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572章 一箭雙雕
?

    也幸好平將門沒有追擊,否丁二苗再無招架之力。更多精彩請訪問

    雖然剛才逃過一劫,但是丁二苗也被震得手臂發麻手掌劇痛,幾乎要握不住萬人斬。而且胸中氣血翻騰,鼻子中聞到了一股血腥氣。

    用手一抹嘴,果然,嘴角已有鮮血溢了出。

    “二苗。”

    “叔!”

    “二苗哥……”

    一招交手,丁二苗這邊陣腳大亂,林兮若李清冬,和李偉年萬書高都是一聲大喊,搶到了丁二苗的身邊,準備救護。

    看了也知道,丁二苗的戰斗力,和平將門比起,簡直就是一個渣渣。

    剛才他先出手,攻了平將門三劍,人家輕地讓了過去,萬人斬連人家的衣角都沒碰著;但是在,人家只出一刀,就把丁二苗打的狼狽萬分,險象迭出。

    “二苗,你要不要緊?”林兮若扶住丁二苗的肩膀,急切地道:“要不大家一起上,消滅這幫東瀛鬼子!”

    “對,大家一起上,跟這幫孫子拼了!”萬書高也摩拳擦掌,隨聲附和。李偉年雖然沒,但是也緊握雙拳,骨節嘎巴作響。

    唯有李清冬,雖然神色緊,但是未亂方寸,緊盯著平將門,尋找他的破綻。

    平將門嘿嘿一笑,道:“剛才是,擔心我們言而無信的?在你們知道難以取勝,就打算一哄而上,到底是,不講信義?”

    “大家都不要吵,我退一邊去。今晚是我和平將門單打獨斗,也不插手!”丁二苗蠻性發作,一把推開林兮若等人,瞪著眼睛道:

    “哪怕是我死在你們面前,你們都不要出手。如果你們妄自行動,壞了我的信用二字,我就橫劍自刎,血濺當場!”

    其實丁二苗心里明白,就算大家一起上,又如何?你這邊有人,人家那邊有鬼;你都知道一哄而上,東瀛群鬼就不知道兵將擋?

    如果真的展開混戰,自己這邊更吃虧,只怕撐不了三五分鐘,就要全軍覆沒。

    啪啪啪……

    東瀛群鬼集體鼓掌,道:“好氣概,大英雄,真漢子!”

    嘴上的好聽,但是這幫孫子的臉上,卻明顯帶著揶揄、調侃和不屑。就剛才過手的情形看,三個丁二苗也打不過平將門,所以東瀛群鬼幸災樂禍,滿臉輕松。

    平將門看著東瀛群鬼,地道:

    “丁二苗如此氣概,我豈能輸他?大家聽好了,我也和他一樣,即使我不是丁二苗的對手,魂飛魄散在你們眼前,也不你們出手相助。如有一人胡亂插手,我不客氣,先殺插手之人,然后自鬼命以丁二苗,聽到沒有?!”

    東瀛群鬼肅然起立,道:“哈伊!”

    “對對對,今天就是這個樣子。”丁二苗哈哈大笑,指著平將門道:“我們單打獨斗,一刀一劍個痛快,不死不休!”

    “二苗……”林兮若雙眼一,欲言又止。

    到丁二苗得如此悲壯,這邊人人都是一臉不忍。這幾乎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決斗,風蕭蕭那個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估計是不復返。

    “生死有命,大家不要太擔心,等我和平將門再過!”

    丁二苗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毅然轉身,面向平將門,手中萬人斬平平刺出,立了一個門戶,卻是上清劍法中的一招定陽針。

    “好,再過!”平將門一聲冷笑,右手拖刀,步上前而。

    “哇……!”

    驀然間,丁二苗身體一踉蹌,臉色一變,一口血沖著萬人斬了出,竟然已是身受重傷的模樣。

    平將門一愣,眼丁二苗狂鮮血,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可是就在這當口,只丁二苗吐出的那口鮮血正砸在萬人斬上,居然發出當地一聲響!

    血吐到劍上,怎么會有聲音?平將門又楞了一下。

    一愣之間,萬人斬上光暴起,一枚銅錢從鮮血里彈出,直奔平將門的胸前!這枚銅錢,是剛才丁二苗借著擦嘴的機會放進嘴里的,有預謀地襲擊平將門。

    “八嘎!”雙方距離太近,面對驟然彈出的銅錢,平將門根本不及躲閃,又驚又怒,不由得破口大罵。

    砰!

    光一閃,接著一聲巨響,平將門被銅錢擊中前胸,震飛到一丈之外。

    眾人定睛一看,只平將門的胸前,已被炸出一個拳頭大的血窟窿。

    “妖孽,看小爺取你鬼命!”

    丁二苗一招得手,隨即又摸出一枚銅錢,在嘴邊蘸了血,著萬人斬的劍身飛出!

    可是……

    這枚銅錢飛去的方向,卻不是平將門,而是那個渾身鎧甲,以鐵為食的兵主部!

    這個兵主部以為平將門必勝無疑,所以站在最前面圍,一臉輕松。

    而且,他手里還拿著先前的大刀,狗啃骨頭一樣,咯嘣咯嘣地啃著,津津有味。先前那把三尺的鬼頭刀,已被他啃得只剩下了一個刀柄。

    突然間丁二苗的銅錢殺到,兵主部大驚失色,一邊后退,一邊自然而然地把手里的刀柄,沖著丁二苗砸了過!

    知道,丁二苗的這枚銅錢很異,在接近兵主部身前三尺遠的候,忽然一拐彎,又沖著平將門而去。

    平將門一手臂,手起刀落,把銅錢斬落在地。

    但是這候,兵主部扔出的刀柄,卻哐地一聲,砸在丁二苗的胸前。

    噗噗……!

    丁二苗身體一晃,又是一口血了出。

    “不要臉的東瀛鬼子,竟然偷襲我叔!”李清冬大怒,錯動雙掌,道掌心雷劈向兵主部。

    兵主部大駭,一邊躲閃李清冬的掌心雷,一邊看著平將門道:“將軍,我不是故意的……!”

    “壞我信義,八嘎!”

    平將門的臉色氣得鐵青,雙手舉刀過,一招二郎開山,把兵主部劈成了半!

    “啊……”

    一聲慘叫,倒地后的兵主部抽搐了幾下,化作一陣黑煙,漸漸消散。

    變故陡生,在場的人和鬼都一起愣住。

    只有丁二苗的嘴角,閃過一絲奸的微笑。任你奸似鬼,還不是一樣著了小爺的道?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澳客彩票网 pk10精准人工计划群 内蒙古时时0624026期 幸运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3d组六八码最大遗漏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时时彩信誉平台 双色球中奖查询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手机版 二人斗地主吉祥棋牌 山东时时开奖视频 彩神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牛牛看牌抢庄有打法吗 时时彩平台 大乐透走势图表图 飞艇怎么看67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