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科幻靈異 > 鬼咒 > 第037章 危急存亡
?

    聽說丁二苗要請客,眼鏡排骨等人終于有了點活過來的樣子,紛紛強打精神爬起,勾肩搭背,互相攙扶著穿過樹林,在路邊打了出租車,原路返回大學城。

    學校門前的十字路口,五人分手。排骨三人回寢室補覺,丁二苗回如萍土菜館。萬書高擔心那鬼魂又來索命,說什么也不回學校,鐵了心跟著丁二苗。

    “沒見過你這樣的男人。”丁二苗無奈地搖搖頭,又對排骨等人說道:

    “中午十一點,來如萍土菜館吃飯。還有……,昨晚的事,不要跟別人吹噓顯擺,小心被當成宣揚封建迷信活動,把你們抓起來,定一個妖言惑眾的罪名。”

    “明白了二苗哥。”排骨等人都點頭,堅定而又剛毅的眼神讓人肅然起敬:“我們兄弟一定守口如瓶視死如歸,無論是敵人嚴刑拷打,還是使用美人攻心計,也絕不吐露半個字!”

    丁二苗咧嘴一笑:“行啊,弟兄們,夠意思!既然大家都這么剛烈,那就發個誓吧。就說,誰要是透露半個字,以后天天遇惡鬼,夜夜伴僵尸!怎么樣?哎,哎、哎……,都別跑呀。”

    對于丁二苗的徹夜未歸,如萍很擔心,這時候正在倚門相望。看到丁二苗精神抖擻地回來了,如萍才松了一口氣。

    昨晚行動的時候,丁二苗命令萬書高等人都關了手機,所以,如萍一直聯系不上他們。雖然和丁二苗認識不久,但是丁二苗的淳樸和仗義,卻讓如萍深深感動,在心里,也把他看成了親弟弟。

    “怎么一夜沒回來?都干什么去了?害得我擔心死,沒事吧二苗?”如萍略帶抱怨,連珠炮一樣地問道。

    “我沒事的如萍姐,謝謝你的關心。”丁二苗心里一陣感動,又道:”昨晚出去是有點任務,現在已經完成了,順利完成。就是一夜沒睡覺……”

    如萍推著丁二苗的后背:“那趕緊上去睡吧,到吃飯的時候,我再喊你。”

    “等等……。”丁二苗站住腳步:“中午還要請小萬和他的幾個室友吃飯,因為他們昨晚都在給我幫忙。所以,還要如萍姐給我做幾個菜。”

    “我會安排的,去睡吧。”如萍點頭答應下來。請幾個學生哥吃飯,無非是幾個家常菜,隨便燒點就是了。開飯店嘛,天天就這事。

    洗漱一番,丁二苗和萬書高上了閣樓。

    掀開枕頭一看,丁二苗微微搖頭,對萬書高說道:“喂,看來今天中午的飯錢,還得你給。算我借你的,以后一起還,加倍還。”

    “你昨天買東西,不還剩的錢嗎?”萬書高有些為難:“二苗哥,實不相瞞,我這幾天花費大了點,已經兩袖清風身無分文了。”

    “那……,你讓夏冰支持一下,借點錢先用著。”丁二苗說道:“我的錢昨晚壓在枕頭下,現在沒了,一分不剩。”

    萬書高眼珠一轉:“難道是曉寒或者如萍姐,偷了你的錢?”

    丁二苗一瞪眼:“什么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萍姐和曉寒,是那樣的人嗎?”

    “那、那你的錢哪去了?”萬書高不解地問。

    丁二苗搖搖頭:“說了你也不懂,反正你給我弄幾百塊先應付一下。等我以后掙了錢,加十倍還你,都沒問題。別不信,對我來說,在這個世界,掙錢比捉鬼,可容易多了。”

    “好……,我去給夏冰打電話。”萬書高無精打采地下了樓。

    半個小時后,丁二苗正睡的迷迷糊糊,萬書高走上閣樓,推開了虛掩的門。

    “怎么,沒弄到錢?”丁二苗打量著萬書高的臉色問道。

    萬書高故作輕松地一笑:“弄到了,夏冰給我的卡里打了五百塊,今天中午吃飯用不掉。”

    丁二苗翻了個身:“那怎么吊著個苦瓜臉?被夏冰嫌棄了,說你吃軟飯?”

    “沒有!夏冰那么喜歡我,怎么可能嫌棄我?”

