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574章 耳熟
?

    (答謝書友小君君的一萬書幣打賞,加更。更多精彩請訪問)

    珠又羞又臊又幸福,鬼臉一,正欲卻又突然變色,叫道:“朧車又了!”

    李偉年回頭一看,朧車已殺到了自己的身后,不足三尺遠的地方,想躲避,已無可能……

    “翻天靈印結掌心,天府城中會風云。弟子吳展展,有公上身!”

    嬌叱聲中,一條鐵索凌空飛到,啪地一聲抽在朧車之上,隨后轟地一聲巨響,巨大的牛車四分五裂,木屑飛上半空,夾雜著朧車鬼的慘叫……

    “東瀛倭奴,今天一個都想走!”吳展展從半空中翻著跟頭落地,站在丁二苗的身邊,一雙美目掃過四周,冷面如霜。

    “妹,你怎么了?”眼吳展展殺到,丁二苗心中大喜。

    剛才拼斗平將門,雖然險中求勝,僥幸扳回局,但是丁二苗也是殺敵一千自八百,此刻渾身疼痛,精疲力竭。而且剩下的東瀛群鬼困獸猶斗,窮兇極惡,丁二苗也不知道能支撐多久。

    在,吳展展殺到,可謂大局定矣!

    而女鬼珠到吳展展,卻吃了一驚,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化作一縷煙,鉆進了李偉年的懷里。不是上次解救栓柱,珠得罪了吳展展嘛,所以在,珠擔心吳展展向自己下手,躲到了李偉年的身上。

    “你不知道嗎?”面對丁二苗的詢問,吳展展很奇怪,道:“是李清冬讓我埋伏在外面,聽到聲就過接應的。先不這個,等我滅了這幫東瀛鬼子再!”

    一言未畢,吳展展已揮動無常索,卷向了攻上的目一坊。

    丁二苗瞪了李清冬一眼,道:“老伙,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一聲?”

    李清冬一道掌心雷逼退了黑牙鬼,沖著丁二苗笑道:“叔,我這叫運籌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難道我會告訴你,外面的炮竹也是我安排的嗎?嘿嘿……”

    “完事了以后,再跟你算賬!”丁二苗瞪了李清冬一眼,看吳展展收拾東瀛鬼。

    只吳展展的鐵索去勢凌厲,呼嘯有聲,目一坊不敢迎接,身避讓。知道吳展展手臂一抖,右手中的無常索竟然脫手飛出,追上去纏住了目一坊的脖子。

    “哪里走?”吳展展一聲嬌喝,左手無常索再次揮出,已卷住了先前那條鐵索的尾梢,往回一帶,慘叫聲中,目一坊已被收進手鐲之內。

    接下,吳展展更不客氣,只手鐲對撞,當地一聲,已然震碎了目一坊的三魂七魄!

    丁二苗精神大振,彎腰對著腳下,一口血霧了出。腳上的淤泥,被血霧中,漸漸失去了粘性,丁二苗終于拔腳而出。

    “妖孽,吃我一枚銅錢!”丁二苗的銅錢再次飛出,撲向裂口女。

    樹圈外圍的煙花,還在繼續炸響,天空中,朱砂粉依舊悠悠而落;李偉年和萬書高拿著朱砂槍亂掃;李清冬的掌心雷不停,吳展展更是生猛,條鐵索神出鬼沒,所向披靡……

    鬼哭狼嚎不斷。

    戰斗在幾分鐘后宣布完結,所有東瀛鬼子,集體陣亡,無一漏網。

    吳展展收了無常索,環四周,發天邊已出了一線曙光。

    “大家都沒事吧?”吳展展道:“我和顧青藍在外面等了半夜,聽到聲以后,才開始點炮竹的。好像……遲了一步?”

    “藍姐也回了嗎?”丁二苗大喜,看著四周道:“她在哪里,我怎么沒看到?”

    “我在這里啊,二苗。”樹圈外人影一閃,顧青藍走了進,笑嫣然。

    到丁二苗的臉色,顧青藍臉色一變,道:“二苗,你好象受傷了。”

    “我沒事,就是血多了……”丁二苗腿上一軟,跌坐在地。顧青藍趕緊搶上,在一邊扶住了他。

    李偉年沖著大家喊了一嗓子,道:“我也受傷了,我先回去,我要去看醫生。”罷,他撒開腿丫子,大踏步地沖下湖心島,刻間不蹤影。

    因為珠躲在他的懷里,他能感覺到珠對吳展展的畏懼,所以不敢久留。

    “奇怪了,受傷了,還能跑得這么快?”吳展展看著李偉年消失的方向,微微搖頭。

    萬書高抹了一把臉上的淤泥,沖著吳展展一豎大拇指,道:“好身手,比我二苗哥還厲害!”

    “是嗎?”吳展展得意地一笑,忽地又皺眉看著萬書高,問道:“你是,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你的聲音……聽起很耳熟?”

    當然會感到耳熟了,那次在無燈巷,丁二苗安排萬書高當成路人,被珠“殺死”,以此造成吳展展的分心,然后乘機解救栓柱。果這個萬書高想占便宜,在“臨死”之前,向吳展展索吻……

    萬書高突然也想到了這件事,嚇得冷汗直冒,擺手道:“我們是第一次面,你怎么會對我的聲音耳熟?哎呀……好像我也受傷了,我的腿斷了,我要去醫院!”

    還沒完,萬書高已轉身,跌跌撞撞地追著李偉年而去。

    吳展展揉著太陽穴,道:“丁二苗,怎么你的朋友一個個都神兮兮的?剛才這胖子,自己腿斷了,還能跑得這么快?”

    丁二苗在顧青藍的攙扶下站了起,訕笑道:“這個……,我也不大知道,估計是剛才戰斗太激烈,他們受了驚嚇,所以無倫次。走吧妹,先回去休息一下,我跟你慢慢。”

    林兮若收了手中,走上前,學著大俠的模樣,沖著吳展展一抱拳:“多女俠仗義相助!”

    “不客氣,我也不是幫你的,是過幫助丁二苗的。”吳展展一揮手,不咸不淡地道。

    “妹,這是山城警局的林隊。”丁二苗一笑,介紹了一下:“警花姐姐,這是我妹吳展展。”

    林兮若點點頭,道:“就是上次,那個龍什么的徒弟?果然厲害!”

    “你認得我父?”吳展展一愣。

    “當然認識啊,上次我……”

    “上次龍叔幫她破了一個大案子!”丁二苗嚇了一跳,趕緊打斷林兮若的,道:

    “警花姐姐一直想找機會感一下龍叔的,可惜,龍叔已仙游,這輩子,也沒這個機會了。”

    如果林兮若一口快,把上次惡搞龍雙火的事情出了,那可就玩笑開大了。

    林兮若這才反應過,點頭道:“哦……,對對對,就是這樣的,就是這樣的,真沒想到,龍大俠他已……,唉!”

    吳展展不知其中內情,神色黯然,道:“多好意,心了。不過我父,很少跟你們官家的人打交道,他能幫助你破案,也算是一種緣分吧。”

    眾人收拾了一番,步走下湖心島。顧青藍攙著丁二苗,小心翼翼。

    林兮若掏出手機想看下間,知道無巧不巧的,電在這個候響了起。

    接通電,林兮若大嗓門吼了幾句,突然變色,看著丁二苗道:“二苗,又了!”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