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947章 知足
?

    丁二苗眼睛一亮,脫口說道:“還有什么餿主意,趕緊說出來!”

    本來,丁二苗心里也有些打鼓,現在梁良說還有萬全之策,所以丁二苗急不可待,連聲催促。

    “不是餿主意,是錦囊妙計!”梁良又來。

    “行行行,好好好,錦囊妙計趕緊說吧,梁先生梁老師梁秀才!”丁二苗幾乎抓狂。

    跟一個書呆子交流,真他媽費勁。

    梁良這才一笑,道:“丁先生還記得那個文曲星下凡的潘一鋒嗎?”

    我去,又來一個書呆子?

    “記得,記得,可是這件事,跟他有什么關系?”丁二苗問道。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丁先生還是要準備一份潘一鋒的判詞,到時候,地府之中更加沒有敢刁難的。而且就算事后,冥王找你麻煩,你也可以推卸責任,說是魁星的主意。”

    丁二苗沉吟了一下,道:“你這是讓我,拉一個墊背的?”

    “不是墊背,是后臺。”梁良嘿嘿笑道:“魁星潘一鋒,就是我們的后臺。”

    丁二苗點點頭,道:“帶上潘一鋒的判詞,的確是多一份把握,他寫的東西,更能打動人。可是……,如何騙取他的判詞,這個還需要仔細想想。”

    季瀟瀟脫口說道:“這次的判詞,可不是一份。綠珠和李偉年至少就要一份,栓柱一份,梁良一份,康誠洛英一份,一共要四份啊。”

    “沒錯,至少要四份。”丁二苗摸了摸下巴,運轉心思。

    如果加上林兮若的,那么就要五份了。一次騙取潘一鋒的五份判詞,也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丁夫人說的沒錯,我們需要四份判詞。”梁良也皺著眉頭,道:

    “這四份判詞,必須是潘一鋒,在真性情流露之時的作品,若是平常胡亂填寫,可沒有效果。如何激發他的真性情,這個需要慎重考慮,慎密謀劃。”

    丁二苗在屋子里走了幾步,道:“大家集思廣益,都想想,這次用什么辦法才能激起潘一鋒的才氣?”

    上次用的是偷看潘一鋒的女神劉青慧的套路,但是后期,也被潘一鋒所察覺,所以那個辦法絕不可用,這次必須另辟蹊徑,再出奇兵才能奏效。

    “要不,多給一些錢?”顧青藍遲疑著說道。

    “萬萬不可!”梁良急忙揮手否定,道:“魁星的判詞,一旦沾染上了銅臭,那就毫無效果了。”

    顧青藍瞪了梁良一眼,不再說話。

    季瀟瀟眨著眼睛,忽然一笑,道:“二苗,我也有一個錦囊妙計餿主意,你看行不行。”

    “瀟瀟的主意,一定行,說說。”丁二苗眼神一亮。

    “嘿嘿……”季瀟瀟的臉上帶著壞笑,低聲說道:“還是梁良剛才說的故事,鬧陰司司馬貌斷獄。我們可以讓那書呆子潘一鋒,做一次司馬貌。”

    梁良搖頭,道:“不行不行,潘一鋒沒有接到邀請,怎么可能進入地府?”

    “別插嘴。”丁二苗止住了梁良,看著季瀟瀟道:“瀟瀟接著說。”

    季瀟瀟點點頭,壞笑道:“潘一鋒也不需要進入地府。我的意思是,我們偽造一個地府,把潘一鋒給抓過來。”

    “好主意!”丁二苗和顧青藍齊聲大喝,喜出望外!

    梁良卻瞪著雙眼,茫然不解,問道:“我不大明白,丁夫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瀟瀟的意思,是在這里布置一下,布置成地府的樣子,然后我們冒充鬼差,把潘一鋒抓來。騙他說,這兒就是地府,因為他是魁星下凡,所以請他來斷案子的。到時候,讓綠珠和栓柱,還有康誠洛英,還有你梁先生,一個個上場哭訴。只要打動了潘一鋒,判詞什么的,還不是水到渠成?”

    顧青藍瞪了梁良一眼,把大致計劃說了一遍。

    “沒錯,我就是這個錦囊妙計餿主意!”季瀟瀟嘿嘿大笑。

    梁良目瞪口呆,思索一番后豎起了拇指:“丁夫人女中諸葛,梁良拜服不已!此計大妙,而且天衣無縫!”

    丁二苗也激動不已,道:“我再耽誤一晚,召集所有的當事鬼魂,大家開始布置這件事。”

    “宜早不宜遲,畢竟只有三天時間。”梁良拱手說道:“成敗在此一舉,梁良愿聽丁先生差遣。”

    丁二苗打斷了梁良的廢話,立刻打電話,讓李偉年和萬書高即刻趕來。

    當然,丁二苗是讓李偉年,帶著綠珠附體的林兮若,一道過來的。還有栓柱,也在邀請之列。

    然后,丁二苗念動拘魂咒,頃刻間將康誠洛英拘到。

    “大?法師找我們,有什么吩咐?”康誠洛英一起鞠躬,問道。

    “是關于你們的去向前程,你們聽我說……”丁二苗把剛才的計劃,仔細地說了一遍,又道:

    “你們跟隨我一場,這次有了機會,我便給你們一個去處,讓你們結束這躲躲藏藏的日子,在陽光下重新做人,也算是我給你們的交代了。”

    康誠洛英一起跪了下來,感動涕零:“大?法師,可是我們受你照顧多日,卻一直無以為報。這一去,你的恩情便……”

    “罷了罷了,我幫你們,也不是圖謀你們的報答。”丁二苗揮揮手,問道:“你們有沒有什么別的要求?有的話,就說。”

    洛英偷眼看了看身邊的愛侶,道:“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別無所求。”

    “我也是。”康誠感動地看著洛英,情深意切。

    “是投胎為嬰兒,還是附體枉死的情侶,再世為人?”丁二苗又問。

    康誠洛英商量了一下,最后康誠說道:“若是投胎為嬰兒,肯定不得在一處。而我和洛英,卻又不愿意有片刻分離。所以懇請大?法師,讓我們附體枉死的情侶,一旦醒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一起。”

    “我盡力,不過你們也要做好準備,如果找不到合適的附體對象,那么只有讓你們投生為嬰兒,從頭開始。”丁二苗說道。

    康誠洛英默默點頭,似乎有些不如意。

    “投生為嬰兒也挺好的,反正你們都有記憶,等到幼兒園的時候,就可以互相聯系了。要是害怕找不到對方,可以先聯系我們。”季瀟瀟撇嘴,道:

    “不管做人還是做鬼,都要知足。”

    ...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