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121章 挑釁
?

    謝國仁的神色,依然很迷茫,魂不附體的樣子。

    又想了半天,他才開口說道:“后來,我一直在找……雨蓮,也在找鐘浩然。可是,一直沒找到。我以為他們心里有愧,不敢見我。我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可是沒想到,二十年后,卻、卻……”

    丁二苗摸著下巴,打量著謝國仁的臉色。他說話的時候,眼神偶爾有閃爍躲避的慌張,明顯,還沒有說出全部隱情。

    論理說,他謝國仁坑了鐘浩然的錢,鐘浩然奪了他的妻,基本上是扯平了,兩不相欠。但是為什么鐘浩然還要將華雨蓮剝皮拆魂,折磨她的魂魄二十年?

    還有,為什么二十年間,鐘浩然毫無舉動,卻要在這個時候,操控華雨蓮的魂魄作惡?先是殺了昆侖大師,然后,鐘浩然又冒充大師的師弟來要五千萬?

    以鐘浩然的法術來看,雖然不是太高明,但是想掙點錢,簡直就是易如反掌。他開口勒索五千萬,十之**,只是一個幌子。

    問元芳怎么看,元芳一定會說,這背后有一個驚天的陰謀!

    想到這兒,丁二苗微微皺眉,問謝國仁道:“就這么多了嗎?”

    “就……這么多了。”謝國仁點點頭,不再說話。

    “那行,我先想想該怎么辦……”丁二苗知道問不出什么結果,就起身告辭。

    走出病房,他跟謝采薇打招呼道:“采薇姐,你爸爸的病,不需要住院了。他的病,醫院看不好,是受打擊太大,導致心神渙散。如果相信我,我可以幫他把心神集中起來……”

    謝采薇大喜過望,正要開口,手機卻響了。她拿起手機,只看了一眼,立刻就皺起了眉頭。號碼很陌生,讓她的心里,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和不祥的預感。

    “飛云道長打來的?”丁二苗看謝采薇神色不對,就如此問道。

    “不知道……”謝采薇搖搖頭,接通了電話:“誰?”

    電話里,果然是飛云道長的破鑼嗓子:“謝小姐媽?請替我轉告那個茅山弟子……”

    “轉告什么?你等等……”謝采薇的身體顫抖,轉臉看著丁二苗:“是飛云道長,要找你。”

    狗日的,還敢找我?丁二苗大怒,忍著一口氣,接過了電話。

    “飛云道長鐘浩然,是吧?”丁二苗著壓制心中的憤怒,淡淡地說道:“在下茅山弟子丁二苗,請問有何指教?”

    “哈哈哈……,很有幾下子嘛,小子。”飛云道長在電話里狂笑:“你居然查到了我的名字,找到了華雨蓮的骸骨和皮囊,有沒有滅了她的三魂七魄?啊?”

    丁二苗趕緊拿著電話走開了幾步,他擔心謝采薇聽到對話,知道她媽媽死去的真相,會無法接受。

    “你也有幾下子啊,鐘浩然。”丁二苗冷冷地說道:“昨天居然沒死,現在還有力氣說話,不簡單啊不簡單……”

    電話里,丁二苗就聽出來了,這個鐘浩然明顯的中氣不足,可見昨天,也是九死一生僥幸逃脫。

    “想要我死?哪有那么簡單!”鐘浩然在電話里大笑,然后歇了一口氣,又道:“我和謝國仁是難兄難弟,他不死,我怎么能死?”

    丁二苗哼了一聲,問道:“有屁快放,說,找我干什么?”

    “爽快!”鐘浩然說道:“你小子幾次三番壞我大事,是為了什么?是不是看上了謝采薇那個丫頭?你要是喜歡她,我幫你把謝國仁弄死,然后你和謝采薇結婚,接管天辰集團,人財兩得,不是更好?”

    “放你娘的屁,帶著你爹聞!”丁二苗破口大罵:“你把你小爺我,當成什么人了?”

    “哈哈哈……,別生氣,小子。”鐘浩然大笑道:“你聽著,老子我對你來了興趣,打算跟你再斗一場!”

    “哼……,你想斗,我就要跟你斗嗎?你誰呀,配嗎?”丁二苗嘴上應付著電話,心里卻在盤算,這家伙主動挑釁自己,是活膩了,還是有陰謀?

    “這可由不得你!”鐘浩然兇狠起來,叫囂道:“有個叫杜思雨的小丫頭,現在在我手上!”

    什么?!丁二苗大吃了一驚,看了一眼謝采薇,又沖著電話吼道:“喂喂喂,鐘浩然你可別亂來啊,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杜思雨一根頭發,我就讓你賠一條大腿!”

    謝采薇聽到丁二苗的通話,更加魂飛天外,一張臉陡然間失去了血色。

    “表姐……,丁二苗,救救我啊……”電話里,傳來杜思雨的哭叫聲。

    昨夜里,杜思雨一直在醫院陪著謝采薇看護舅舅謝國仁,兩個小時前才打車回家去的,卻不料現在竟然落在了鐘浩然的手里!

    丁二苗沖著電話道:“小美女別怕,我會救你的,一定不要害怕!”

    可是杜思雨的聲音,只是一閃而過。

    電話里,又換成了鐘浩然:“小子,麻煩你轉告一下謝國仁,就說他的外甥女,現在在我這兒,讓他放心。哈哈,哈哈哈……”

    “你到底要怎么樣,才肯放人?”丁二苗穩了穩心神,問道。

    “我說過,我要和你再斗一次。如果你斗贏了,我就放人!”

    丁二苗提高了嗓子,問道:“好,我陪你斗一場。你劃下道來,斗符,還是斗陣?什么時候斗,在哪里斗?”

    “我老人家,昨天被你的幾個小鬼暗算,受了點傷,需要靜養兩天。什么時候斗法,怎么斗,我還沒想好。你把電話號碼給我,隨時等著我消息就是!還有……,”鐘浩然陰森一笑:

    “我可要警告你,這是我倆之間的事,如果你再敢聯系干警插手,我就如法炮制,拆了杜思雨的三魂七魄!水銀,我多的是。”

    “好……!我聽你的,不讓干警門插手,但是你要保證杜思雨的安全,否則,我會讓你死的比她還慘一萬倍!”丁二苗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報了出來。

    又是陰森森的一笑,鐘浩然在那邊掛了電話。

    丁二苗攥著電話,恨得牙關打顫,怒火焚心。

    “二苗,他剛才說水銀……,是怎么回事?”謝采薇幾乎急哭了,抓著丁二苗的胳膊:“二苗,我們現在怎么辦?”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