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573章 兵不厭詐
?

    剛才丁二苗和平將門都是有言在先,某一方如有人出手偷襲,就不算好漢,就要自殺罪。在,東瀛鬼方面,兵主部用手中的刀柄偷襲丁二苗,打破了雙方的定。

    “丁二苗,你贏了……。我算,以死罪!”

    平將門面如死灰,舉起手里的東瀛刀,刺向自己的頭顱。噗地一聲,武士刀從他的右鬢角刺入,又從左鬢角貫出。

    “將軍……!”東瀛群鬼各自駭然。平將門的致命弱點,就在鬢角之上,這一刀下去,神仙難救。

    “喂,不用這么認真啊,再過……”丁二苗故作惋惜地一伸手,足嘆,道:“真英雄,可惜了,唉……”

    心里卻竊笑不已,眼前的東瀛群鬼之中,只有平將門和兵主部戰斗力最強,一舉消滅這個東西,接下勝算大增。

    “丁二苗,你……,你夠奸。”平將門雖然舉刀自戕,但是并沒有立刻死去,拼盡最后的力氣,道:

    “我明知這是你的,但是仍然決議自殺罪,就是要讓你知道,我們東瀛人的信義……”

    李清冬連連鼓掌,道:“平將門果然言而有信,佩服佩服。”

    平將門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轉身看著東瀛群鬼,道:“我和兵主部一死,你們這里,恐怕不是丁二苗的對手,都……撤吧。”

    “將軍……!”東瀛群鬼一起圍上,群情激昂,七嘴八舌:“將軍,我們要你報仇,我們不走!”

    丁二苗和李清冬對一眼,同喝道:“一個都想走!”

    東瀛群鬼都是聞言一震,平將門艱難地轉身,道:“你、你好奸!我已認輸,難道……你、你還想趕盡……殺?”

    “哈哈哈,豈不聞兵不厭?”丁二苗仰天大笑,隨即正色道:

    “你們生前是兵,侵略我中華;死后陰魂不散,變身惡靈,聚眾作亂,也屬于陰兵!軍相逢,有什么奸不奸的?妖孽,都我受死!”

    音未落,丁二苗手中的蘸血銅錢著劍身飛出,直取平將門。

    “將軍小心!”山賊鬼越猛地撲了過,巨大的身軀,擋在平將門的身前。轟地一聲響,銅錢炸開,把越大的腦袋崩上了半空!

    余震未消,波及到已垂死的平將門。平將門的身體晃了晃,突然委在地,抽搐一陣之后,消失無蹤,只剩下一件白色的浪人服……

    平將門一死,東瀛群鬼無首,各自慌。杖入道一聲嘶吼,道:“大家一起上,跟他們拼了!”

    音未必,丁二苗又一枚銅錢飛到,正中杖入道的前胸!

    轟……!

    杖入道被震飛一丈多遠,恰恰落在李清冬的身邊。李清冬抬手一道掌心雷劈出,將這個杖入道了了。

    砰砰砰!

    與此同,林兮若拔在手,向著天空連開三。

    聲震耳,東瀛群鬼又是短暫地一愣。

    兵貴神速,就在東瀛群鬼被聲一震有些發呆的候,丁二苗又是枚銅錢飛出,一枚擊中了袖引小僧,一枚打中了二口女。

    袖引小僧是個小屁孩,不起丁二苗的銅錢,身體抖了抖,隨即煙消云散;二口女修為高一些,但是也被炸掉了一個胳膊,哀嚎不已……

    混戰,由此拉開帷幕。

    “試試我的法器!”萬書高和李偉年也同發作,各自掏出一把,沖著東瀛群鬼亂打。

    丁二苗一愣,暗道這個伙怎么的,還帶著消音器,怎么聲音不響?

    隨后丁二苗就察覺到不對,萬李二人的,不僅擊發的候聲音很小,而且打出的根本就不是手子彈,而是會炸開的朱砂彈!

    朱砂這玩意,對鬼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但是數量太少,作用也不大。李偉年和萬書高不會法術,只好利用這種改裝的玩具,催發朱砂彈。

    雖然作用不大,但是放屁添風,聊勝于無。假如鬼子被打中,身形總要停滯一下,這對于混戰中的丁二苗,都是機會。

    當然,能想起用手打鬼的人,一定是神算子李清冬了。

    砰砰砰砰砰砰……

    就在人鬼大戰拉開帷幕的那一刻,隨著林兮若的聲,樹圈的外圍,也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炮竹聲。一枚枚煙花彈,呼嘯著鉆進夜空,在云霄中炸響,噼啪不絕此起彼伏。

    隨后,朱砂粉如春雨連綿,不住地落下,砸在樹葉上,沙沙作響。

    面對鋪天蓋地的朱砂彈,東瀛群鬼無法遁形,驚惶不已。混亂中,丁二苗的銅錢,又命中了溺之女,將她炸的魂飛魄散。

    正在高興的候,忽聽的萬書高一聲慘叫。丁二苗急忙扭頭去看,卻萬書高的臉上,一片黑乎乎的。原,是被泥田坊的淤泥砸中。

    “他們在外面還有埋伏!大家跟著我,一起沖出去!”朧車鬼大叫一聲,催動他的牛車,呼嘯著沖向李清冬。

    牛車轟轟作響,就像火車頭一樣,勢兇猛。李清冬躲閃不及,抬手又是一道掌心雷。與此同,丁二苗也飛出一枚銅錢,從旁邊救護。

    因為牛車體積巨大,所以李清冬的掌心雷和丁二苗的銅錢都一起命中,連續聲巨響,光爆閃。

    但是這牛車似乎皮糙肉厚格外結實,挨了下子之后,戰斗力還在,依舊追著李清冬撞。畢竟上了年,腿腳不是那么靈活,眼李清冬就要被牛車撞個正著。

    丁二苗想撲過搭救李清冬,可是剛一動腳,卻發雙腳已被一大堆淤泥纏住。這次泥田坊弄的淤泥,就跟漿糊一樣,粘性十足賽過膠水,急切間讓丁二苗無法拔足。

    “我救你!”

    千鈞一發的候,一道影從李偉年的身上飛出,筆直地撞向李清冬,卻是珠勢不對,果斷形。

    就在牛車快要撞上李清冬的一瞬間,珠推開了李清冬!但是漫天落下的朱砂粉,也讓珠的身體瑟瑟發抖,面色蒼白。

    “珠,快回!”李偉年大吃一驚,撲了過去,一把摟住珠,將她護在懷里。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