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網婚時代:大神,離婚吧 > 121 我會對妃妃負責的
(www.8jzw.Com)    “結婚?可我結婚是嫁到他家去,不是讓他上門啊!讓他在咱家附近買房子,這怎么說得過去?”

    蘇妃也沒想到王琰會想得這么遠,他明年春末畢業,可她還有2年的書要讀,這結婚怎么也得是兩年以后的事,就算現在買房不早,可也不能買在b市啊,他家在a市,公司在x市,房子買在a市或者x市才算合適,買在她家附近?蘇妃搖搖頭,不知道王琰那顆豬腦袋怎么想的。愛睍莼璩

    蘇媽媽拍了拍腦袋,恍然大悟:“也對,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媽就是看到小王對你這么上心,太高興了,這一高興我就昏頭了。結婚多大的事啊,得兩方家長全面會談之后才能做決定。”

    “對啊媽,您以為結婚就是買買房子那么簡單?結婚是兩個家族的事,不是我和王琰兩個人的事,所以他說了不算。”

    “那這房子…。”蘇媽媽有點糾結。這個樓盤地段好,離家也近,最近賣的很火,聽說就剩幾套高價房了,今年不買,明年就買不著了。

    “咱們不能買,趕緊回家,把卡還給人家。”蘇妃拽著蘇媽媽的胳膊要離開售樓部。

    太后哪容得她在她面前放肆,甩開胳膊不高興的瞪著蘇妃:“你干嗎啊?回什么家?小王說了,買這房子寫你的名字,咱買了也不吃虧!你們將來要是想留在x市發展,咱就把這房子賣了,到時候穩賺不賠。妃妃啊,你是不知道現在房地產多大油水,這房價一年比一年高,漲上去就下不來,我現在把這房子買了,過兩年你們愛住不住!”

    “媽,您冷靜一點啊!您說這事王琰有跟他爸媽商量過嗎?他爸媽能同意啊?”

    蘇媽媽一愣,說來也是,王琰話不多,但也不是不能聊天的人,問他家里還有哪些人,他客客氣氣的說家中沒有兄弟姐妹,只有父母,還有個爺爺在澳洲養老。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帶過了。

    感覺到王琰好像并不怎么愿意談到家人,所以,蘇媽媽也不敢怎么問。這廂忙拉著蘇妃的胳膊問:“妃妃啊,你去過王琰家沒有?”

    蘇妃搖頭:“沒有…”

    蘇媽媽果斷憤怒了:“我說小王怎么這樣?他都來咱家兩回了,怎么也不帶你回家一次?”

    蘇妃小聲的嘀咕:“王琰來兩次,兩次都是您非要人家來的…”

    “誒?你嘀咕什么呢?”蘇媽媽耳尖,聽到蘇妃小聲的埋怨,假裝不高興的白了她一眼,她也跟著嘀咕:“你說這小王父母是怎么回事?孩子談戀愛都發展到床上去了,也不盯著點,這時候早該讓兒子帶媳婦回去了。”

    蘇妃狂汗,“媽,每家的父母都有自個的想法,您以為誰都跟您一樣?非要蘇臣把人家陽光姑娘帶回來給您看看。”

    “我看你弟弟交了什么樣的女朋友,媽媽要是不滿意,就讓他們趁早斷,媽媽這心里是有主意,又不是閑著沒事瞎折騰,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蘇媽媽說到這,話鋒一轉,這次是皺著眉頭嘀咕的:“誒,你說這小王不帶你回家,是不是因為他父母不同意你倆在一起?”

    蘇妃快受不了太后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了,王琰不帶她回家,那是因為他和家里鬧翻了,蘇臣以前也沒少惹爸媽生氣,離家出走的幼稚事情也干了那么幾次,可每次還不是乖乖回來喊爸媽,然后,自然而然就沒事了,一家人,能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

    她相信只要王琰肯乖乖低頭回家認錯,很快的,大家又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了~

    “媽,時間不早了,咱先去超市買點菜回家做午飯吧。”蘇妃趕緊轉移話題。

    蘇媽媽一拍腦袋,恍然大悟:“對啊,他們都在家里等著吃飯呢,走走走,買菜回家!”

    *

    蘇妃手里提著大包小包,跟著前腳進屋的太后后腳進屋,一進屋就聽見爸爸的聲音。

    “誒誒,等一下,我不走這了,我走這。”

    蘇妃暈倒…爸爸下棋從來不悔棋的,這話說的,一聽就是悔棋的節奏。蘇妃趕緊把菜提進廚房,迅速的跑出來圍觀。

    蘇爸爸是資深圍棋迷,從小呢,也教了蘇妃那么幾小手,可蘇妃對圍棋沒有興趣啊,光會看,不會下。

    王琰執白旗,蘇爸爸執黑棋,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好吧…她看不出來…她只能幽幽的說:“爸,我有沒有跟你說過,王琰參加大學生圍棋競賽,拿了區域冠軍回來?”

