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039章 高人
?

    謝采薇打電話的時候,并沒有回避丁二苗。

    她撥通電話,略帶撒嬌地說道:“老爸,你回來嗎?你要我找的高人,我已經找到了,現在就在我對面喝咖啡……”

    高人?丁二苗心里一樂,不高,也就一米八而已,還趕不上那個打球的傻大個明星。

    因為兩人對面而坐,距離很近,所以丁二苗可以清清楚楚地聽到通話內容。

    電話里,一個中氣十足的男聲說道:“采薇啊,我現在還在外地,今晚回來會很遲。你看這樣好不好,幫我約那位高人,明天上午天辰大廈見面,然后我跟他詳談。”

    “人家高人很忙的,也不知道明天有沒有時間。”謝采薇保持著通話,眼波流轉,看了丁二苗一眼。

    丁二苗會意,笑著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謝采薇也微微一笑,這才接著說道:“老爸,算你運氣好,人家高人答應了,明天見面。”

    掛斷電話,謝采薇又對丁二苗說道:“謝謝你給我面子,要不,我真不知道怎么跟我父親交代。來之前,我可是打過包票的,說你一定會幫忙。”

    “不客氣,”丁二苗笑道:“但愿我能幫上忙,幫你老爸化解那些古怪。那樣,才算有面子。”

    謝采薇微微蹙眉:“聽我父親說,好像是工地上,遇上了不干凈的東西……。也就是,見鬼了。好幾個工人,都中了招。”

    “驅邪收鬼,是我的職責。姐姐放心,這種事,我會幫你搞定的。”丁二苗聽說只是這種小事,心里竟然有一點失望。

    想必是孤魂野鬼沒事干,就弄點惡作劇,丟磚拋瓦什么的。收拾這種角色,太沒挑戰性了。

    “那我先代表我父親感謝一下。”謝采薇又微笑著道:“大功告成以后,我父親一會重謝的。對了,現在時間也不早,我請你吃個飯,算是定金,怎么樣?”

    丁二苗想了想:“還是不麻煩了。如萍姐開著飯館,我要是在外面吃飯,她一定會不高興。”

    通過謝采薇在如萍土菜館的舉止眼神,丁二苗就知道,謝采薇是不會在那種地方吃飯的。如果謝采薇愿意在如萍土菜館請客,丁二苗一定毫不推辭。因為那樣,會給如萍帶來收入。

    “如萍……,她是你什么人?”謝采薇問道。

    “和你一樣,是個姐姐啊,有緣,就認識了。”丁二苗說道。

    “哦,這樣啊……”謝采薇也不堅持,笑著說道:“那好,我明天上午九點,來如萍土菜館接你,怎么樣?”

    “一言為定,不見不散。”丁二苗挑了挑眉毛,擠了一個生動而又調皮的笑。

    謝采薇買了單,款款站起:“我先送你回如萍土菜館,省得你如萍姐姐擔心。”

    兩人駕車回到如萍土菜館,萬書高還在和曉寒等人八卦。看到謝采薇的車又開了過來,萬書高丟下曉寒,迎出門外。

    等丁二苗下車以后,謝采薇微笑告別,駕車掉頭而去。這讓萬書高很失望,他的本意是想再看一眼謝采薇的風采,誰知道人家根本就沒下車。

    “傻看什么?”丁二苗一巴掌拍在萬書高的肩膀上。這家伙,目光追著謝采薇的車發呆,花癡的本質,暴露無余。

    萬書高回過神來,訕笑:“沒什么,望梅止渴而已。對了二苗哥,謝采薇找你干什么?”

    “望梅止渴?被夏冰知道,閹了你。”丁二苗搖搖頭,走進了飯館,倒了一杯溫茶一飲而盡。剛才的咖啡太難喝,嘴里難受死了,苦澀澀的。

    說曹操,曹操到。丁二苗剛剛進飯店里坐下,夏冰也趕到了如萍土菜館。萬書高一邊討好著夏冰,一邊可憐巴巴地給丁二苗擠眼色。

    丁二苗知道他的意思,點了點頭。

    萬書高這才精神煥發起來,從口袋里抽出謝采薇剛才留下的一疊大鈔,數了五張遞給夏冰,嘴里調侃道:“還你五百塊。二苗哥傍上了個富家小姐,以后,再也不用找你借錢了。”

