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285章 攔路僵尸
?

    (又是周一,求一點點打賞增加人氣,求推薦票,求月票,求一切形式的支持和鼓勵!作者拜謝。)

    “靈渠廣場最詭異的還有一點。那是廣場大門樓上的題字。靈渠廣場的廣字,因為是草書,上面的一點,帶的很長,又連著一勾拖了下來。無論憑誰去看,那四個字都讀作……靈渠尸場。”

    靈渠尸場?

    丁二苗只覺得后背一涼,眉頭也隨之鎖了起來。

    廣場變成尸場,偏偏又是跳樓勝地,這絕不是巧合!

    想到這里,丁二苗拿過顧青藍的手機,打字道:“你外公是怎么斷定,那廣場下面有僵尸的?”

    顧青藍接過手機,想了想,準備打字回復丁二苗的時候,卻感到車身猛地一歪一扭一頓,接著刺耳的剎車聲和驚呼聲,同時響了起來!

    巨大的慣性,讓車上的乘客都猛地往前一栽,有些坐在通到邊的乘客,都直接摔了出去,撲通之聲不絕。顧青藍手里的手機,也差點丟了出去。

    丁二苗的身體也是往前一沖,但是他身手利落,隨即抓住了前面的座椅,穩住身形。

    過道那邊的眼鏡男,卻沒有丁二苗的好身手,哎呀一聲栽了出去,撲到在過道上,眼鏡也甩出老遠。

    和眼鏡男坐在一起平頭男子,緊忙沖上前,把眼鏡男拉起來,一臉憤怒地沖著駕駛室大吼:“嗎的,怎么開的車!?”

    一陣顛簸和混亂之后,汽車終于停了下來。駕駛員泥雕木塑一樣,坐在駕駛室發呆,眾人也一起起身,驚魂未定地看向車前。

    其實剛才的車速并不快,要是再快一點,汽車非撞上石壁不可。

    “壓死人了!”

    “撞死人了!”

    “好像一個人從山上滾下來,然后被壓死了!”

    坐在車前的一些乘客,顯然看到了剛才的情景,紛紛大叫。

    好半天,副駕駛員兼售票員,才顫抖著打開車門,下去查看。車上的乘客也一窩蜂轟了下去,看看究竟。

    丁二苗和顧青藍對視了一眼。顧青藍努了努嘴,示意也下去看看。

    等到車上的人全部走完,丁二苗這才起身,和顧青藍各自背起肩包,不緊不慢下了車。他們兩人都算是老江湖了,什么樣的熱鬧沒看過?所以表現的非常淡定。

    因為剎車不及,所以現在停車的位置,和剛才事發的地點,已經有了十幾米的距離。先前下車的乘客們,都紛紛朝車后跑去,爭先恐后。

    顧青藍下車以后,卻不急著走,先掃了一眼四處的環境,又看看手機,道:“這兒已經不是山城境內了,屬于山城和湘貴交界處,前方不遠,就是芷江。這條路,是湘南省的216省道。”

    丁二苗挑起眉毛,沖著顧青藍一豎拇指,低聲道:“江湖老前輩啊,佩服!”

    顧青藍搖頭一笑,仰起美麗的下巴,指了指車后,兩人一起走了過去。

    出事的地方,早圍了一大圈人,都是先前下車的積極分子。

    丁二苗和顧青藍還沒到現場,就聽到人群中一陣陣的驚叫:

    “天哪,這、這是人是鬼?”

    “我湊,怎么會是古代人!”

    “……”

    還有幾個乘客,已經狂奔到路邊,彎著腰嘔吐起來。

    客車副駕駛員怕引起二次事故,趕緊在出事地點前方,放置了臨時警示路牌,這才跑回來,全圍觀的各位乘客注意安全。

    丁二苗還在幾步之外,就透過人群的間隙,看到了人圈中睡著一個人,不由得連連抽鼻,眉頭緊鎖。

    因為他聞到了一股腐尸的味道,還隱約看到,睡在地上的人,穿著清代的官府。

    扭頭去看顧青藍。顧青藍的臉色也很凝重,恰好也在看丁二苗。看來她也察覺到了不對。

    快步走上前,丁二苗撥開人群擠了進去,也不禁腸胃里一陣翻騰,趕緊捂上了口鼻。

    地上睡著的那個人,穿著清代的官府和官靴,被剛才的客車攔腰壓過,肚子里的東西流了一地,觸目驚心……

    而且,一股尸臭味也撲鼻而來,中人欲嘔。

    顧青藍掃了一眼,就立刻閃身走向上風口,并伸手招呼丁二苗也過去。

    丁二苗看了地上的尸體幾眼,這才走到顧青藍的身邊,拉著她繼續遠走幾步,低聲道:“本來就是死人,從山上跌下來的。”

    顧青藍點點頭,也低聲說道:“死亡至少三個月了,這樣的天氣,尸體還能保存到這個程度,不錯。”

    聽顧青藍的口氣,似乎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丁二苗問道:“那這事,你怎么看?”