    蘇爸爸手執黑棋正猶豫著該往何處下,聽蘇妃突然這么一說,他的手將在棋盤上,而后就那么輕輕一抖,棋子掉了,在棋盤上滾了一段,準確無誤的落在幾顆黑白棋之間。

    沒想到,這個意外改變了整個棋盤的局勢,王琰微微一笑,說:“爸,我認輸了。”

    神馬?蘇妃驚悚的瞪大眼睛。蘇爸爸眼睛瞪的比她還大,父女倆表情出奇的一致,蘇爸爸瞪了幾秒之后,改為得意的哈哈大笑:“我贏了,我終于贏了一回。”

    蘇妃擦汗…踩了狗屎運贏了一回至于這么高興嗎?但見爸爸笑的認真開懷,蘇妃也跟著笑嘻嘻:“爸爸,這可能是上天的旨意,要你在冥冥之中,不經意的就贏了區域冠軍。”

    蘇爸爸不高興的白了蘇妃一眼:“什么不經意?老爸這靠的是實力,實力你懂不懂?”

    “是,沒錯,老爸是實力派!”蘇妃吐了吐舌頭。

    蘇爸爸打了個哈欠說有些累了,要回屋瞇一會兒,便起身走了,王琰輕輕的說了聲:“爸,您慢走。”蘇妃瞪著他,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瞧著蘇爸爸進屋了,蘇妃才發作:“我說姓王的,我爸什么時候成你爸?你一口一聲爸叫的挺自然的嘛!”

    王琰笑笑,伸手就要把蘇妃往懷里攬,蘇妃忙推開他說:“這是在我家呢,我媽會看見。”

    “沒關系。”**oss依舊我行我素,一派一切都是他說了算的架勢,長臂一用力,準確無誤的將蘇妃撈進懷里,蘇妃在他懷里卯足勁了掙扎,因為怕太后從廚房里沖出來,所以,她的動作幅度不敢太大,聲音也不敢放開的吼。

    “我說姓王的!你給我安分點!”她壓低聲音沖王琰嚷嚷。

    王琰把嘴巴湊過去狀似要吻她,她忙伸手擋他的嘴,把頭往后仰,讓自己躲得遠遠的。王琰親了親她的手心,眸中帶著委屈的秋波說:“我想你。”

    蘇妃感到一陣惡寒,這才分開一個早上不見,他就開始發春了。

    “你趕緊放開我,一會兒我媽看見了。”蘇妃繼續壓低聲音嚷嚷。

    這時候,不遠處傳來幾聲輕咳聲,蘇妃抬頭一看,尼瑪,太后拿著鍋鏟正站在餐廳的玄關處瞪著她呢,王琰背對著太后,所以看不到她的眼神,但能聽見她出聲,手臂不由得一松,蘇妃迅速的從他身上跳了下去,心虛的喊了一聲:“媽。”

    “傻站著干嗎?還不來廚房幫忙?”太后鳳顏微帶點慍色,沖蘇妃下達命令。

    蘇妃瞪了王琰一眼,屁顛屁顛的往廚房跑了。

    王琰的懷里失了溫度,不由得有些閃神,驀然抬頭,瞧見蘇臣正抓著鳥窩頭站在房門口瞪著他,他不以為意的沖蘇臣禮貌笑笑,蘇臣果斷將他無視了,拿了杯子,到飲水機那接了一杯水,咕嚕咕嚕的喝個精光。

    王琰坐到沙發那邊,隨手拿起遙控器開電視,蘇臣晃著鳥窩頭在他身邊坐下,拿起遙控器調了個頻道。王琰看得是午間新聞,蘇臣看得是體育頻道,正在直播一場籃球賽,解說員正講解的十分激動。

    王琰喜歡看新聞,但看籃球比賽也能接受,所以,專心的和蘇臣看了起來。蘇臣以一個熱血少年的姿態對比賽評頭論足,他支持的隊伍進球得分了他就高興的拍掌,對方隊伍進球了,他就懊惱的拍大腿,說那誰誰跑位錯誤,沒有防守好。

    “11號球員犯了一個易犯錯誤,切入時機沒掌握好,還有切入時動作的突然性不夠,切入時沒有明顯的動作、方向和速度的變化。”安靜看球,偶爾瞥了一眼激動不已的蘇臣的王琰同學,忽然開口說話了。

    蘇臣瞪大眼睛瞟了他一眼:“你好像很專業?”

