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別惹我霸道撒旦 > 第138章
(www.8jzw.Com)    “咳咳,千尋,那個......呵呵......”浩雪轉轉圓圓的大眼睛,美眸泛也不泛的盯著千尋瞅著,纖細的手指被自己蹂躪的已經慢慢泛紅,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跟這個男人開口呢。【擺渡搜經|典|小說免費下載小說】

    浩雪別捏著不知道該怎么跟千尋開口,千尋也一樣,支支吾吾著道:“浩雪,那個,我......算了,還是先看看你的傷勢好了。”

    “哦,我沒事的,你給我一些跌打損傷的藥就好了。”

    千尋疑惑著:“行嗎?小寒可是叮囑我給你做個全身的檢查的。”

    “當然行了,你放心啦我真的沒事的,我只是被他們倆個大男人像布娃娃一樣扯了幾下而已,現在是胳膊有些青紫,你給我藥膏就好了,我來這里可不是單純地想讓你看傷口的。”浩雪甜美的聲音,深深的吸一口氣,打定主意開口:“千尋,我有事情求你。”

    “哦??什么事情你說吧,正好我也有話要跟你說,也算是請求吧。”

    “我想請你治好小巖的胳膊,拜托了,只要你治好小巖的傷勢我什么都答應你。”浩雪站直了身子懇求的看著男人,水晶一樣美麗的眼睛印著真誠。“不行。”千尋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面色冷了下來:“浩雪,宮巖是我的仇人,我是不會給自己的仇人看病的,我這么做對不起我的家人。”

    “怎么就不行了??害死你爸媽的人又不是宮巖。是他的爸爸,而且是不是宮伯父害死的你家人這件事情還不確定呢,你不能就這樣一口咬定是宮家人害了你的父母。”浩雪瞪著圓圓的眼睛。義憤填膺:“你這樣是不對的,而且不是你自己說的嘛你能幫忙的話肯定會幫我,那現在給小巖治療胳膊對你來說只是小事一件,輕松得很,所以你必須幫我,你不能失言。”浩雪干脆開始耍賴了:“你不幫我的話可不是大丈夫的作為。”

    “呵呵,浩雪。我們認識這么久了,我的作風你不了解嗎?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威脅我。可你剛才的話就是在威脅我。”千尋坐回椅子上,對于浩雪的話只是有些不高興,卻還沒有動怒。

    ‘“反正,你必須得幫我。你要是不幫我我.....我就給你下跪了,跪到你答應我為止。”話一出口,浩雪就從椅子上站起來,擺出要下跪的姿勢,她當年就是用這招求得千尋給羽晨治療腿上的,雖然千尋的脾氣古怪了點,但還是算有點同情心的,苦肉計這招應付他應該是可以的,浩雪在心里面祈禱:千尋啊。你可千萬要吃我這套啊!見女孩果真跪下了,千尋也并不阻止,這個女孩就是真性情說到做到。一點都不扭捏,男人只是微微搖搖頭道:“呵呵,苦肉計,浩雪,你三年多前就是用這招求我的吧,那個時候是為了上官羽晨給我下跪。現在是為了宮巖你又跪我,哎!你的膝蓋就那么不值錢嗎?為了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去下跪請求別人的。”

    屋子內。浩雪筆直的跪在地板上,客廳里宮巖和聶寒兩個人一人坐在沙發的一端,擺出一副互不往來的架勢,他們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嘛,當然是離得越遠越好了,用宮巖的話說,在這里多呆一分鐘都是對他的侮辱。

    宮巖緊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腦袋里不斷傳出的刺痛感迫使男人握緊雙拳。

    聶寒坐在沙發的一腳翹著二郎腿,薄唇一張一合:“喂,宮巖,丫頭進去那么久都沒有出來哎,我有點擔心啊,丫頭不會有事吧,會不會真的檢查出什么病癥啊,比如說癌癥什么的,萬一是個晚期......我真的不放心啊,要不我們進去吧。”…

    “你放屁,聶寒,把你的狗嘴巴給我閉上,不準你詛咒雪兒。”宮巖突地睜開雙眼不再假寐,眼睛里已經閃爍著怒氣了,男人被聶寒的幾句話給惹怒,心情本來就糟糕,現在就更不好了,冷言道:“再敢亂說我撕爛你的嘴。”

    “咳,我只是隨便說說啊,切!你當我想丫頭出事啊,我心疼她還來不及呢。”

    “那你就把你的臭嘴巴給我關上。”宮巖坐在沙發上,一只手緊握成拳,一只手抵在額頭上,頭痛欲裂的感覺,這段時間頭疼越來越頻繁了,而且每一次發作都會比之上一次更嚴重。

    “喂,你怎么了?小巖同志,你臉色不太好啊。”聶寒伸出手捅捅宮巖的腰間,見男人的臉色越發蒼白,終于忍不住問出口。

    ********分割線********

    “咳咳咳......你抱得我太緊了。”上官羽晨幽幽的開口,心想,不就是一束花嘛,女孩的反應似乎有點太大了啊。

    “哦,對不起啊,我太高興了。”木楠有些面紅的低下腦袋,收回自己緊抱著男人腰間的手兒,語氣里盡是喜悅:“羽晨,謝謝你的花,我很喜歡。”