    “哦……,大人,我不是元方。”顧青藍忽然一笑,帶著調侃和調皮。

    丁二苗也嘿嘿一笑,撓著腦袋問道:“這人穿著清代的官服,但是卻沒有官帽。看發型,也不是清代的大辮子。為什么要這樣打扮,又為什么從山上滾了下來?難道,這背后沒有一個天大的陰謀?”

    顧青藍微微一笑,又掏出手機開始打字。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趕尸人的疏忽,趕跑了這個僵尸。僵尸在山上迷了路,結果跌下山來,引起了這起意外。從腐尸的穿衣來看,這是正規的湘西趕尸人,所承接的業務。”

    牛逼!丁二苗不由得刮目相看。顧青藍所說的,和自己的猜測一樣。

    現在是下午兩點,天氣陰沉的可怕,偶爾還有悶雷隱隱傳來。一定是這個迷路的僵尸,被雷電驚動,所以到處亂竄,最后失足跌下懸崖。

    因為尸體就躺在路中,所以很快地,兩頭的汽車都被堵了起來,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事發地點,客車駕駛員已經報了警,正顫抖著等待警察的到來。也難怪他發抖,這事擱誰身上,誰也害怕。

    而同車的那個眼鏡男,正在一邊吐得嘔心瀝血,膽水淋漓。與他一道的平頭男,滿臉心痛地拍著眼鏡男的后背,連聲安慰……

    丁二苗看著有趣,也看著惡心,便捅了捅顧青藍,示意她看那一對男人。

    顧青藍搖頭一笑,口中吐出幾個字:“鎬基的吧,見多了,沒什么的。”

    “鎬基……?你說他們是牌友?”丁二苗有些糊涂。記得萬書高跟自己說過,鎬基就是打牌的意思。

    “這和牌友有什么關系?”顧青藍也糊涂了。

    丁二苗眼珠轉了轉,說道:“我一個朋友告訴我,鎬基就是打牌的意思……”

    顧青藍愣了半晌,忽然咯咯一笑,在手機上打字道:“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瞎搞,就叫鎬基……,你朋友逗你玩的吧?還是你裝傻,真不知道這個名詞?”

    “我……,我在山里長大的,山里人不懂得鎬基,我又怎么會知道?”丁二苗的臉一紅,在心里大罵萬書高,發誓以后回到山城,非把他用來鎬基的工具沒收不可!

    看出了丁二苗的窘態,顧青藍故作無事地換了話題,低聲問道:“喂,你見過趕尸人嗎?”

    “我沒事見他們干什么?”丁二苗搖搖頭,又反問:“你見過?”

    顧青藍看著道路兩邊的陡壁,點頭道:“這里距離湘西不遠,是趕尸人的發源地。雖然現在趕尸人很少了,但是還是有的。這幾年,我也遇到過。”

    正在說話間,遠處的警笛聲嗚咽而來。

    一輛警用越野靠邊停下,幾個交警跳下車來。一看現場,幾個交警同時石化,大眼瞪小眼,瞠目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巴車撞死了一具僵尸,這樣的交通事故,該怎樣處理?

    丁二苗和顧青藍也不好上前幫忙,就在一邊冷眼看著。這兒的交警不熟,沒必要去找不愉快。你把真相告訴他們,他們也不見得就相信你。

    幾個交警又打電話,亂了一會兒,終于有兩個交警上前,抓著腐尸的腳拖到了一邊,用一塊塑料布蓋了起來,然后開始疏導交通。

    沒多久,交警安排了另一輛旅游大巴,把丁二苗等人一起轉移上車,繼續前行。但是這么一來,已經耽誤了一個多小時,天色更加陰沉。

    眼鏡男和平頭男,依舊坐在丁二苗右手邊,隔著過道。眼鏡男剛才吐到內傷,此刻正滿臉慘白有氣無力地躺在平頭男的懷里。

    這輛大巴的速度較快,順著省道一路疾馳。

    可是沒走多遠,突然幾聲驚雷,豆大的雨點噼噼啪啪地砸了下來,天地之間一片黑暗。大巴司機沒辦法,只得降下了車速,打開車大燈,緩緩前行。

    吱,吱吱——!

    又是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大巴車的車尾猛地一甩,撞在路邊的石壁上,砰地一聲巨響,然后搖擺著停了下來!

    顧青藍正在閉目養神,猝不及防,身體往前一栽,眼看著一對豐滿的胸包,就要撞在前座的椅背上。

    這次的丁二苗有了準備,一伸手抱住了顧青藍!

    觸手之處一片綿軟,彈力十足……

    本能之中,顧青藍也一把摟住了丁二苗的脖子。

    “又怎么了?”顧青藍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睜開眼,松開丁二苗,紅著臉說道:“謝謝……”

    “不客氣,互相照應嘛。”丁二苗嘻嘻一笑,卻又突然眉頭一鎖,附在顧青藍的耳邊,低聲說道:

    “剛才一道閃電亮起,我看到又一具僵尸,從前方的山上滾了下來,所以司機才急剎車的……。這情況不對啊,難道你事先的分析,有差錯?”

    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書籍

    即可快速直達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