    王琰輕聲應道:“談不上專業吧,大二上學期打的挺狂熱,下學期就沒怎么打了。”

    聞言,蘇臣上下瞟了一眼王琰,說:“看你的身材像是打過籃球的,打的怎么樣?有沒有進校隊玩玩?”

    王琰搖頭:“沒有正式加入校隊,算是后備隊員。”

    于是,蘇臣看他的眼神充滿鄙夷了,很傲嬌的說:“原來只是個替補,我告訴你,我可是我們學校的校隊的常駐中鋒,我高興的時候也打打前鋒。”

    好吧…其實是教練心情好的時候,會讓他打前鋒。

    王琰點頭:“嗯,算是個替補,我只在有重要的比賽時上場,平常我不打。”

    “你什么意思?”蘇臣瞪他。

    王琰皺起好看的眉,剛想解釋,那廂傳來蘇妃叫他們吃飯的聲音,他于是沖蘇臣抱歉的點了點頭,起身往餐廳走去。

    滿桌的菜香撲鼻,王琰心情愉悅的落了坐,蘇妃擺上最后一碗米飯,指著滿桌的菜顯擺的說:“這軍功章里可有我的一份功勞。”

    王琰笑著說:“辛苦了,本首長決定獎勵你一個吻,現在你就可以領賞了。”

    蘇妃俏臉兒一紅,嗔道:“去你的!”

    *

    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吃過午飯,蘇臣是第一個甩手掌柜,吃飽喝足之后,把碗往桌上一放,迫不及待的回屋游戲去了。

    蘇妃也吃得快,王琰仍舊是慢吞吞的,蘇妃起身要走,完全無視他那暗示著要她等他的眼神,可惜,她本人沒有被太后無視。

    太后無比威嚴的喝住了她的腳步:“去哪兒?一會兒還得洗碗。”

    蘇妃苦逼苦逼的坐了下來,小聲的埋怨:“蘇臣怎么不用洗碗?”

    太后說:“她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能一樣?”

    是啊!現實就是這么不公平,憑什么男孩子是少爺,女孩子就得是丫鬟?

    “再說了,媽要你洗碗是為了你好,你以前就很少干家務活,現在不加緊時間練習,將來嫁給小王了,什么都不會,還不叫婆婆嫌棄?小王,你說對不對?”

    王琰愣了一下,蘇媽媽的這個問題,對他來說,難度有點高,她不好回答,他本不在意家務由誰做,蘇妃高興了,她可以露兩手,蘇妃要是不高興了,還有保姆在。但蘇媽媽現在的主語是婆婆,不是他。

    “小王,怎么不說話?”見王琰遲遲未回答,蘇媽媽有些急了,“小王,我聽我們妃妃說你沒帶她見過你父母?是怎么回事?”

    王琰老實回答:“我和我父母之間有些誤會還沒有弄清楚,所以,我想暫時不帶妃妃回家。”

    “跟你父母有誤會?那簡單!孩子是父母身上的一塊肉,再大的誤會解釋清楚了就能解決,你好好的跟父母認個錯,父母沒有不心疼孩子的,你知道錯了,他們也就原諒你了。”

    王琰眸光一沉,輕輕的點了點頭:“是。”

    蘇妃見王琰臉色微變,忙說:“媽,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我和王琰才交往沒幾個月就要見他父母,多不好意思呀!”

    “你也知道才交往幾個月?你們那個…什么的時候,怎么不想想才交往幾個月?”這事太后其實也不怎么好意思提,但見蘇妃一臉都不理解她的苦心,所以有些生氣,一生氣就口沒遮攔,一下子把不見光的事搬上臺面來了。

    王琰倒沒有不好意思,也絲毫不覺得有愧疚什么的,只堅定的看著蘇媽媽說:“媽,您放心,我會對妃妃負責的。”

    “小王啊,這媽叫的有點早了,不,是太早了!”蘇媽媽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在桌上,推到王琰面前,說:“小王啊,這錢還你,這錢呢我們現在不能要,要了我們心里也不踏實。”

    王琰盯著那張銀行卡,眸光一黯…

    網婚時代:大神,離婚吧_網婚時代:大神,離婚吧全文免費閱讀_【121】我會對妃妃負責的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75秒速赛车稳赢计划软件 ag斗三公有假吗 贪玩蓝月公司背景 pt平台娱乐 双色球投注纸怎么画 奔驰宝马棋牌游戏大厅 棋牌游戏APP下载 000002上证指数 前三组选包胆规则 重庆时时5星人工计划 pk10冠亚和值漏洞 qq华夏新区打副本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在国外能用吗 pk10怎么玩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