你有復仇擒兇之意,貧道饒石,愿祝你一臂之力。”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