    “富家小姐?難道真是……季瀟瀟?”夏冰遲疑著收下了錢。很顯然,她也知道了丁二苗那天的話。

    “不是季瀟瀟,是謝采薇。”丁二苗接過話來:“別聽小萬瞎扯,什么叫傍上富家小姐?我那是掙來的錢,不是出賣自己換來的。”

    “謝采薇你也認識?”夏冰的眼神,有一些悵然。

    本來,看到土里土氣的丁二苗,作為大學生的夏冰,還有很高的優越感。可是就現在來看,人家所結識的季瀟瀟謝采薇,都是天府名媛身世顯赫。而自己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平民一個,跟這些人一比,就像丑小鴨一般不上檔次。

    “不僅認識,而且謝采薇對二苗哥,簡直就是死心塌地的愛。她為了找到二苗哥,在大學城附近,整整打聽了一天。千里尋夫,也不過如此。”萬書高還了夏冰的五百塊,心情大爽,貧嘴不斷。

    不過謝采薇找到如萍土菜館,找到丁二苗,的確打聽了很長的時間。這一點,萬書高倒也沒說錯。

    夏冰有些出神:“是嗎?”

    丁二苗打量著夏冰的神色:“怎么愁眉苦臉的,有心事啊?”

    “哦……,沒有。”夏冰搖搖頭,說道:“我是擔心小萬。那個找他索命的鬼,什么時候能夠解決?”

    萬書高的眼珠子一轉,突然湊到丁二苗的耳邊,低聲嘀咕了一番。

    “是這樣啊?”丁二苗似笑非笑地看著夏冰半天,然后一揮手:“今晚收了那只鬼,永除后患。明天還你一個小萬,讓你們團圓。”

    “……什么團圓?”夏冰臉一楞,尷尬地問道。

    “呃……,小萬說你最近孤枕難眠,要我早點捉鬼,讓他回到你……”

    “死小萬,我什么時候這么說的!”

    沒等丁二苗的話說完,夏冰的臉色已經飛紅,手里的坤包,毫不猶豫地砸向了萬書高的腦袋。萬書高一聲鬼嚎,抱頭鼠竄。

    前面說過,萬書高和夏冰已經發展到即將領證的地步,平時是在校外租房子,過二人世界的。后來萬書高遇鬼,便聽信“高人”的說法,搬回人多陽氣旺的學校宿舍,和夏冰分居兩地。

    至于分開的這段時間里,夏冰是不是孤枕難眠,是不是對小萬很饑渴,別人不得而知。但是大庭廣眾之下,萬書高這樣子對丁二苗解釋,讓夏冰情何以堪?

    “別鬧了,附近有沒有僻靜一點的地方?找個半夜無人的地方,我才能引出那只鬼。”丁二苗制止了萬書高的喧嘩:“今晚必須解決你的事。明天,我還要去幫謝采薇的父親捉鬼。”

    萬書高想了想:“有。我們學校后面的瑤海公園!”

    瑤海公園是一座封閉式公園,也不收費。但是管理比較嚴格,一到晚上七點,準時關門。閑人與狗,統統不得進入。

    據說以前,瑤海公園是二十四小時不關門的,可是后來,發生了好幾起游客半夜死在公園的事,警方也沒查出兇手。家屬將公園管理方告上了法院,要求賠償。公園管理處因此付出了不少賠償款。

    后來,干脆實行懶漢管理方案,一到天黑準時鎖門。并且在前后門樓都出示公告,非開放期,游客私自入園,一切后果自負。

    “那就瑤海公園吧。”聽了萬書高的介紹,丁二苗覺得這地方挺好的。正要上樓準備一下,剛一抬腳,他卻又想起了一件事。

    丁二苗轉回身,從萬書高手里拿過謝采薇給的那疊錢,一分為二,把稍厚一點的那一半,遞給了如萍:“如萍姐,這些錢給你。”

    然后他又把剩下的另一半遞還給了萬書高:“這個給你,拿著。”

    “給我……?”萬書高賊眼發光,舔著嘴唇道:“二苗哥,我沒聽錯吧?”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赌场里有哪些玩法 网上投注官网 捕鱼达人hd下载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 百灵游戏百人牛牛 北京pk赛车全天稳定计划 一圈到底游戏规则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今天 苹果机技巧规律 带二八杠的棋牌游戏 七乐彩开奖 捕鱼达人4 七星彩直播开奖直播 看4张牌抢庄斗牛app 北京pk10怎么玩才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