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529章 手鏈
readx();    ||->->正文第530章手鏈

    “怎么,還有事嗎?”康欣怡笑著問道。

    文婉從自己的手上,褪下一串草珠子,遞康欣怡道:“姑娘,你能走進我的子里,也算有緣。這串草珠子,我用藥水煮過,戴在身上,有通氣活血安寧心神的功效,我今天就送你了……”

    丁二苗故意裝出一副傻蛋的德行,皺著眉問道:“這個……要多少錢?”

    “都送你們的嘛,不要錢。”文婉一笑,把那串淡黃色珠子,套在了康欣怡的手腕上。

    “不要錢?真的太好了,大真是好人。”丁二苗像撿了天大便宜一樣,嘿嘿而笑。

    康欣怡也含笑道,抬起手腕湊到鼻子邊,果然,那串草珠子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似乎是麝香的味道。

    “去吧年輕人,大不留你們了。”文婉指著門外,慈祥地道。

    丁二苗和康欣怡再次道,轉身出門。<;萬;書;吧;小說=""br=""=""=""></;萬;書;吧;小說>

    著砂石路走到公路上,康欣怡這才地出了一口氣,道:“好緊,我后背的衣服,都濕透了!”

    “香汗淋漓?不是吧,我摸摸看……”丁二苗一臉正地伸過手。

    “去你的。”康欣怡笑著打開了丁二苗的手,道:“不是好人。”

    丁二苗無辜地一笑,聳聳肩道:“我就是開個玩笑,你放松一下緊的心情,你還我不是好人?”

    “,你一開玩笑,我還真的放松了許多。”

    人笑著,繞了一大段路,才回到轎車那兒。看看四下無人,確認沒有人跟蹤之后,康欣怡和丁二苗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看到丁二苗和康欣怡安然無恙地回了,李清冬也松了一口氣。

    照例,李清冬要詢問一番。

    不愧是當者的,康欣怡三言語,就把剛才的過,了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完了大致過,康欣怡又道:“二苗,我們不會冤枉人吧?我看那大,真不像是個壞人。”

    “你以為壞人都和李清冬一樣,長著一張猥瑣的臉?”丁二苗嘿嘿一笑,道:“文婉故意問你的生日,就是居心不良。”

    “可是她就問了一下我的生日,接下,又該怎么害我?”康欣怡偏著腦袋,道:“難道,那張藥方上面的配藥,可以毒死人?”

    丁二苗頭一笑。他從仇三貧,對于中醫一道,也算是高手。

    剛才一眼看文婉開的藥方,丁二苗也在心里敬佩。看老妖婆的醫術也不簡單,開的中藥雖然平常,但是搭配在一起,的確是補氣益血的良方。

    總之,文婉所的藥方,沒有任何毛病。

    “難道,是這串手鏈有問題?”康欣怡退下那串草珠子,在手里把玩著,道:“這還挺好玩的,古樸素雅,不揚。”

    丁二苗接過手鐲看了看,道:“這串手鐲,也許有問題,也許沒問題。”

    “怎么?”康欣怡問道。

    “有可能,老妖婆會著手鐲找到你,然后把你走。也有可能,這手鐲只是故意分散你的注意力,其實一點作用沒有。”

    丁二苗分析著道:“但是我敢確定,她會對你動手,而且就在今晚。因為她知道我們是游客,今晚不動手,我們游到的地方去了,她怎么?”

    “那她要我,我該怎辦?”康欣怡緊起。

    李清冬嘿嘿一笑,道:“有我叔做護花使者,你怕什么?大不了今天晚上,你和我叔住一間房,睡一張床,看那老妖婆怎么下手!”

    “……”康欣怡臉色一紅,欲言又止。有心批評一下李清冬的為老不尊,但是看他一把年,也不好出口。

    “正點,不要這么猥瑣!”丁二苗瞪了李清冬一眼,咳咳聲,又看著康欣怡道:“其實……,我的想法和李清冬是一樣的。”

    “去你的,你們叔侄倆,沒一個是好人。想乘揩油啊?”康欣怡用胳膊肘一捅丁二苗,捂嘴而笑。

    “你聽我啊……”丁二苗笑著道:“所謂捉賊捉贓,我的意思是,等那老妖婆你,我乘她一個行,讓她沒法狡辯。”

    康欣怡低頭想了想,道:“行,我聽你們的安排。對了,我在餓了,找個地方吃飯唄?”

    “好,往前開,我打電通知刑警隊的那個天超,跟他會合一下,邊吃飯便商量。”

    轎車朝著落石鎮的方向返回。丁二苗在車上,天超打電,約定在落石鎮面。

    午后分,饑腸轆轆的丁二苗三人,回到了落石鎮,在最大的一家飯店包廂里,到了天超和他手下的七八個便衣干警。

    天超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四十歲人,平頭大眼,闊口方鼻,洪亮如撞鐘。

    一到康欣怡,天超吃了一驚,道:“大者,真不簡單啊,竟然告狀告到省里了,上級我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破案。”

    原,昨天在飛僵山洞那兒,康欣怡報警之后,就是天超帶隊去處理的。后康欣怡又被帶回了縣城警局,接受了天超的盤查。所以,他們人,算是第二次面,老朋友了。

    “張大隊長,又面了啊。”康欣怡不無得意地一笑,道:

    “何止告狀告到省里?只不過,你們接到的命令,是從省里傳的而已……。對了,我的搭檔王躍峰,在你們警局里過得還好嗎?少了一肉,我可以找你們算賬。”

    “難道你還告狀告到都城了?”天超擦了一把汗,問道:“哪位是丁二苗先生?”

    康欣怡一笑,把丁二苗和李清冬介紹了天超,雙方握手,互相招呼。

    “隊,讓你的弟兄們回避一下,我們單獨談談。”丁二苗開門山,道:“讓服務員上菜,我們邊吃邊談。”

    “弟兄們去隔壁吃飯吧,都喝酒,也不要吃得太飽,防止耽誤行動。”

    天超揮揮手,他手下的干警們,很識趣地去了隔壁包廂。

    酒菜上桌,丁二苗三人也不管天超,甩開腮幫子一頓大吃大喝。

    天大的事,也要等吃飽再不是?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