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596章 問題寶寶
?

    (答謝書友天口本尊的一萬書幣打賞,加更以示感謝,并祝開心。)

    丁二苗和帶著李偉年跨過鬼門關,順著眼前的青石大道,徑自向前。

    路上依舊是人山人海,摩肩擦踵。不過有的人憂心忡忡,有的人悲悲戚戚,有的人卻安然信步。丁二苗的腳步很快,李偉年發,自己竟然要小跑著,才能跟得上。

    “二苗哥,怎么你走的這么快啊,從來沒見過你這么急。”李偉年邊走邊問。

    丁二苗也不停步,說道:“李隊,你要知道,眼前就是黃泉路,兩萬四千里啊。走得慢,什么候才是盡頭?”

    李偉年一愣,問道:“二苗哥,在上面的時候,你不是說四萬八千里?怎么到了這里,又變成兩萬四千里了?”

    “是啊,從這里到酆都鬼城,兩萬四千里。出了酆都鬼城,還有兩萬四千里,才到望鄉臺。望鄉臺是我們的搜尋終點站。剛好剛好四萬八千里啊。”丁二苗解釋道。

    李偉年半懂不懂地嗯了一聲,又問:“這么長的路,我們要走多久,才能走到盡頭?”

    “一天之內走到酆都城,如果路上找不全孟依濃的魂魄,就在酆都城里再找一天。要是仍然找不齊全,再從酆都城出發,找到望鄉臺。一共三天,希望能夠完成。”

    李偉年又迷糊了,問道:“三天,你不是說,明天四點之前,一定要回去嗎?”

    丁二苗大步向前,笑道:

    “這個你就不懂了吧?有句話聽說過沒有?天上一天,人間一年。人間和冥界的間,也差不多。上面一個時辰,下面就是一天。從我們下來,到凌晨四點,有三個時辰,所以我們在這里,有三天的時間。”

    “可是一天之內,我們怎么走完兩萬多里路?”李偉年說道。

    丁二苗用手一指,道:“你回頭看看。”

    李偉年一回頭,只發現剛剛被自己超越的路人,已被丟的不知去向了。

    再一回頭,身前已經沒有丁二苗的影子,茫茫人海,淼無所蹤。

    “二苗哥,二苗哥!”李偉年吃了一驚,踮著腳大叫。

    前方很遠的地方,丁二苗忽然又跳起來,踩在人頭上高喊:“往前走啊,我在這里等你!”

    “啊?已經走了這么遠?”李偉年急忙一番狂奔,追上丁二苗,又問:“可是你走的這么快,能找到孟依濃嗎?這么多人都在路上,很容易漏過去的啊。”

    “不會的,孟依濃的魂魄被撞飛,直接沖進冥界,速度很快。用人間的話來說,慣性很大。所以我們在半天的路程里,不用去找,盡管走就是了,孟依濃肯定在前面。”

    李偉年點點頭,表示明白了,緊跟著丁二苗大步而行。

    “二苗哥,你確定孟依濃的魂魄在這里嗎?”

    “肯定確定啊,要是孟依濃的魂魄不在這里,那就在人間游蕩,可是我在上面招魂沒有成功,說明只能在這里。”

    “對了二苗哥,你經常來這里吧?我看那個什么張春周成,跟你很熟的?”

    “也不常來,一共來過兩次。這是第三次。”丁二苗說道:“不過,前兩次來的時間,都很長,每次都是七天左右。換成冥界的時間,就是八十天左右了,接近三個月。”

    “對了二苗哥,那個什么孟婆橋在哪里?”

    “大哥,那不叫孟婆橋,也不叫外婆橋,那叫奈何橋啊。”丁二苗哭笑不得。

    “對對對,奈何橋。”李偉年又問:“聽說奈何橋上有個賣湯的老太婆,姓孟是嗎?我們怎么沒有看到奈何橋?”

    “過了望鄉臺,進了閻羅殿,上過三生石,判下來生之后,才會踏上奈何橋……。過了奈何橋,那就投胎了,明白不?”丁二苗解釋道:

    “孟婆湯不是賣的,是送的。對了,孟依濃也姓孟,說不定孟婆跟她還是本家。”

    一路上,李偉年就像個問題寶寶一樣,問東問西問個不停。丁二苗一邊走一邊解釋,倒是不至于太悶。

    前方的道路,越來越擁擠。丁二苗和李偉年在人群中奮勇直前,都擠出了一身的汗。

    忽然間前方的人都停住了腳步,行動緩慢。

    “閃開閃開,鬼差辦案,閑雜人等一律閃開!”丁二苗心中焦急,掐起手指,口中念了幾遍幾遍咒語。

    隨著咒語念出,李偉年驚的發現,丁二苗原本干干凈凈的額頭上,顯出一個金光閃閃的“敕”字來!

    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見到丁二苗頭上的金字,都面露畏懼之色,紛紛閃開在一邊。丁二苗乘機一拉李偉年,大步向前。

    沒走幾步,丁二苗和李偉年才發現,原來前面有流動鬼差,在抽查路引。

    稽查的鬼差到丁二苗頭上的金字,微微點頭,便示意放行。丁二苗道了一聲謝,帶著李偉年揚長而去。

    過了盤查路口,丁二苗這才松開指訣,頭上的金字,也隨之隱去。

    “好神啊,二苗哥,沒想到你在冥界這么威風!”李偉年敬佩不已,覺得丁二苗特牛逼了,在陰間也能橫沖直撞。

    丁二苗苦笑,道:“威風個毛啊,這鬼地方一點不好玩,要不是沒辦法,鬼愿意來這里!每次掐訣念咒,把頭上的這個字弄出來,都要使出吃奶的勁!”

    這一段路,因為后面的盤查,所以不是太擁擠。丁二苗帶著李偉年急速奔行了一番,左顧右盼之后,漸漸放慢了腳步。

    “李偉年,差不多有幾千里路了,在放慢一點,注意人群中,那些癡癡呆呆的身影。別錯過了孟依濃的魂魄。”丁二苗吩咐道:

    “你看著左邊,我看著右邊,全方位搜素,應該不會漏掉的。”

    李偉年點點頭,扭著頭斜著眼,看著大路的左邊。

    大路非常寬闊,總有十幾丈的模樣。丁二苗和李偉年,邊走邊看,又走了半晌,依舊沒有發現孟依濃的魂魄。

    前方一大群人圍在一起,貌似在看熱鬧。

    丁二苗用手一指,示意李偉年一起去看看。知道走了過去,才發現那兒水泄不通,圍了有密密麻麻幾十圈的觀眾,根本擠不進去。

    “鬼差辦案,閑雜人等一律閃開!”丁二苗大吼一聲,又把額頭上的敕字弄了出來,驅散了部分圍觀者,帶著李偉年擠了進去。

    “找到了,二苗哥,你看!”李偉年一看人圈中的那個女人,不由得大喜過望。

    復制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