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209章 戰神
?    “你既然知道我是戰神級的名將,那么還要來送死,卻是為了什么?”白起漫不經心地問道。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三五年。”丁二苗一笑,道:

    “逐鹿中原還沒開始,焉知鹿死誰手啊?我未必就是送死,你也未必就是穩操勝券。雖然你是一代名將,但是你也老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廉頗,白起一輩子的死對頭。

    當年長平之戰,廉頗死守,白起強攻,數年不下。后來趙國中了秦國的離間計,撤回廉頗,換上那個紙上談兵的趙括為元帥,導致長平之戰的大敗,四十萬趙國兵卒,被白起坑殺。

    “哈哈哈,我可沒有廉頗那么老。”白起竟然一笑,伸手向前道:“夏日涼風,千金難買,能和丁大元帥并肩夜游,更加難得,請……”

    丁二苗也是一笑,帶著季瀟瀟,和白起并排向前,夜游臨水灣。

    兩側的鬼兵密密麻麻,分立在馬路邊。

    丁二苗和白起,走在鬼兵構成的甬道之中,就像一對朋友般,閑庭信步,邊走邊聊。

    “說到廉頗,我就在想。假如當年廉頗不調回,太尉大人恐怕難以拿下長平吧?”丁二苗說道。

    “無妨,那時候的廉頗,已經年屆八十,我可以慢慢拖,拖死他。”白起不緊不慢的口氣,道:“打仗,有時候講究速戰速決,有時候也要講究拖延時間。”

    丁二苗點點頭,道:“沒錯,后世的諸葛亮,就是被司馬懿給拖死的。看來司馬懿那一招,還是跟你學的?”

    “老夫一生,殺人奪地攻城拔寨,戰功赫赫,后人跟我學,不足為奇。”白起說的理所當然,但是卻沒有刻意吹牛逼的語氣。

    “牛逼。”丁二苗嘿嘿一笑。

    “丁大元帥在諷刺我?”白起背著雙手,緩步向前,道:

    “世人將我和廉頗、李牧、王翦,合稱為當時的四大名將,并奉我為首。但是實際上,他們三人所殺的人,加在一起,也只有我的三分之一。

    老夫一生,大小七十余戰,從無敗績。從最低級的武官一直升到國之太尉,封武安君,六國聞風膽寒。

    長平之戰,老夫共殺人四十五萬。之前,攻韓、魏聯軍于伊闕,斬首二十四萬;攻楚于鄢,決水灌城淹死數十萬;攻魏于華陽,斬首十三萬;與趙將賈偃戰,沉卒二萬;攻韓于陘城,斬首五萬……。死在老夫大軍之下的,至少一百余萬。

    竊以為,這份戰功,足可以傲視千古。”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卵用。”丁二苗仰天大笑,道: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最后你還是被秦昭王賜死,并且連累了你的手下司馬靳等人。”

    白起頹然長嘆,道:“沒錯,所以我在臨死之前醒悟過來,與人為臣下,最終還是把性命交在別人的手上。要想掌管自己的生死,唯有自立為王。這也就是我不肯去地府投案的原因。”

    “然而,這還是沒有什么卵用,即使你不去地府歸案,地府還是要剿滅你。”丁二苗嘿嘿冷笑。

    “我活著的時候,有很多想剿滅我的人;我死了以后,有很多想剿滅我的鬼。但是最后,他們都被我剿滅了。丁大元帥,不出意外的話,臨水灣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所以,你要當心點。”

    “說得好,但是打仗可不是說話這么輕松。通常,盲目自信喜歡吹牛的人,在電視劇里,都活不過兩集。太尉大人,你也當心點。”丁二苗反唇相譏。

    “呃……,什么叫電視劇?”白起一呆,問道。

    丁二苗哈哈大笑,站住腳步說道:

    “剛才看你們那邊,鬼兵鬼卒們還在忙亂,想必還沒有布置完成。所以,我沒有立刻發動進攻,免得說我欺負你。十二點一過,我就會發動沖鋒。太尉大人,回去做好準備吧。”

    “半渡而擊,不仁也。丁大元帥之舉,有宋襄公之仁,老夫佩服。”白起略一拱手,道:“十二點之后,等你來戰。”

    說罷,白起帶著手下司馬靳,轉身而去。

    而丁二苗卻帶著季瀟瀟和冥界老鬼,繼續向前,走到馬路盡頭,轉了一個圈子,回到出租屋里。

    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半。

    “大元帥,剛才老鬼白起,說你有宋襄公之仁,實際上是在諷刺你,說你婦人之仁……”黑無常憤憤地說道。

    宋襄公其人,大多都知道。

    公元前638年,宋楚泓水之戰拉開序幕。

    楚軍在泓水南岸,渡河發動攻擊,此時宋國的戰將鑒于敵眾我寡,向宋襄公建議乘楚軍半渡而擊之。

    但宋襄公自命為仁義之師,不肯乘人之危而取勝,不采納建議,讓楚軍從容渡河。

    楚軍在布陣時,屬下又勸宋襄公乘楚軍列陣未成發起攻擊,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宋襄公又說不可。在楚軍布陣完成后才擊鼓下令全軍向楚軍進攻,結果大敗,宋襄公自己也受了重傷。

    戰后很多人批評宋襄公沒有抓住戰機,他卻說“君子不重傷,不擒二毛”——君子不去傷害員,不擒頭發花白的人。還說古代的仁義之師“不阻敵于隘,不鼓不成列”。

    第二年夏天,這位滿腦子仁義道德的君子箭傷發作,一命嗚呼。“宋襄公之仁”成了戰爭史上的千古笑料。

    “我當然知道,我聽出來了。不過,我都沒生氣,你激動個什么勁兒?”丁二苗斜了黑無常一眼,道:

    “你們研究研究,這場仗要怎么打,等會兒,誰去打第一陣?這才是正經事,口舌之爭,不必去理會。”

    說著,丁二苗取出毛筆,在雪白的墻壁上,畫下了小區的建筑平面圖,權作軍事地圖之用。

    “小區中間的十字道路,加上外圍的道路,構成了一個封閉的田字形。我們是從中間進攻,還是三路齊發,又或者是先從兩翼包圍?”丁二苗用雨傘,指點著軍事地圖,問道。

    老鬼們看著地圖,竊竊私語。

    半晌,狼牙鬼王說道:

    “大元帥,這第一場沖鋒,只是試探性的進攻,規模不宜太大。所以屬下認為,我們可以三路齊進,但是左右兩翼抵達分界線以后,就按兵不動,然后中路沖擊,先試探一下對方的戰斗力和戰術布置。”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