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496章 在一起
?

    熱門推薦:、、、、、、、

    “二苗,會不會在……這積雪下面?”季瀟瀟顫抖著問道。

    “不會,如果積雪下面有尸骨,我會感覺到。”果占壁說道。

    顧青藍看了看,道:“把積雪清理掉,再看看?”

    “也可以,不過,你們小心點,不要動這個陣法。它的具體作用和威力,目前還不清楚。”火鳳凰說道。

    季瀟瀟和顧青藍答應了一聲,各自拿了一把劍,清理頭骨上的積雪。

    火鳳凰和果占壁也一起幫忙,小心翼翼,不敢動水晶頭骨。

    兩個小時以后,十二顆水晶頭骨,都被清理了出來。就連中間的那一片空地,也被徹底清理,露出了山石地面。

    顧青藍和季瀟瀟打著電筒,蹲在地上一寸寸搜索尋找,卻沒有現任何線索。

    “奇怪了,這些水晶頭骨,是秦文君的寶貝,看得跟命根子一樣,他又怎么會就這樣丟在這里?”顧青藍看著四周幽幽光的水晶頭骨,疑惑不已。

    季瀟瀟也同樣困惑,皺眉道:“莫非……,秦文君和二苗,一起出了事?”

    “這是唯一的解釋⊥。秦文君和丁二苗,同歸于盡了,或者一起消失了。然后,丁二苗丟下了萬人斬,秦文君丟下了水晶頭骨。”火鳳凰思索了一番,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二苗不會死的!”季瀟瀟幾近崩潰,無力地坐在了地上。

    顧青藍想要來勸,張了張口,卻眼圈一紅,無從說起。

    忽然間,十二個水晶頭骨熒光大盛,二十四個眼眶里,一起射出碧藍的光柱來。

    二十四道光柱縱橫交差,將季瀟瀟和顧青藍圍在其中,看起來萬分詭異。

    顧青藍和季瀟瀟站了起來,轉動腳步打量四周,驚詫莫名。

    “青鸞,瀟瀟,趕緊出來,好像這個陣法要啟動了!”火鳳凰審視了一番,突然叫道。

    “陣法啟動?”季瀟瀟一愣,隨后問道:“陣法啟動,又會怎么樣?”

    “這個……”火鳳凰頓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也許,丁二苗的失蹤,就和這個陣法有關!總之,現在情況不明,你們趕緊出來!”

    季瀟瀟和顧青藍對視了一眼,同時說道:“這么說,如果我們等著陣法啟動,最后也有可能,像二苗一樣失蹤?”

    “也許后果更加糟糕,你們趕緊出來!”火鳳凰急得直跺腳。

    “那我就不出去了,等著看這個陣法的古怪。也許,陣法啟動以后,我就能找到二苗了呢?”季瀟瀟站在碧藍的光柱中,竟然一笑。

    “瀟瀟說得對,我也不出去,我陪著你!”顧青藍也說道。

    果占壁和火鳳凰一起從陣外撲來,一個附在季瀟瀟的寶劍上,一個附在顧青藍的身上,道:“既然這樣,就大家一起吧!”

    呼呼……

    就在這時,頭骨進一步大放光華,十二顆頭骨,竟然一起漂浮在空中,各自旋轉起來!

    陣外,康誠洛英恰恰趕回來,看見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

    “康誠洛英,你們不要進來,就在外面看著。”季瀟瀟在光怪6離的光柱里大叫,道:“如果我們出了事,你們就回去告訴李清冬和吳展展,聽到沒有!?”

    “聽、聽到了……”康誠洛英顫抖著說道。

    其實,就算他們想進去,此刻也不行了,因為十二顆頭骨越轉越快,爆出巨大的能量,推著康誠洛英不住地后退。

    “瀟瀟,青鸞,這好像是……一個傳送陣,不知道,會把我們傳送到哪里去。”火鳳凰說道。

    “不管哪里都行,只要能夠找到二苗。”季瀟瀟睜大雙眼,密切關注著身邊的變化。

    呼呼……

    忽然間,頭骨的轉驟然加快,一股巨大的力道,季瀟瀟和顧青藍立腳之處,出現了一個強勁的氣旋。

    巨大的能量驅動下,季瀟瀟和顧青藍陡然向上飛起!

    腦海里一陣眩暈,耳邊都是呼嘯的風聲。

    等到眩暈過后,睜開眼來,季瀟瀟和顧青藍現,自己正處在一個光圈壁壘中,不住地向上飛升。

    “難道這個傳送陣,要把我們送去仙界?”火鳳凰的聲音顫抖起來,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會有天劫降臨啊。”

    “什么是天劫?”季瀟瀟和顧青藍擁抱在一起,大聲問道。

    “一般都是雷暴天劫,非常厲害。”火鳳凰大聲回應,道:“恐怕、恐怕……丁二苗和秦文君,都死在天劫之下了。而我們,也難逃一劫……”

    季瀟瀟一呆,隨后叫道:“不會的,我和二苗還沒見上最后一面,不會死的——!”

    咔嚓嚓……

    頭頂上亮光一閃,一個球形雷從上面滾來!

    “啊……!”

    顧青藍和火鳳凰,季瀟瀟和果占壁,兩人兩鬼,一共出了四聲慘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季瀟瀟睜開眼來,現自己還在上升,顧青藍還在自己的懷里,可是卻雙眼緊閉,死活不知。

    “藍姐,藍姐!”季瀟瀟拼命地搖晃著顧青藍,大喊大叫。

    顧青藍艱難地睜開眼來,道:“瀟瀟……,我不行了,渾身僵化,心臟……就像被撕開了一樣的痛……”

    “藍姐,你不要死啊!”季瀟瀟失聲痛哭。

    “傻丫頭,別哭……”顧青藍的臉上,擠出一絲慘淡的笑容,道:

    “以后見了二苗,告訴他……,我喜歡他。不是……不是那種姐弟之間的喜歡,是、是男女之間的那種……恩愛喜歡。可惜……,可惜我沒有你的好運氣,沒有……早一點認識二苗。”

    生命的盡頭,顧青藍再無顧忌,把自己心里壓了多年的情愫,和盤托出。

    季瀟瀟痛哭不止,抽泣道:“藍姐,我知道的,二苗也知道的……,其實二苗也喜歡你,和喜歡我一樣……。你不要死,以后我們都在一起,在一起……”

    “謝謝……”顧青藍幸福地一笑,容顏如花。

    火鳳凰的聲音,突然響起,道:“意守玄關,第二道天雷來了!”

    咔嚓嚓……!

    話音未落,又一道驚雷劈來。

    季瀟瀟的心頭,忽地涌起一股熱流,護住了全身。

    被驚雷劈中之后,季瀟瀟只是稍稍一恍惚,隨后清醒過來。

    “藍姐!”

    可是季瀟瀟看到自己懷里的顧青藍時,卻慘叫了一聲,差點暈了過去。

    刺眼的光線下,顧青藍似乎變成了一具沙雕,正在撲簌簌地粉化,瞬間消失無蹤……

    “藍姐……!”看著腳下紛紛揚揚的粉塵,季瀟瀟覺得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瀟瀟姐,藍姐和火鳳凰,都沒了……”果占壁的聲音,從寶劍里傳來,道:“現在你別想太多,保重自己,護住心脈和頭頂!”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