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386章 迎來決戰
?

    只是一瞬間,丁二苗立刻反應過來。{}這不是李清冬,而是鬼將的變化!

    丁二苗沒有絲毫的猶豫,腳尖點地,身形往后急退,同時萬人斬出鞘,左手揮劍猛劈。

    果然,在丁二苗后退的同時,“李清冬”如影隨形地跟了上來,右手突然暴漲,白森森的長指甲,直插丁二苗的咽喉。

    恰好丁二苗一劍劈到,正中“李清冬”的鬼爪。

    只聽見那變化為李清冬的鬼將一聲哀嚎,拖著斷臂轉身就逃。

    鬼將來得快,去得也快。丁二苗沒時間畫符做法,情急之下,把手中的萬人斬,當作標槍一揮,奔著鬼物的后心射了過去!

    萬人斬從鬼物的后背進入,貫胸而出,又直飛出幾丈遠,扎在一顆松樹上。劍身兀自還在微微顫動,劍嘯悠悠……

    “好狠的劍……”

    再看那鬼物,中了丁二苗一劍,再也無力逃遁,艱難地回過頭來,幻化成一道虛影,漸漸稀薄,最后隨風消散。

    丁二苗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中暗道,這萬人斬經過靈渠市場地宮的戰斗,以及昨天山谷里,和鬼王的那一場大戰,煞氣又強大了許多。

    要不這一劍,不可能就此將一個幾百年的老鬼,一舉誅滅。所幸的是,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為,也精進了很多,要不,就目前萬人斬的煞氣,自己恐怕也難以承受。

    走到樹前拔劍的時候,丁二苗突然一愣,為什么剛才這么大動靜,卻沒聽到吳展展和李清冬的反應?

    “找死!”

    正在丁二苗疑惑的時候,卻在正北方幾十丈之外,傳來吳展展的一聲嬌叱!

    “師妹,你沒事吧?!”丁二苗吃了一驚,拔劍在手,迅速跨過墳場,沖了過去。

    奔到吳展展身前幾丈遠處,卻看見吳展展的黑手鐲飛在天空,直追一道鬼影。

    那鬼影想逃,卻被吳展展的白手鐲又隨后趕上,兩只手鐲在天空一撞,發出一聲刮骨搜腸的鬼嘯之音。

    “啊啊!”

    鬼影承受不起那追魂奪命的撞擊聲,飄然落地。

    丁二苗看準方向,一劍飛去,正中鬼影的前胸,了解了他的鬼命。

    “師妹,你沒事吧?”丁二苗沖到吳展展身前,急切地問道。

    吳展展抱著左胳膊,鮮血從指縫里溢出,道:“我沒事,被鬼爪抓傷了胳膊……”

    就在剛才丁二苗遇襲的時候,吳展展這邊,和丁二苗的情況一樣。也是一個鬼將,幻化成李清冬模樣,來偷襲吳展展。好在吳展展也算利索,躲開了致命一擊,只是左臂收了傷。

    丁二苗一臉的心痛,道:“趕緊給我看看,要不要緊?”

    “皮外傷,另外中了點鬼氣……”吳展展的說話聲有些艱難,看來受傷不輕。

    “師妹別怕,我先幫你驅除鬼氣,再給你包扎傷口。”丁二苗從雨傘中抽出一張符咒,迎風一抖化作一團火焰,彈指飛了出去:“茅山火龍符,起!”

    那一團火焰圍著吳展展急速轉動,上下翩飛,十幾秒鐘以后漸漸熄滅。

    丁二苗又撕下自己的衣襟,幫助吳展展簡單地包扎了一下傷口。這當兒,身后腳步聲響,卻是李清冬跌跌撞撞地從草叢里跑了過來。

    “兩位師叔,你們沒事吧?”李清冬叫道:“我先前算錯了時間,沒想到,我們遲了一步,被鬼將發現了……”

    丁二苗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揪住了李清冬,道:“都是你個老騙子,昏庸無能,算計出錯,害得我師妹受傷!”

    “哎呀,是你師妹,不也是我師叔嘛?你心痛我不心痛啊?”李清冬打開丁二苗的手,道:“我又不是故意算錯的,入門遲,學藝不精。年紀又大了,有時候腦袋犯迷糊……”

    “你還委屈了是吧?”丁二苗抬腳欲踹。

    吳展展急忙揮手,叫道:“算了二苗,李清冬好歹也是一把年紀,雖然是師侄,但是也要尊重。算錯了,也是無心之失,不要怪他。”

    “看在你吳師叔的面子上,今天饒了你。再有下次,定斬不饒!”丁二苗這才松開了李清冬,還不忘出言恐嚇一句。

    “嘿嘿……,吳師叔還叫你尊重我,你就是這樣尊重我的?”李清冬嬉皮笑臉地一笑,又掐起了手指,推算起來。

    丁二苗看看時間,已經是凌晨兩三點了,不知道李清冬又在做什么打算。

    “李清冬,你又在算什么?”吳展展忍不住,便問了一句。一夜里輾轉好幾處,現在胳膊受傷,吳展展想早點回去休息了。

    “我算算,今晚還能不能再抓一兩個鬼將……”李清冬繼續掐指,卻突然臉色一變,叫道:“鬼王又來了,快隨我遁走!”

    “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自分明,開門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遁形!”

    ……

    又是一陣眩暈,丁二苗睜開眼一看,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槐樹坳寨子后面的山路上。草叢里,李清冬和吳展展一起走了過來,都是滿臉的疲憊。

    丁二苗也打了個哈欠,道:“李清冬,東奔西跑累了一夜,現在可以回去睡覺了吧?”

    “不行……”李清冬算了半天,道:“往東二十五里,有一座小廟,廟里還會有一名鬼將,在上午八點半出現。我們現在過去,剛好可以滅了他。”

    我去,這是累死人不償命啊!

    丁二苗看了看吳展展。吳展展說道:“李清冬一把年紀,都在捉鬼殺鬼,我們是年輕人,又怎么能落后?再辛苦一下吧,二苗。”

    “那當然了,好歹我們也是師叔,走,抓鬼去,斬除鬼王的所有羽翼,讓他當一個光桿司令!”丁二苗一揮手,抖擻精神向東而行。

    ……

    在隨后的十天之內,丁二苗和吳展展隨著李清冬東奔西跑,到處搜羅斬殺萬箭鬼王手下的小頭目,也經常被萬箭鬼王追殺,狼狽土遁。

    第十天夜里,丁二苗和吳展展在李清冬的帶領下,已經盡數誅滅鬼王手下的所有鬼將。雖然疲憊不堪,但是也殺得痛快。

    而丁二苗和吳展展的傷勢,也在這十天里完全恢復。

    “李清冬,現在可以找鬼王決戰了嗎?”丁二苗問道。

    李清冬理著胡子,思索良久道:“休整一天,明天下午出發,決戰萬箭鬼王!剛好,我也還要準備一件大威力的殺器,要不,估計你們不是鬼王對手。”

    “你有大威力的殺器?”丁二苗和吳展展都很好奇,道:“拿出來看看!”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