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槍械主宰 > 第374章 坐標偏離
?    伴隨著飛船引擎的轟鳴,星靈號緩緩使出了航空港,隨后,在天靈星皇家艦隊的護送下,飛向茫茫宇宙之中。

    “觀眾朋友們,我是天星電臺的記者馮成,現在我正在星靈號上為大家做現場直播。”馮成拿著麥克風,對著鏡頭道。

    作為媒體記者,他們的戰斗在登上飛船的那一刻就開始了,誰能找到最新最獨家的消息,那么,誰就能在這一場‘戰斗’中獲勝。

    不過,隨著飛船開始進行空間跳躍,各大媒體的戰斗也隨之進入了一個短暫的休整階段,因為,在空間跳躍的時候,通訊信號是傳不出去的。

    但這也并不能阻止一些記者想要采訪到獨家消息的信念,比如說馮成,他就迫切的希望借助這次機會,好好的展現一下自己的能力。

    因此,在飛船進入空間通道后的平穩階段,馮成便開始四處收集獨家情報。

    “這位先生您好,可以接受一下采訪嗎?”很快,馮成就找到了一位星靈號上的維修技師。

    “沒問題!”

    聞言,那技師道。只要飛船不出現故障,他就是整艘飛船最閑的人。

    見對方同意,馮成隨即拿出麥克風準備發問,但這時,馮成突然感覺一陣劇烈的惡心感襲來,當即,馮成猛的彎下身子干嘔起來。

    “你怎么了?”

    見此,那技師一驚,連忙上前詢問。

    “我……”

    馮成剛準備回話,突然,一道黑影猛的從馮成口中沖出,隨后,迅速沖向那名技師,并且,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鉆入了那名技師的身體之中。

    那道黑影鉆入技師體內后,那技師的身體一陣劇烈的顫動。隨后,又歸于平靜,接著,那名技師神色呆滯的轉身離開了此地。

    “咦?我這是怎么了?為什么要蹲在地上?”馮成一臉疑惑的起身。他剛才好像準備采訪人來著,“可惡,這毛病又犯了。”很快,馮成便回過神來,他又失去的剛才的記憶了。

    馮成目光環顧四周。他剛才要采訪的人,早就已經不見了,見此,馮成不禁暗恨自己這毛病發作的不是時候,不過,這點小毛病是不能打到他的,當即,馮成繼續開始他的采訪工作。

    而隨著馮成的采訪工作,被他體內未知東西感染的人,也越來越多。這其中包括一名飛船的駕駛員。

    “呼~~”

    此刻,毫不知情的馮成,則正為自己的成果感到自豪,經過這番辛苦的采訪,馮成也算是得到了不少的一手資料,雖然,重要情報沒有,但這些資料足夠做一期節目了。

    只是,比較可惜的是,公主殿下和圖浩等人的房間都有侍衛看守。馮成無法接近,否則,能采訪到公主殿下或者是最近話題性的人物圖浩,那絕對能挖出一些超級重磅消息。

    “咦?這是……”

    惋惜中的馮成正準備回自己房間。突然,馮成猛的看到在飛船前方舷窗上趴著一只白色的貓咪,馮成記得這種貓咪好像是小喵小姐的寵物。

    驀然,馮成心念一動,隨后,馮成蹲下身子朝著趴在舷窗上的白色貓咪招手。身為記者,馮成自然知道,小喵小姐的這只寵物貓人氣也不低,如果能給小喵小姐的寵物貓做個特輯,一定會讓那些貓奴**的。

    “這個愚蠢的人類居然想要召喚本王?”月之王淡淡的撇了眼馮成,目光中滿是不屑。

    “咦?”

    突然,月之王掃向馮成的目光中泛起了一絲驚訝,當即,月之王從舷窗上躍下,走向了馮成。

    看到小喵小姐的寵物貓走了過來,馮成心中大喜,當即,馮成拿起相機準備開拍,但就在馮成準備按下快門之際,驀然一股強烈的恐懼從他心中泛起。

    “這,這是怎么回事?”馮成愣愣,道。小喵小姐的寵物貓如此可愛,他為什么會產生恐懼的情緒?馮成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恐懼來自于潛伏在他體內的東西。

    “喵!”

    月之王優雅的走到馮成面前,隨后,對著他揮了揮爪子,見此,馮成興沖沖的將腦袋湊了過去,準備和小喵小姐的寵物來個合影,然而,馮成剛把腦袋湊過去,月之王的爪子直接就拍在了他腦袋上,瞬間馮成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是你自己出來,還是要本王動手!!”拍暈馮成之后,月之王冷冷道。

    月之王話音剛落,突然,暈迷中的馮成皮膚內一陣蠕動,隨后,一只長著觸須的手指大小的蠕蟲鉆了出來。

    “噗!!”

    那蠕蟲一出現,月之王直接抬起爪子拍死,“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月之王血色的雙瞳凝視著暈迷中的馮成。

    “嗞!!!”

