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336章 一掌之威
?

    書接上回。

    只見丁二苗鞭梢飛卷之處,已經勒住了那金甲神將的腰間。

    那神將倒也驍勇,一伸手就來扯鞭索,想把丁二苗扯下法壇。

    “找死”丁二苗左手一揮,一道掌心雷,裹狹著逍遙道氣劈出。

    “砰”掌力正中金甲神將的前胸,那神將被打的臉色一黑,差點魂飛魄散。

    那邊的上官靈犀大吃一驚,急忙叫道:“老弟手下留情”

    “哈哈哈”長笑聲中,丁二苗一抖手腕,將金甲神將提上法壇,然后一揮手,一張壓鬼大符貼在了那神將的額頭。

    眾目睽睽之下,那神將的身體漸漸縮小,最后消失不見,被收進了紙符里。

    先前飛出去的逐鬼大符,也飛回了丁二苗的手里,將上官靈犀放出的小鬼,悉數捉盡。

    “老弟,那神將是我煉妖壺里的主神,請你還給我。”上官靈犀這次真的急了,主動說道:“大不了,我把你的五個小鬼放了就是,大家交換人質,怎么樣”

    丁二苗一笑,抬手道:“是鬼質,不是人質。既然姐姐要交換,那就請拿點誠意出來吧。”

    “一個換五個,姐姐的便宜,是被你占了。”上官靈犀飛了一個白眼,屈起手指,對著葫蘆屁股敲了幾下,幾道陰風撲了出來。

    那陰風便是丁二苗的五鬼童子,出了葫蘆以后,直撲地上的五行旗,然后附在五行旗上嗖地一下又飛了回來。

    “是五個換十個,姐姐占了我便宜才對。”

    丁二苗嘿嘿一笑,先放了逐鬼大符里面的九個小鬼,然后一抖手,松開打尸鞭,把那個大鬼也放了出去,喝道:“去,我送你一掌”

    說罷,丁二苗抬起手來,作勢欲打,那神將和九個小鬼,都嚇得哇哇大叫,各自化作一團黑影,嗖地竄了回去。

    “別胡鬧”

    上官靈犀舉著葫蘆,在法壇上跑來跑去,手忙腳亂地收鬼,卻不料丁二苗已經把打尸鞭抖得筆直,向著她的法壇斗燈一指。

    嗖,一道劍氣從丁二苗的鞭梢飛出,閃電一樣劃過上官靈犀的斗燈蠟燭。悄無聲息的,那蠟燭頭子,已經被削飛了一段,斗燈徹底熄滅。

    打尸鞭的劍氣,可及數十丈外,切斷一根蠟燭,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先前,丁二苗擔心劍氣會誤傷上官靈犀,所以一直不敢催發。現在上官靈犀忙著收鬼,身形錯開,丁二苗自然不客氣。

    “喂,你使詐啊。”上官靈犀看著自己已經熄滅的斗燈,不無惱怒地看著丁二苗,道:“乘我不備,就來偷襲我,簡直豈有其理。”

    “兵不厭詐,姐姐,承讓了。”丁二苗一笑,不再糾纏,收拾自己的東西躍下了法壇。

    羅茜搖動鈴鐺,宣布結果,丁二苗晉級。

    法壇上的上官靈犀不服也得服,收拾自己的東西走了下來,一雙美目還幽怨地瞪著丁二苗。

    季瀟瀟和萬書高迎上來,恭喜丁二苗過關。不過季瀟瀟又埋怨丁二苗,道:“見了美女,你就心慈手軟了,怎么斗了半天”

    丁二苗嘻嘻一笑,不做解釋。

    “嫂子,這個你可就抱怨錯了。二苗哥的真正對手,不是上官靈犀。他在這一場隱藏實力,是為了后面的比賽。”萬書高說道。

    “孺子可教也。”丁二苗哈哈一笑,拍了拍萬書高的肩膀,以示嘉獎。

    事實的確如此,丁二苗在這一輪沒出全力,就是為了對付秦文君的。要是全力以赴的話,早就把上官靈犀打下來了。

    當然,憐香惜玉的情懷,也不是一點沒有。畢竟人家早就關照過,不能讓人家太沒面子,總要比劃幾下,拖一點時間才像話。

    回歸座位,丁二苗喝了一口茶,來看第一輪的最后一場比賽。

    “各位,還有最后一場,秦文君對決董茜齊。”羅茜又看時間,已經到了午后了,道:“兩位考慮一下,要不要飯后再比”

    “不用,就現在開始。”董茜齊和秦文君同時說道。

    羅茜巴不得他們現在就開始,好完成第一輪的淘汰賽,便一抬手:“好,那就請二位檢查法壇,各自布置。”

    董茜齊和秦文君一點頭,走上了自己的法壇。

    黃薇也走上去,幫助秦文君做一些布置。

    丁二苗冷眼看著,果然秦文君這個半路出家的家伙,對于法壇布置生疏得很,幾乎全部靠黃薇安排。畢竟這貨一心癡迷修仙,對于那些繁文縟節,根本就不會用心學習。

    “道門敗類,道門敗類啊。”萬書高都看出了秦文君的生疏,痛心疾首,道:“這家伙估計還不如我,我上臺去,都比他熟悉”

    “他不是道門敗類,而是道門內奸。”吳展展也冷笑,目不轉睛地看著秦文君。李清冬算出來,自己和秦文君有一戰,所以吳展展自然不敢掉以輕心。

    良久,雙方布置完畢,各自下壇,站在兩壇中間的八卦圖上,腳踏罡步上前。

    道法生疏的秦文君,在這時候又出了丑,走著走著,竟然忘記了步法,亂走一氣。

    作為裁判的羅茜,連連搖頭。

    雙方各自上了法壇,點起自己的命燈。

    董茜齊舉起桃木劍,正要念咒作法,冷不防秦文君先發制人,一抬手,一片亮光沖著董茜齊飛了過去

    他也不念咒,也不掐絕,抬手就打毫不客氣。

    “喂,你干什么”董茜齊大吃一驚,急忙揮掌來迎。

    兩人的掌力凌空相交,嘭地一聲,董茜齊被震得一個倒翻,咕嚕嚕地滾下了法壇

    果然是混元派的弟子,連滾下法壇的姿勢,也是那么的渾圓。

    可是不湊巧的是,董茜齊的斗燈,居然安然無恙,蠟燭的火苗晃了幾晃,居然沒有熄滅。

    “這么狠”觀眾席上,所有的看客們,震驚于秦文君的一掌之威,都同時變色,一起站了起來。

    秦文君也忽地站起身,腳下一轉,第二掌就要借勢發出。

    “秦文君住手”羅茜突然搖鈴,喝道:“住手,你這不是道家掌心雷,也不是道家手法”

    ...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