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071章 交換俘虜
?    萬書高終于得意地笑了,邀功似地看著丁二苗。

    丁二苗卻哭笑不得,忍住笑,問那女鬼陳蓉,道:“好,你說說,你在黑竹溝鬼寇中,真實身份是什么?”

    “我是……祁利叉王的夫人,唯一的夫人。”陳蓉說道。

    鬼王唯一的夫人?

    丁二苗有些不敢相信,又從漁網里抓出一個攝青鬼將出來,問道:“這女鬼說的,是不是真的?”

    攝青鬼將見鬼王夫人都已經開了口,也不再倔強,點點頭,道:“是真的。”

    “祁利叉王,和這個女鬼的感情,怎么樣?”丁二苗又問道。

    “大王對王妃……非常看重。”攝青鬼將掃了一眼陳蓉,說道。

    丁二苗一笑,圍著陳蓉轉了幾圈,笑而不語。

    丁二苗又一笑,扯著萬書高走到了一邊。

    有些話,丁二苗不好說,還是讓萬書高說出來,效果更好。

    某些時候,猥瑣也是大殺器。現在對付陳蓉這樣的女鬼,萬書高的猥瑣,恰恰可以派上用場。

    兩人在一邊耳語了幾句,萬書高賊笑著連連點頭。

    轉了回來,丁二苗給楊勇劉然丟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倆回避一下。劉然自然明白,臉色紅紅地拉著楊勇,走向了一邊。

    “咳咳……,女鬼陳蓉,你給我聽好了!”萬書高咳了兩聲,奸笑道:

    “現在,你可以選擇一名攝青鬼將,回去給祁利叉王送信。就說我們愿意用你,來交換我們這邊被抓去的馬面老鬼。你要是不答應,嘿嘿,嘿嘿,你懂得……”

    說著,萬書高的眼光,又不懷好意地掃向了野豬尾巴。

    用陳蓉交換馬面老鬼,是丁二苗的主意。要是不把馬面救回來,牛頭哭哭啼啼的,實在煩人。

    “你又想干什么?”陳蓉憤怒地問道。

    “干什么?我還能干什么?”萬書高大笑,走了幾步,拾起剛才的樹枝,指著野豬尾巴,說道:

    “還是老辦法,把你的魂魄,塞進野豬的身上。然后,我要當著這里所有攝青鬼將的面,嘿嘿,爆你的菊花……!讓這些攝青鬼將都看看,平時儀態萬方的、尊貴的鬼王夫人,被爆菊花的時候,是一副什么樣子,哈哈……”

    “你無恥!”陳蓉羞臊難當,身影一陣虛化,眼看就要魂飛魄散。

    漁網里的攝青鬼將們,一起面對陳蓉跪了下來,大叫:“夫人……”

    丁二苗早有準備,一張紙符飛了過去,將陳蓉收入符中。

    隨后,丁二苗又連續幾道固魂咒打出,再把陳蓉放了出來。

    不堪羞辱的陳蓉,終于點頭,道:“好,我答應你們,但是大王愿不愿意交換人質,我可不敢擔保。”

    “不是人質,是鬼質。”萬書高糾正了一下,又道:“如果祁利叉王不愿交換,那么,就只好委屈你了,哈哈……”

    陳蓉惡狠狠地瞪了萬書高一眼,轉向剛才被丁二苗抓出來的攝青鬼將,道:“你回去通知大王,把他們的……意思,跟大王說一下。”

    攝青鬼將跪下來,對陳蓉磕了一個頭,起身欲走。

    “等等!”萬書高伸出樹枝,攔住了那鬼將,道:“告訴你們的鬼王,要是不識抬舉的話,我就把陳蓉折磨一萬遍!聽到沒有?”

    “聽到了。”攝青鬼將點點頭,起身飄去。

    丁二苗這才揮揮手,讓姬方遠收了漁網里的鬼將。而女鬼陳蓉,也被丁二苗重新收在紙符里。

    牛頭老鬼從草叢里飄了出來,在丁二苗面前磕頭謝恩:“多謝大元帥。”

    “起來起來,整天哭哭啼啼,娘們似的!”丁二苗揮揮手,帶著大家,找了一個陰涼處,略作休息。

    廝殺一夜,又因為喝了一點酒,所以丁二苗很快就睡了過去。萬書高和姬方遠,還有楊勇劉然,都背靠山石休息。

    反正有黑白無常值班,又是大白天的,大家不擔心遭到鬼寇襲擊。

    而那頭小野豬,則被拴在一邊的大石頭上,牛頭負責看管。

    雖然在野外,條件極差,但是大家這一覺,都睡的格外香甜。

    一覺醒來,竟然已經是午后,紅日偏西。

    丁二苗揉了揉眼睛,發現姬方遠正在打太極活動筋骨,楊勇劉然和萬書高,還在沉睡。

    “放回去的攝青鬼將,回來了沒有?黑竹溝那邊,有沒有消息過來?”丁二苗問一邊焦躁不安的牛頭老鬼。

    牛頭很絕望地搖頭,道:“回稟大元帥,一直沒有消息。”

    難道,這個祁利叉王根本就不在意這個唯一的老婆陳蓉?丁二苗微微有些意外。

    按理說,一個鬼王妃子,換一個馬面老鬼,祁利叉王應該是占了便宜才是啊。

    最起碼,女鬼陳蓉長得漂亮,比馬面老鬼那張馬臉好看一萬倍吧。祁利叉王可以抱著陳蓉干點什么,卻不能在馬面身上,尋找到什么樂趣吧?

    正在沉吟之間,黑無常突然縱身飄出,攔在丁二苗的身前,沖著東南方向刮來的旋風大喝:“什么東西?”

    “我是祁利叉王的使者,請勿吃驚。”旋風轉了幾轉,一個鬼影現出,卻是一個胖大和尚。

    胖和尚打量著眾人,合掌問道:“阿彌陀佛,請問哪位施主,是蕩寇大元帥?”

    “我就是。”丁二苗背負雙手,緩步上前。

    “阿彌陀佛……”胖和尚再次合掌,道:

    “祁利叉王有旨,請丁大元帥,在今晚子時,帶著鬼王夫人陳蓉,來鬼王殿上一敘,順便帶回馬面陰帥。馬面陰帥目前在鬼王殿上,一切安好,諸位不必擔心。”

    萬書高這時候也已經被驚醒,當即跳了起來,叫道:

    “兀那和尚,你家什么鳥鬼王,好大的口氣,敢叫我們大元帥去你們鬼巢?為什么,不是你們鬼王,來這里交換俘虜?”

    姬方遠和丁二苗都暗自點頭,萬書高這幾句話,還算是個明白人。

    交換戰俘,一般都在兩軍陣前,兩邊同時放回俘虜。沒有哪一方,帶著俘虜去敵營交換自己人的例子。

    那不是帶回己方俘虜,而是送羊入虎口,會把自己也給搭進去的。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