    萬書高正要吹噓一番夏冰對自己的忠誠和愛戀,可是卻聽見丁二苗的鼾聲已經悠揚地響了起來,只好聳聳肩,輕輕嘆了一口氣,在地上鋪開涼席,也躺了下去。

    十一點的時候,排骨眼鏡等人準時來到如萍土菜館。丁二苗安排在這個時候,是因為這個時段,飯館的生意不太忙,不至于影響其他客人吃飯。

    只是沒想到,今天的生意特別好。才十一點,店里幾乎已經沒有空座了。丁二苗想了想,帶著排骨眼鏡幾人,提了幾個塑料凳子,徑自上了閣樓。

    “就在這里吃飯吧,空調開放,不加價。”丁二苗打開自己的閣樓門,示意大家進屋,又說道:“只是一點,不許抽煙。”

    萬書高跑上跑下,來回好幾趟,把酒菜全部搬了上來,眾人開吃。一頓飯吃到下午兩點,才盡歡而散。唯有萬書高心不在焉,食不知味的樣子。

    等到排骨等人走了以后,萬書高嬉皮笑臉地說道:“二苗哥,我跟你商量個事兒。昨晚,那對鬼情侶,就是康誠和駱英,不是說任你驅使嗎……?”

    “這個免談,你可以閉嘴了。”丁二苗揮手打斷了萬書高的話,說道:

    “我知道你的想法,無非就是讓康誠和駱英,去給我們尋找寶藏,幫我們發財。或者,讓他們去嚇人,然后我們出面捉鬼,演個雙簧,去騙人家的錢,對不對?”

    “二苗哥……”萬書高臉皮一紅,繼續游說:

    “事有輕重緩急,要知道變通嘛。現在我身無分文,空有壯志凌云,而舉步維艱;二苗哥你道法蓋世,神威通天,也只落得個棲身小飯館,當店小二混日子。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所以我們當務之急,是要弄一筆錢來,這樣才能不愁吃喝高枕無憂。”

    丁二苗嘿嘿一笑:“我本來就不愁吃喝啊,我和如萍姐有約定,只要干點活,就有飯吃。你還是想想你以后的路吧。”

    “天亡我也……!”萬書高仰天長嘆:“我找工作找不到,又被惡鬼纏身,現在相戀三年的女友,也要離我而去,真是天亡我也!”

    “太凄慘、太可憐了!”丁二苗一臉同情,想了想說道:“這樣吧,你給我找找季瀟瀟的電話,我聯系上她以后,把今天的飯錢,十倍還給你,你也就不用這樣悲慘了。”

    萬書高跳了起來,叫道:“二苗哥,你讓我下地獄都行,就是這件事不行。”

    “為什么?”丁二苗不解地看著萬書高。

    “你想想啊,季瀟瀟那樣的白美富,也是我可以打聽的嗎?我這樣的窮吊絲……”萬書高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激動地說道:

    “要是我去打聽季瀟瀟的電話,明天無論走到哪兒,都會有人戳我的脊梁骨,說,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雖然我長得很帥,可是這個社會,帥是不值錢的,沒錢沒背景,小卒子都能搞死你!”

    丁二苗攤開手:“那我就幫不了你了,你去找一份搬磚的工作先干著吧。”

    兩人正在閣樓上計較,卻突然聽到曉寒在樓下叫了起來:“丁二苗,丁二苗,你趕緊下來!”

    萬書高沒好氣吼了一嗓子:“叫魂啊,現在是休息時間,鬼叫什么?”

    丁二苗一腳踹了過去:“我看是你在叫魂!對女孩子要溫柔,懂不?”

    “現在懂了……”萬書高撇撇嘴,跟著丁二苗出了閣樓,順手帶上門。

    兩人先后走下閣樓,進了飯店一樓大堂,不禁同時覺得眼前一亮。飯館里,一個卷發美女,著一襲白色的紗裙,恬靜地站在那里,美目流轉,顧盼生姿。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pk10三期必中5个号 网赌漏洞太多 速赢计划软件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 牛牛的4花牛是什么牌型 重庆时时彩论坛 pk10长期挂机玩法 可以玩三公的棋牌游戏 我找到分分彩漏洞了 4码免费计划 时时彩玩法技巧之稳赚 麻将二八杠玩法 飞艇7码滚雪球在线计划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买快3和值有稳赚的方法吗 澳洲赛车是官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