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416章 感應蠱源
?

    丁二苗和顧青藍看了過去,果然是吳展展剛才斷掉的半截匕首。

    “匕首怎么會掉在這里?懸魂梯實在詭異。”顧青藍抬頭看著頭頂上的石壁,喃喃地說道。

    頭上一尺高處就是通道頂壁,但是卻看不到匕首掉下的縫隙,也看不到什么臺階。

    “想不明白,就別想了。等出去以后,叫我師妹給你畫一個圖紙,再好好研究。”丁二苗走到顧青藍的身邊,伸手在她的肩頭上輕輕一拍。

    顧青藍點點頭:“走吧。”

    憑著感覺,腳下的路依舊是盤旋向下。三人越往下走,卻感覺到溫度有了些變化,剛才的陰冷感漸漸消失,有絲絲地熱涌上來的模樣。

    “通道這么長,走到什么時候,才是盡頭?”丁二苗說道:“師妹,藍姐,你們誰知道,我們大約往下走了有多深?這里到我們下來的山頭,垂直高度有多少?”

    “這個問題,只有上帝才知道。”吳展展回頭說了一句,突然又道:“二苗,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們先走;要不你先走,我們在這里等一下。”

    搞什么鬼?丁二苗一愣。

    顧青藍抿嘴一笑,挎著吳展展的胳膊,道:“還是我們先走吧,二苗你在這兒等著,兩分鐘以后再過來。”

    “去吧去吧……”丁二苗揮揮手,背過了身子。看她們兩人欲語還休遮遮掩掩的模樣,肯定是內急,要去解決泄洪問題。

    前方剛好是一個轉彎,顧青藍和吳展展快步轉了過去,消失不見。

    丁二苗回頭看了一眼,也順便抽空釋放了體內的廢水。

    大約兩分多鐘以后,丁二苗走了過去,發現顧青藍和吳展展已經解決了問題,正在向前行走。

    地上兩大塊濕漉漉的地圖,也不知道哪一幅是吳展展的作品,哪一幅是顧青藍的手筆。

    “地熱越來越明顯,我們不會走到地球深處了吧。”丁二苗追了上去,隨口問道。

    “根據我的判斷,我們往下的垂直距離,大約只有一公里多。”顧青藍回頭道:“現在地熱上涌,應該是快到谷底了。”

    吳展展隨口說道:“在這鬼通道里,各種感覺都受影響,判斷不一定準確,都是直覺。還是往前走吧,總會有水落石出的時候。”

    顧青藍答應了一聲,繼續向前。

    可是她剛剛一抬腳,身體卻猛地一震,右手反探過來捂住后脖子,嘴里一聲大叫,毫無征兆地倒了下來!

    “藍姐!”丁二苗大吃一驚,急忙搶上一步,攔腰抱住了顧青藍,嘴里急急問道:“藍姐,你怎么啦?”

    吳展展也吃驚不小,和丁二苗一起,把顧青藍扶到石壁邊,讓她靠著石壁慢慢坐下來。

    “顧青藍,你到底怎么了?臉色紅的嚇人!”吳展展在燈光下打量著顧青藍的臉色。

    只見顧青藍的一張臉,在燈光下急速變化,頃刻間漲得通紅,完全不是剛才的模樣。似乎渾身血液都在向臉上集中,就要沖破皮膚的束縛,從汗毛孔里沖出來一樣。

    顧青藍的右手一直捂在后脖子上,艱難地道:“我的后脖子、后脖子……”

    丁二苗急忙拿開顧青藍的手,看了一眼她的腦后,便道:“尸蠱守宮砂發作。藍姐別怕,我帶著東西。”

    顧青藍的腦后,原來是一塊黑疤,上次經過丁二苗的治療,已經縮小到蠶豆大小的面積。而且丁二苗在里面植入了朱砂,讓黑色變成了艷麗的紅色。

    但是現在這個黑疤再次發作,面積有所擴大,顏色也正在由紅變黑。

    可見她體內的尸毒再次發作,向著腦后的病灶部位集中,稀釋中和了朱砂。又因為當初的封印,并沒有覆蓋到面部,所以距離后腦很近的面部,也在急速充血。

    “師妹,你扶住顧青藍,我來幫她抽出毒血!”丁二苗一邊吩咐,一邊拿下自己的背包,手忙腳亂地從里面翻東西。

    幸好這次出發,就已經預料到顧青藍尸毒復發的可能性,所以治療工具都帶了過來。

    但是此時的顧青藍已經有些神志不清的跡象,她渾身顫抖,急得就要用手去撓腦后的病灶,甚至,還做出要撞墻的模樣。

    吳展展自然也知道情況嚴重,趕緊按住了顧青藍的雙手,道:“顧青藍,你冷靜點!”

    “沒法冷靜!又痛……又癢……”顧青藍痛苦地說道:“我的包里、包里還有……僵尸獠牙粉,你……幫我找出來,給我、給我吃下去!”

    “不行,獠牙粉不能直接服食!”丁二苗厲聲喝道:“顧青藍你忍一下,我這就給你吸出毒血!”

    “吸出毒血?”顧青藍似乎清醒了一點,喃喃地道:“難為你了,用嘴巴吸這毒血……”

    “誰說我用嘴巴吸毒血了?”丁二苗一呆,但是手上動作不停,已經從背包里取出一個物件。

    那是從大藥房買的吸血氣囊,前端帶著空心針頭,然后是一截軟管,最后是一個雞蛋大小的氣囊。

    “季瀟瀟說、說的……”

    上次,丁二苗給顧青藍治療,到后來顧青藍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季瀟瀟說她腦后病灶的毒血,是丁二苗用嘴巴吸出來的,顧青藍竟然信以為真。

    丁二苗哭下不得,把針頭扎進顧青藍的腦后病灶,一邊捏放著氣囊吸血,一邊說道:“瀟瀟跟你開玩笑的,你也信?”

    顧青藍終于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但是身體的顫抖,依舊很厲害。

    吳展展用盡全力,幫著顧青藍穩定身體,配合丁二苗的治療。隨著病灶上毒血的抽離,顧青藍終于漸漸安靜下來……

    毒血吸取的差不多以后,丁二苗又取出一點點朱砂,仍舊通過針頭,用氣囊緩緩地擠壓進了顧青藍的病灶。

    一切完畢之后,又休息了半個小時,再看顧青藍的臉色,潮紅已退,只是有些蒼白和憔悴,應該是失血的原因。

    “現在感覺怎么樣,藍姐?”丁二苗問道。

    顧青藍靠在吳展展的懷里,緩緩睜開眼:“好多了,現在應該可以自己走路。展展,你扶我起來活動一下。”

    吳展展和丁二苗一人一邊,把顧青藍扶了起來。顧青藍站了一會兒,推開丁二苗和吳展展的手,獨自走了幾步,回頭一笑,道:“還行。”

    丁二苗點點頭,皺眉問道:“藍姐,為什么尸毒會突然發作,來的這么快?”

    “因為,我感應到了僵尸蠱源,很強烈的感應,所以尸毒的爆發,也非常強烈。”顧青藍凝神說道:“根據感應來看,我們要找的僵尸蠱源,就在這附近。”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