    也不知道月之王使了什么法,馮成的體內突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與此同時,在那荒蕪星球的秘密基地中,正在修煉中的5號黑衣人,身體也宛如馮成一樣劇烈的蠕動起來,接著,那5號黑衣人猛的睜開眼睛,一抹恐懼之色在他眼睛中一閃而過。

    “乖孩子,沒事了沒事了。”5號黑衣人不住的喃喃道。

    而隨著5號黑人的安撫,他身體中的蠕動漸漸平息,“剛才那到底是什么?”5號黑衣人皺著眉頭,道。

    剛才他在修煉的時候,突然,一雙血色的雙瞳瞬間出現在他的意識之中,面對那血色的雙瞳,5號黑衣人心中竟然壓制不住的泛起了強烈的恐懼,死亡的恐懼,好像,對方只要愿意,一個眼神就能殺死他。

    5號黑衣人的感覺其實并沒有錯,如果是全盛時期的月之王,用一個眼神足以殺死他,可惜,此刻的月之王只是一縷殘魂,不過,就算如此也是將5號黑衣人嚇的不輕。

    “乖孩子,剛才的信息是從你那個分身傳來的?”平息下心中的恐懼后,5號黑衣人喃喃,道。

    “是從星靈號上的分身傳來的?”很快,5號黑衣人皺著眉頭,道:“這一次隨著林琳公主殿下出行的好像并沒有幻術系的強大異能者吧。”

    剛才那血色雙瞳的影像,黑衣人知道這是對方通過他乖孩子的分身,傳遞給本尊,隨后,在由本尊影響到心靈相通的他,雖然,這看上去好像很簡單,但要真正做到這點,除非是A級的幻術系異能者。

    可A級的異能者,而且還是幻術系的整個銀河系聯邦已知的也就兩人而已,而這其中一位還是5號黑衣人的師傅,而剩下的另外一位,看在他師傅的面子上,只要他不去招惹對方,對方也不會沒事找他麻煩。

    “到底是誰呢?”5號黑衣人緊皺著眉頭,道。

    “大人,布置已經完成,還請大人指示!”就在5號黑衣人尋思之際,一條信息發了過來。

    “我知道了!你們開始準備吧。”

    聞言,5號黑衣人,道,“不管那人是誰,阻止林琳公主殿下出訪地球的任務,絕對不能出錯。”

    雖然,5號黑衣人心中十分忌憚,剛才那雙血色雙瞳的主人,但與之相比阻止林琳公主殿下出訪地球的任務更加重要,因為,在地球上他們有著重大的利益,哪怕是為此得罪了這位未知的強者。

    再說,組織的實力也不是誰都可以捏了,再不濟他還能求助自己師傅,大不了將地球的利益孝敬一些給自己師傅,換他出手好了。

    “乖孩子,開始吧。”念此,5號黑衣人隨即閉上眼睛,激發異能,直接遠程控制在星靈號上,那些被蠕蟲感染的人。

    本來5號黑衣人是想通過在星靈號上留下的那個分身來控制被感染者,可5號黑衣人有些忌憚剛才那雙血色雙瞳的主人,因此,他是直接跳過了這一步,雖然,這么做會極大的消耗他的力量,但為了安全起見,5號黑衣人也只能如此。

    甚至,5號黑衣人已經讓星靈號上的分身自我毀滅了,而那個分身繁衍出的后代,也很快就會死亡,到時,一切線索都將斷掉,誰也查不到他的頭上。

    “死了?”

    月之王伸出爪子,撥弄了一下地上的那條長著觸須的蠕蟲,撇撇嘴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好玩的,居然死掉了,這讓月之王大感可惜。

    “飛船即將駛出空間通道,還請諸位回到自己房間。”這時,飛船的廣播響了起來。

    飛船的駕駛室中,船長正指揮著手下開始駛出空間通道,雖然,這種操作對于眾人來說都已經是駕輕就熟,但駕駛室中的每一個人都不敢絲毫松懈,因為,此刻飛船上可坐著林琳公主殿下。

    “坐標確定,飛船躍出!!”

    很快,眾人完成了所有的準備,然而,就在飛船躍出空間通道的那一刻,駕駛室中的一位駕駛員,迅速的將原本的坐標修改成了一個未知的坐標。

    坐標被改動,這也導致飛船躍出的時候,直接偏離了原本的坐標,來到了這個未知的地方。

    “混蛋,你在搞什么!!”見此,飛船的船長臉色猛的一變,當即,船長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將那名駕駛員一把拽下按倒在地。

    “來人,把他給我關起來。”沒有時間去詢問緣由,此刻船長必須盡快修正坐標,公主殿下所坐的飛船突然失蹤,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天啊!!”

    然而,這時駕駛室中的船員們一個個神色駭然的望著大屏幕,驚呼道。(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