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112章 開價
?

    “哈哈哈……”萬書高終于有了裝逼的機會,道:

    “二苗哥的心思,只有我能猜到!各位,在給你們解釋之前,請允許我說一個故事。”

    六大陰帥一起拱手,洗耳恭聽。

    趙海芳和金時羽,也一起注視著萬書高,滿臉的期待。

    “話說從前有一個富翁,正在小路上遛狗。突然……,一個殺手跳了出來,舉起手里的手槍,砰砰砰就是三槍!”

    萬書高手舞足蹈,吐沫橫飛:

    “只見三槍過后,富翁的狗倒在了地上。富翁大怒,問那殺手道,你為什么要殺了我的狗?殺手一聲冷笑,回道,有人出一百萬,買你的狗命!富翁一愣,隨后反應過來,擦了一把冷汗,激動地握住了殺手的手,道,你的語文老師是誰?我一定要去好好感謝他!”

    眾人集體無語,丁二苗微微點頭。

    “難道,你們還不明白?”萬書高眨眼問道。

    “哈哈哈……!取你的狗命……!”半晌,趙海芳第一個大笑起來,聲震云霄。

    金時羽也捂著嘴巴,笑的花枝亂顫。

    南門無恙更是咧嘴大笑,滿地打滾。

    六大陰帥對視了一眼,一起向丁二苗鞠躬謝△,..罪:“大元帥略施小計,就戲弄蘆賢子于股掌之間,實在高明!”

    “行了行了,少拍馬屁。”丁二苗揮揮手,道:

    “不是我高明,是蘆賢子太過于依仗讀心術了,所以平時,一定缺乏思考能力。果然沒錯,一個簡單的腦筋急轉彎,他就沒辦法識破。你們這就回去一個,給秦廣王說一聲。”

    黑無常忍住笑,道:“是,我這就回去,通知冥王殿下,讓他準備一條狗,等你過去,取了他的狗……的命。”

    “等等,”丁二苗抬手制止了黑無常,道:“我聯系你們,實在不方便。你們留下一點東西給我,讓我可以召之即來。”

    黑無常點點頭,和白無常同時動手,從自己的拘魂索末端,摘下了一個鐵環,遞給了丁二苗,道:“大元帥,只要鐵環在一起一磕碰,我們兩兄弟就會收到信息,立刻趕來。”

    丁二苗這才點點頭,把鐵環收起來,道:“那好,你們隱身吧,送信回冥界的事情,就讓日游神辛苦一趟。”

    日游神領命,化風而去。其他五大陰帥和南門無恙,也各自隱身,消失無蹤。

    “媽呀,幸好剛從陰間回來,見鬼見的多了,要不突然看到這些家伙,會嚇死!”趙海芳說道。

    丁二苗一笑,帶著大家繼續下山。

    “丁大兄弟,你什么時候,解決我的事?”背包里,傳來女鬼歐陽婉萍的聲音。

    趙海芳嚇了一跳,一把抱住丁二苗,問道:“又是誰在說話?”

    “沒事沒事,是一個鬼朋友……”

    丁二苗安慰了趙海芳一句,問歐陽婉萍道:“今晚吧歐陽大姐,你和南門無恙,有沒有商量好對付封青云的辦法?”

    “早就商量好了,就等你點頭!”歐陽婉萍興奮地說道。

    “只要不玩出人命,我都能答應。”丁二苗一笑,又問道:“你們打算怎么對付他?”

    “南門大哥要變成封老頭子的樣子,去做他爹。去逼著他給我認錯,嘿嘿……”歐陽婉萍得意地大笑。

    “好辦法,真是好辦法……”丁二苗有些無語。

    感情這兩人,前天商量了一夜,就想出這么個錦囊妙計?

    一點不好玩啊,唉,要是拴住還沒有投胎,一定會玩出豐富多彩的花樣來!

    回到山下,封家的司機還等在路邊,當即就發動汽車,帶著眾人回城。

    先把金時羽和趙海芳送了回去,然后丁二苗和萬書高回酒店,洗澡吃飯睡覺,不用細說。

    下午的時候,封老頭子來請。丁二苗又去了封家,看望了一次封青云。

    現在的封青云已經醒來,就是身體虛弱,氣色不好。

    “丁大師,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我現在感覺渾身無力,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完全恢復?”封青云虛弱地問道。

    “渾身無力,一者是因為這次被攝魂,魂魄還沒有完全穩固。二來,也是你平時縱、欲過度,不知節制所引起的。”

    丁二苗一邊把脈,一邊打量著封青云的氣色,毫不客氣地說道:“以后別做拼命三郎,補腰子的藥,少吃為妙。”

    “沒有啊,丁大師……”封青云的臉一紅,支支吾吾。

    “有沒有你自己心里有數,不用多說。”丁二苗松開手,取出一張定陽符,燒化以后,讓封青云沖水喝下去。

    喝了符水的封青云,立見好轉。

    封家上下,感激不盡。

    “丁老弟,這次的辛苦費,我已經轉給了王浩嵐,一共是一百萬。”封老頭子上前,道:“不成敬意,請丁老弟一定笑納。”

    “一分錢,我都不要。我說了很多次了,這次不是為了封青云來的,是為了王浩嵐來的。”丁二苗斷然拒絕,起身道:“你們要感謝,就感謝王浩嵐吧。但是,我不會要王浩嵐一分錢的。告辭了,回酒店繼續睡覺。”

    封老頭子見丁二苗脾氣古怪,只好作罷,陪著笑臉送走了丁二苗。

    晚飯后,丁二苗洗了澡,給季瀟瀟打了一通電話,聊了許久,這才掛斷。

    歐陽婉萍和南門無恙一起飄了過來,問道:“二苗哥,我們可以去了嗎?”

    丁二苗看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了,便揮揮手:“去吧,別鬧出人命。”

    歐陽婉萍和南門無恙答應了一聲,興高采烈地化風而去。

    丁二苗微微一笑,起身走到萬書高的房間,和萬書高喝茶吹牛逼,一邊等待歐陽婉萍的捷報。

    “二苗哥,如果歐陽她們去胡鬧,那么封家不又得請我們去捉鬼?”萬書高眨巴著眼睛,問道。

    丁二苗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

    “那么這次,我們能不能跟封家要點錢?”萬書高的眼神亮了起來,問道。

    “可以要一點,到時候,你開價好了。”

    萬書高大喜,湊過臉來:“二苗哥,開價多少比較合適?”

    丁二苗沉吟了一下,道:“這個,我要問問歐陽大姐,你別急。”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