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038章 藍山
?

    丁二苗一開始愣了下,隨后嘻嘻一笑,快步走上前,眉眼飛飛地說道:“采薇姐姐,真好,又見面了。這么有空,特意來看我?”

    來人正是丁二苗出山那天,在路上偶遇的卷發美女謝采薇。

    謝采薇也微笑,看著丁二苗道:“那天走的急了,也沒感謝你,是我失禮。所以今天特地找到這里……”

    “大家關系這么好,姐姐這樣說,不是見外了嗎?”丁二苗打斷了謝采薇,指著椅子讓她坐:“對了姐姐,你那個朋友宋嘉豪,最近好嗎?”

    “他……?我不知道啊,大概……還好吧。”謝采薇卻不坐,從包里取出一疊現鈔,說道:

    “上次我說過,你幫我們救了人,我會給你一些酬謝。可是那天沒帶錢,又走得急,就把這事忘了。這里有一萬塊,算是我的一點感謝費,還請你收下。”

    哦……,丁二苗想了想,好像那天,謝采薇是說過這樣的話。可是還記得她說,只要救活了宋嘉豪,就送給自己好多好多錢。現在這一萬塊,就是好多好多?

    “采薇姐姐,舉手之勞,我怎么好收你的錢哩?你趕緊拿回去吧,我又不缺錢。”丁二苗伸手推讓。

    收了這一萬塊,顯得自己有些小氣;不收她的錢,她謝采薇就欠著自己一個人情。再說區區一萬塊,丁二苗也沒看在眼里。

    “二苗哥,咱們現在,吃了上頓沒下頓,你還說不差錢?”萬書高急了,叫道:“你不差錢,怎么會淪落到在這里做店小二的地步?別死要面子活受罪了,收下吧……”

    對于謝采薇,萬書高是認識的。謝采薇也畢業于大學城,比萬書高高一屆。雖然不在一所院校,但是這樣有錢有貌的富家女,歷來都是男生們的熱門八卦話題。所以身為窮吊絲的萬書高,對謝采薇也有所了解。

    這一萬塊,對于夏采薇來說,就連毛毛雨都算不上,可是在窮人的眼里,無疑是一筆巨款。

    萬書高不知道謝采薇為何要給錢,但是聽她和丁二苗的對話,似乎丁二苗可以照單全收,泰然處之。所以,他就慫恿丁二苗收下這筆錢,甚至,為了促成最終目的,不惜爆出了丁二苗現在捉襟見肘的窘迫狀態。

    “閉嘴!”丁二苗恨不得用抹布堵上萬書高的嘴,這不是成心丟自己的人嗎?

    謝采薇淡淡一笑,已經將一萬塊放在了手邊的桌上。

    丁二苗還要謙讓一下,萬書高卻撲了過去,把一萬塊抓在手里:“二苗哥,我先替你保管著。那個……,要不要數數?”

    “見了錢,你的動作很快的啊。”丁二苗瞪了萬書高一眼。事已如此,就收下吧,反正自己也受之無愧。

    萬書高很腹黑地一笑:“這叫靜如偏癱動如癲癇,自然反應。”

    謝采薇打量著四周,緩緩開口道:“二苗,你有沒有時間?我們找個地方談一談。有些事,可能還要麻煩你。”

    “不麻煩,只要我力所能及,絕不推辭。”丁二苗嘻嘻一笑:“走吧,找個地方談談。”

    謝采薇點點頭,轉身走出了如萍土菜館。門前的路邊,停著一輛咖啡色的奧迪。她打開車門,對丁二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同時嫣然一笑。

    這一笑,萬千嫵媚,傾城傾國。丁二苗身邊的萬書高一呆,只覺得兩道熱流就要從鼻孔里噴出來!

    “寶馬香車配美人,絕代風華啊!”等到丁二苗上車,和謝采薇一起遠去,萬書高立刻就和曉寒如萍八卦起來:

    “二苗哥真是花間香帥,泡妞第一高手!連謝采薇這樣的山城名媛神級美女都能認識。哎……,你們猜,他們是怎么認識的?之間有沒有暖味的感情……或者關系?”

    如萍笑著搖頭:“二苗雖然喜歡說笑話,但是本質淳樸。我看,他不是隨便的人。”

    “就怕他隨便起來不是人。”萬書高微微搖頭,撫摸著手里的一疊鈔票,滿臉的滿足感。

    曉寒鼓起腮幫子:“那個什么謝采薇,有那么好嗎?神級美女?山城名媛?我看她也就一個驕橫顯擺的富家女。注意到沒有?自從進了我們飯館,她幾乎就沒有正眼看人,高高在上,很拽嗎?”

    ……

    謝采薇親自開車,帶著丁二苗,不疾不徐地行駛在山城的街道上。

    “這是你自己的車嗎,采薇姐姐?”丁二苗問道。

    謝采薇的臉上,始終是百看不厭的微笑:“是啊,我自己的車。上次去山上,我擔心技術不夠好,就沒有開車,和宋嘉豪拼了一輛車。”

    “哦,那姐姐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你可以直說,只要能幫忙,我一定幫忙。”

    “前面有間咖啡館,我們先喝點東西,慢慢聊,好嗎?”謝采薇用手指了指前方。

    丁二苗無所謂:“好啊,我還沒喝過咖啡,今天就嘗嘗味道。”

    奧迪車在咖啡館門前的停車位泊下,謝采薇帶著丁二苗走向了大門。早有侍者打開了門,垂手而立鞠躬歡迎。

    “你喝點什么?”兩人坐了下來,謝采薇問道。

    “不是說喝咖啡嗎?”丁二苗莫名其妙,又道:“反正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好了。”

    “那好。”謝采薇莞爾一笑,對身邊的服務員輕聲道:“兩杯藍山。”

    稍后,侍者送來咖啡。謝采薇閉上眼睛,鼻翼微動,品嘗了一下香氣,然后神情專注地用小勺攪拌著,一邊緩緩地說道:

    “藍山咖啡,是我最喜歡的單品咖啡。它來自牙買加,因為加勒比海環抱中的藍山而得名。這種咖啡,酸味、甜味、苦味……,都有。而且各種味道之間,非常調和。就像人生的味道,各種悲歡喜樂,摻雜在一起,讓人拋不下,分不清……”

    “對了二苗,你覺得這咖啡味道怎么樣?”謝采薇介紹完咖啡,抬頭問道。

    丁二苗抓抓頭,不好意思地訕笑了下:“我已經喝完了,感覺……,沒有啤酒好喝。”

    謝采薇看著丁二苗眼前空空的杯子,抿嘴一笑:“不知道你喜歡喝酒,要不,應該請你去酒吧才對。”

    “咖啡已經喝完,有什么事,姐姐可以說了。”丁二苗說道。

    “唔……,應該不是什么大事。”謝采薇沉吟著說道:“我父親是個生意人,做房地產的。他最近開工的工地,遇上了一些古怪,所以,想請你看看。”

    “到底如何古怪,姐姐說清楚,我才能有個判斷。如果情況嚴重,我還要去現場查看一下。”

    謝采薇抿了一口咖啡,略帶歉意:“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我父親的意思,是抽空請你見一面,他當面跟你說。”

    “也好,什么時候見你父親?”

    “我這就問問。我父親今天去了外市,不知道回來沒有。”謝采薇拿出了電話。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