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245章 眾怒
?    被丁二苗漠視,孟凡晉雖然鬧了一個灰頭土臉,但是也不敢發作,只好咳咳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秦廣王一笑,伸手相邀丁二苗進殿,一邊道:

    “天師年紀高大,說來不了了,寡人也不敢勉強。本來是邀請你們茅山三位法師和天師,一起來飲一杯薄酒的,卻沒想到,他們都未能成行,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啊。”

    “那么天師傳人呢?有沒有過來?”丁二苗問道。

    秦廣王搖頭,道:“天師傳人,不在邀請之列。”

    丁二苗一笑,不再詢問。

    “丁老弟,怎么這次來地府,竟然是真身過來了?”崔鈺跟在后面,見縫插針地問道。

    丁二苗回頭一笑,道:“不是冥天子請吃飯嗎?我魂魄之身下來的話,吃了不是等于一場夢?劃不來啊,所以,還是真身下來的好。”

    “好好好,今天寡人一定多多準備美酒佳肴,讓大元帥一醉方休。”秦廣王大笑。

    “也別太多,要不,我這是吃不了兜著走啊。”丁二苗也皮笑肉不笑地打哈哈。

    側后方一道鬼影撲來,還沒到跟前,便大叫起來:“二苗哥!”

    丁二苗一回頭,就看到了南門無恙那張喜笑顏開的鬼臉。

    “南門兄弟,好久不見,想殺我了!”丁二苗心情大好,急忙迎了過去,和南門無恙一個握手。

    “二苗哥,我更想你啊!”南門無恙嘿嘿地笑著,道:“可惜我姐夫管得太緊,這段時間,我也出不去鬼門關,唉,要不早就去找你玩了!”

    秦廣王哈哈一笑,道:“知道你們是把兄弟,所以,特意讓國舅爺作陪。稍后,龍少也會過來的。”

    賓主雙方說笑著,進了天子殿的后殿,分賓主落座。

    這里的坐席,不同于人間酒店的大圓桌,也不是那種傳統的八仙桌,大家圍坐一起,吃吃喝喝,唾沫星子都能濺到對方的臉。

    這是古時候的那種分席座位,大家一人一張案幾,各吃各的那種。

    秦廣王自然面南背北,坐在中堂之下。

    丁二苗作為嘉賓,坐在東首第一席,肩下是南門無恙。不大工夫,曲士龍也來赴宴,又坐在南門無恙的的肩下。

    對面席次上,是崔鈺和孟凡晉,然后,跟隨丁二苗征討鬼寇的六大陰帥和四大鬼王,都依次往下,紛紛落了座。

    看看那邊太擠了,丁二苗便把黑白無常和飛身鬼王,叫到了自己這邊來。

    倩影穿梭,彩衣招展,地府里的美女丫鬟們,來回傳菜上酒。頃刻間,丁二苗面前的案幾上,便布滿了七八道菜。

    一個身材嬌小,碧玉玲瓏的鬼侍女,跪在丁二苗的案頭,給丁二苗執壺斟酒。

    秦廣王舉杯,道:“大元帥,你面前的酒菜,都是人間祭拜的貢品,還請放心食用,不必客氣。”

    丁二苗也舉杯,道:“多謝多謝,大家隨意。”

    一口酒滾過喉頭,果然是醇香綿長,夾雜著絲絲甘甜。又隨便嘗了幾樣菜,都還是熱的。

    “好酒,好菜!”丁二苗嘿嘿一笑,放開懷吃喝,毫無羈絆和拘束。

    冥界老鬼們,也頻頻舉杯,談笑風生……

    然而,就在此時,秦廣王身后的屏風背后,有兩雙鬼眼,正透過鏤空的雕花,在死死地盯著丁二苗。

    “天師,正是此人,不會錯的。”那個中年文士,姓田的漢子說道。

    劉天師的臉色漆黑,也低聲道:“沒錯,這次千萬不可放跑了他,走,鬼門關外,依計行事!”

    隨后鬼影一閃,兩個老鬼都消失在原地。

    陰天子的慶功宴上,觥籌交錯。

    跪在一邊的鬼侍女,給丁二苗頻頻斟酒。冥界老鬼們,也都紛紛敬酒,推杯換盞。

    丁二苗擔心醉酒誤事,便控制著酒量,淺嘗輒止,慢慢應付。

    酒至中場,丁二苗放下酒杯,看著秦廣王,道:“殿下,不知道第四處鬼寇,又是在哪里?”

    “呵呵,大元帥連日征戰,勇猛超乎想像。但是冥界的兵力,經過數番苦戰,都有師老兵疲之跡象。”秦廣王呵呵一笑,道:“因此,剿滅第四處鬼寇的事,不急。等冥界陰兵休整一段時間,再作計議。”

    丁二苗也一笑,道:“是嗎?我還打算趁著士氣正旺,一舉拿下第四處鬼寇的,如此看來,又要等一段時間了?”

    “大元帥,第三處鬼寇,白起的事兒還不算完,急著對付第四處干什么?”孟凡晉陰陽怪氣地說道。

    “六大陰帥四大鬼王,都隨我浴血拼殺,刀頭舔血,傷亡慘重。白起已經逃至阿修羅界,人間道和地獄道,都不見蹤影。所以我認為,第三處蕩寇任務,已經結束。”

    丁二苗冷眼相對,道:“孟大判官要是不服,大可以提一旅之師,去阿修羅界討伐白起啊。”

    南門無恙也喝的醉意醺醺,幫腔道:“就是嘛,二苗哥又不是神仙,難道還能跨界征討?孟判官好沒道理!”

    跟隨丁二苗出征的陰帥老鬼們,也一起鼓噪起來,紛紛表示對孟凡晉的不滿。

    飛身鬼王更是將酒杯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放,瞪眼道:

    “孟判官,我們部下的兄弟,傷亡過半,才掃清了白起鬼寇,將他逼進阿修羅界。你還嫌不夠,到底想怎么樣?是不是我們全部戰死在阿修羅界,你才會心滿意足?”

    “我……”眾怒難犯,孟凡晉一時無語。

    秦廣王急忙圓場,道:“眾位愛卿,今日只慶功,不談其他。白起的事兒,先放過一邊,日后再慢慢計較。來來來,再暢飲一杯……”

    丁二苗成功挑起冥界老鬼對孟凡晉的不滿,也哈哈一笑,大度地道:“日后再說,喝酒喝酒!”

    老鬼們紛紛舉杯,暫時放過了孟凡晉。

    放下酒杯,丁二苗問道:“殿下,第四處鬼寇,雖然暫時不去攻打,但是可以跟我透露一下,在什么地方嗎?”

    “這個……”秦廣王沉吟了一下,道:

    “事關冥界軍機,暫時不宜透露。假如有多口之人傳了出去,多有不便。所以,還請大元帥原諒,并且耐心等待。時機成熟之后,我自然會通知你。”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