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765章 第一筆生意
readx();    第1765章第一筆生意

    “當場死掉也不虧啊,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那啥嘛。請大家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

    葉孤帆猥瑣地一笑,道:“好,我這就和夏夏試一試。夏夏,來,我們去樓上試一試……”

    “葉孤帆,你無恥!”狄云在電話里咆哮起來,道:“有種你就試試吧,你死我也死,死了你還是我的人!”

    “是啊,鴛鴦蠱嘛,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不過,我死了也是死在夏夏的身邊。而你死了,卻孤苦伶仃一個人,唉,好可憐哦。”葉孤帆說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狄云似乎醒悟過來,道:“葉孤帆,你不用使用激將法打擊我,我不上當。我就不信,你敢冒著生命危險和歐陽遲夏做夫妻之事!”

    說罷,那邊掛了電話。

    葉孤帆捏著手機,陽,道:“夏夏,她說我不敢,要不,我們試試?”

    “滾……”歐陽又氣又羞,又著急,道:“別開玩笑了,趕緊想想這事怎么解決吧。”

    “沒事的,等我想想,總會解決的。”葉孤帆嘿嘿一笑,全然不以為意。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歐陽要回學校學習,葉孤帆送到學校大門處。

    剛剛轉身,李偉年卻從路邊的樹影下鉆了出來,扯住葉孤帆,道:“葉孤帆,你今天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你可不能賴賬。”

    “行行行,李大爺,你愿意跟著我,就跟著吧。”葉孤帆頭大如斗,道:“不過有言在先,你老胳膊老腿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客死他鄉曝尸荒野,李大嬸可不能追究我的責任。”

    經不住死纏爛打,葉孤帆只好答應。

    “這個你放心,我五十年之內,絕對死不了。”李偉年咧嘴一笑。

    “好,等我電話,去山城的時候,我帶上你。”葉孤帆甩手走開,回到了養生館。

    夜色正濃,葉孤帆站在二樓陽臺上,城大學方向的燈火,默默出神。

    身邊微風一動,一團黑影出現在葉孤帆的身后。

    葉孤帆也不回頭,道:“秀姑,你家小姐那邊,有消息嗎?”

    “我剛剛見過我家小姐,她說,那個千年女鬼修為很高,無法相,所以不敢確定就是唐敏兒。”秀姑的聲音說道。

    “你家小姐也是屁事不能干,這么久了,一件小事都查不清。”葉孤帆哼了一聲。

    “法師,我家小姐不喜歡別人說粗話,以后當著小姐的面,還請法師多多……照顧。”賈秀姑現形出來,又道:“我無所謂,本來就是一個粗使丫鬟,什么話都能聽。小姐嘛,畢竟還是書香門第的。”

    葉孤帆噗地一笑,道:“一個孤魂野鬼而已,裝什么裝?你不說還好,你說了,我以后見到你家小姐,偏要說一點難聽的,怕她不聽?”

    “法師……”賈秀姑傻眼了,可憐巴巴地孤帆。

    葉孤帆揮揮手,道:“休息一天,后天一早去山城,親自去個女鬼。不管她是不是唐敏兒,捉了再說。”

    “知道了法師,我這就去通知我家小姐。”賈秀姑答應一聲,化風而去。

    葉孤帆伸了一個懶腰,回房睡覺。

    第二天一早,葉孤帆還在睡覺的時候,就聽到樓下傳來竇比強的叫喊。

    “鬼叫什么?”葉孤帆拉開窗戶,從二樓探出頭去,問道。

    竇比強在下面賠笑,道:“打你電話沒打通,所以來這里找你。葉大師,生意來了。”

    “什么狗屁生意,吵得我不能睡?在樓下等著!”葉孤帆牢騷震天,穿衣下樓。

    “什么生意啊?主顧在哪里?”到了樓下,葉孤帆問道。

    “主顧委托我來的,自己沒來,兇宅鬧鬼。這生意可以做嗎?”竇比強說道。

    葉孤帆點點頭,道:“先說說怎么個鬧法,我”

    竇比強湊了上來,神秘兮兮地說道:“是我的一個本地同學,家里買了一套二手別墅。可是清明以后,別墅里經常鬧鬼,半夜里聽見一男一女說話,特別嚇人。”

    “這事好辦,手到病除。主顧愿意出多少錢,請我捉鬼啊?”葉孤帆問道。

    “五萬以下,可以考慮。”

    “好吧,那就四萬九千八,帶我去。先捉鬼后收錢,不成功不收錢。”葉孤帆說道。

    竇比強大喜,立刻打電話聯系主顧。

    一個小時以后,一個氣度不凡的中年人,開著轎車,來接葉孤帆。

    竇比強趕緊介紹:“這是我同學的爸爸,王老板。”

    葉孤帆點點頭,帶著吉他盒子上了車,也不說話。

    王老板較為健談,一邊開車,一邊把家里的情況介紹了一下,道:

    “鬧鬼出現過很多次了。第一次聽見后院有一男一女說話,我拉開窗簾一一對年輕人在我家后院跳舞。我問他們是誰,他們忽然就不見了,地上留下了兩雙拖鞋,一個藍色,一個紅色。第二次,我在后院的游泳池里洗澡,一池清水突然變得血紅,而且血腥氣很重。我嚇得跑上來,回頭一卻又變回來了。第三次……”

    葉孤帆一揮手,道:“等我到現場再說吧。”

    “好好好……”王老板閉嘴,專心開車。

    別墅在淝城北郊,背靠一座小山,門對一條小河。小河對面,是一個高層建筑,大樓摩天。

    葉孤帆,斟酌這里的風水格局。

    進了別墅,王老板帶著葉孤帆和竇比強,到處觀br>

    別墅主建筑一共三層,帶前后院子。鬧鬼的地方,也就在后院里。

    “我方環境好,就買來養老的,誰知道,遇上了這種事,唉……”王老板嘆氣。

    “風水不對。”葉孤帆笑了笑,道:“前面的小區沒有蓋起來之前,這里是個好地方。現在前面多了高層建筑,這塊地被遮擋,有陽而變陰,已經不算好地方了。”

    王老板連連點頭,道:“是啊,前面的小區,對我們的房子影響很大,距離太近,有一種被欺壓的感覺。”

    “而且,你的別墅里死過人,還不止一個人,尸骨都在這里。”葉孤帆又道。

    “什么?”王老板變色,冷汗淋漓。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