    “哦,你喜歡就好。”

    “藍兒呢?我想見他,有幾天不見這孩子我心里倒是怪想他的。”說著,男人的一雙明眸開始在房間里四處尋找著小藍兒的身影。

    “哦哦,我剛剛把藍兒哄睡著了,現在也不知道藍兒醒了沒有,你想見他跟我到他的房間看看吧。”木楠說著,拉起上官羽晨的手走進男孩的房間內,小男孩睡得正香甜,帥氣的小模樣完全繼承了上官羽晨。

    “呵呵,木楠你看,藍兒長得很像我啊,長大了一定也是個帥哥。”說著,上官羽晨伸出手動作很輕的摸了下小藍兒的臉蛋,語氣里都是高興:“我的兒子呢,我的,我的......”

    “咳咳,我就是個小女子,又不是大丈夫,我的膝蓋也沒有那么嬌貴,人家大丈夫都能屈能伸呢,況且我一個女孩子了,反正我只做我認為對的事情,為了小巖我愿意跪,他值得我這么做。”說著,浩雪伸出小手撫在自己的心臟處:“千尋,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我是真心想你治好小巖的手所以我跪在這里求你,我知道小巖他很想重新用自己右手,他只是不說,但是我懂,我是他的愛人我懂,就像是有些話我不對他說他卻懂一樣,他不會跪下來求你,呵呵,就算他跪了你也不會給小巖治療的。”女孩嘴角閃過一抹苦笑,有些悲涼:“但是我不一樣,我可以跪你,可以求你。”

    “為什么?你就那么愛他?”千尋坐在椅子上俯視著女孩,他從女孩的眼睛里找不到一絲的不愿,她的眼神是澄澈而干凈的,沒有怨念,也就證明她甘愿。

    “恩,因為愛。”浩雪直起了腰板,點點小腦袋。

    “浩雪,你起來吧。”千尋伸出手想要扶女孩起來,可卻被浩雪給閃開了,女孩倔強的搖腦袋:“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我寧可跪死在這里。”

    “起來吧,我可以答應你。”千尋伸出的手微微頓了下,皺眉道:“地上涼,你生病了小寒會難過,我可不想你在我這里出事情,那樣小寒可是會恨我的。”

    “哦哦,那你答應我了,我可起來了。”浩雪泛泛一雙漂亮的眼睛,幼嫩細白的小手輕拍著膝蓋上的灰塵才慢慢站直身子,女孩這一站起才發現膝蓋已經有些微微...

    發麻了。

    “呵!女孩子卻偏要逞強,該怎么說你才好啊,諾,給你的,涂在患處。”千尋隨手按了下某個抽屜的開關,從里面拿出一個小藥瓶扔給女孩,道:“這藥很有效的,一次就見效。”

    ********分割線********

    “羽晨,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女孩伸出小手在上官羽晨的眼前晃了晃,把男人飄遠的思緒拉回來。

    “哦哦,沒什么,只是有點想家了。”上官羽晨有些別扭的微笑,其實剛才走神是想起了雪兒,只是他沒有說出口,男人是怕木楠會傷心,女人總是比較敏感的。

    “哦,羽晨,對不起。”沙發上,木楠捏緊白嫩的手指,女孩是真的以為上官羽晨愣神是傷心了,想家了才會這樣,所以女孩的心情也跟著難過了,低沉的開口:“如果你真的想回去就回去吧,不要跟上官伯父慪氣了,伯父那么疼你也不會忍心你在外面流浪的。”

    “回去?呵呵,老頭才不想我回去呢,他要是真關心我就不會趕我出來了。”上官羽晨挑挑眉毛:“那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老頭不請我回去我是不會回去的,我冒冒然然的回去了他要是讓我進家門還好,但是他要是把我給趕出來呢。”說著,男人不自覺的皺了下眉毛

    “羽晨,你要是真的想回去,我去跟伯父說,你被趕出來也是因為我,我......”

    “打住,不要提了。”上官羽晨伸出手打斷女孩:“我來這里不是和你談這些不開心的事情的。”

    ?*.|d!**.\

    別惹我霸道撒旦_別惹我霸道撒旦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七乐彩预测彩宝贝 pk10玩法规则 二星直选7码稳赚技巧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 360时时彩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 彩票开奖代码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手机棋牌游戏龙虎 甘肃快三遗漏 彩票亿元大奖排行榜 手机百度 写新闻 赚钱 发发棋牌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表 妞妞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