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侯府商女 > 第2681章:無奈妥協囂張搶奪!1


    

    這圣君閣四太長老垂下眼瞼,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更摸不透他此時此刻在想什么。

    但玉瑰心明顯不想這樣放過他,看了一下單子不滿的說道:“怎么?四太長老還妄想在本小領主面前玩花樣嗎?現在是我來通知你,接手你手里所有的東西,包含外面的聯系人員,”

    “聽好了是所有你手里的資源,如果四太長老年齡大了耳朵不中用了,本小領主在多給你說幾回,省著你拿這些個不清不楚的來糊弄我,怎么看我是個女眷說話不算話是嗎?”

    四太長老不甘愿的說道:“老夫年齡大小用不著你來評論,既然你要東西,已經給了,你拿走就是了,老夫手里能拿出來的都在這里,你說的那些不清不楚的老夫也不明白。”

    玉瑰心哈哈哈囂張一笑說道:“真是難為四太長老了,現在還看不清現實,如今圣君閣里里外外都在散發著亂起來的意思,天宗那邊已經做好了及時止損的準備,”

    “若是四太長老手里這些東西被發現了,或者是轉移之中出現了意外了,那么這個責任誰能承擔的起?要知道這些年四太長老你打著小主的稱號,利用天宗的優勢,給你自己,給你的家族謀福利里里外外謀算的也不少了,”

    “若是四太長老能聽得進去人話,就乖乖的將東西都拿出來,包括你藏著掖著的大把銀票,今天中領主沒來,就是要給你一些臉面,你要清楚,現在是通知你,而不是跟你商量。”

    玉瑰心上前幾步,妖嬈的身姿走路都是一步扭幾扭的樣子,伸出芊芊玉手,搭在四太長老的肩膀上,一種黑色的靈力忽然放出,讓四太長老忽然間壓力倍增,險些跪下去。

    四太長老惱怒的不行,卻看見那黑色的靈力猛地一震,震驚的話都說不明白了,“你.....不、怎么可能,短短時間......如此、好、你真是好樣的......”

    玉瑰心妖嬈的一笑,“那就謝謝四太長老夸獎了,我和你不一樣,我立誓要從此效忠天宗,絕對不會三心二意,所以我的丹田已廢,從新開始,”

    “要不然你認為我的黑靈力哪里來的?就是你想的那樣,若不是我破釜沉舟,哪里來的小領主的位置?現在你還想要藏著掖著嗎?”

    四太長老已經是滿臉是汗,臉上的黑氣也多了不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女子竟然在那種情況之下,還能走出這樣一條路來。

    現在更是凌駕在他的頭上,他又不敢跟對方對抗,這黑靈力比起正常靈力來更厲害,一旦不小心被傷了,沒有辦法醫治不說,還容易被別人發現。

    到時候會更加不好收場,這個女人果然是心思歹毒的妖女,今天真是棋差一招了。

    對于膽小怕死的四太長老,現在面對天宗這種比較特殊的黑靈力非常忌憚,生怕對自己的仙根有任何影響。

    所以他無奈妥協的說道:“好,給你便是了,左右我也達不到你的程度,過去是老夫看走眼了,你真行!”

    “哈哈哈,謝謝夸獎了四太長老,別啰嗦趕緊拿東西來吧!”

    四太長老拿出了一個玉佩,結果這個玉佩還沒有等到被打開,就被玉瑰心一把搶過去說道:“這個玉佩都是天宗給的,有特殊的聯絡作用,既然你以后退居幕后了,這個就直接給我好了。”

    四太長老急了,立刻就要去搶,“你這妖女,妖女!你怎么敢搶奪老夫的東西,誰給你的膽子?誰給你的,拿回來!”

    這個玉佩里面可都是他多年的珍藏,還有所有聯絡的人的資料,這可是他保命的寶貝,怎么能愿意被對方搶走,因此四太長老的靈力忽然迸發而出。

    瞬間打在了玉瑰心的身體的左側,一個掌風還直接扇到了玉瑰心的臉上,這種直接打臉的行為,讓她響起了很多特別不美好的畫面。

    一下子就給玉瑰心的怒火給點燃了,因此她回身毫不留情的給了四太長老一掌,因為二人的距離比較近,因此四太長老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機會,立刻就被擊中了......

    砰的一聲,只見一團黑煙襲擊了四太長老,然后他就捂著胸口昏死過去,也不知道玉瑰心到底放了多少黑靈力,將仙根七級二星的四太長老的都給放倒了。

    這讓在空間里面記錄這些畫面的思陽立刻戒備起來,思陽之前是聽過這黑靈力的,只不過沒有想到這玩意如此歹毒,連這樣一個太長老都能給瞬間放倒。

    讓思陽多了幾分忌憚,繼續關注這個玉瑰心,她將四太長老放倒之后,還用鞋底狠狠的踩著四太長老的臉碾壓幾下,臉上表情猙獰的嚇人,惡狠狠的一邊踩一邊說:“妄想跟本小領主耍心思,你也配?不是很喜歡打臉么,我就好心賜給你好了,圣君閣沒有一個好東西,既然你這樣不識趣,就拿你開刀好了。”

    很快四太長老的臉上全部都是鞋底印不說,臉色還黑乎乎的,像是中毒了一樣,原本高高在上的人被虐成這樣,玉瑰心顯然很高興。

    吹吹自己猩紅色的指甲說道:“哈哈哈,四太長老你也沒有想到吧,黑靈力可是有毒的,仙根即使沒有你高,但毒這個東西你控制不了,也無法解開,這下子你后悔跟本小領主做對了吧,”

    “雖然你現在昏過去了,但本小領主不妨告訴你,日后只要跟我作對的人,曾經給我難堪的人,我都不會放過,我依然是玉家最聰慧的姑奶奶,也是預計愛的驕傲,誰也搶不走這等殊榮,所以你且就安安分分的聽我領導好了,再有什么歪心思,我不介意直接要了你的命!”

    這話說的有狠辣有歹毒,整個人陷入一種癲狂的狀態,思陽看她這德行,估計是使用黑靈力的副作用,而且這什么黑靈力的大概是真的有毒。

    所以仙根比四太長老低了很多的玉瑰心,竟然能直接給人放倒,看來這種黑靈力不可小覷,必須要小心謹慎。

    而玉瑰心也沒有馬上走,而是從四太長老的手上取了一滴血,然后利用這一滴血打開這塊玉佩,并抹掉上面的所有前主人的信息。

    在玉佩上前主人的信息被抹掉的一瞬間,里面存放的所有物品忽然間就這樣明晃晃的釋放出來,整個書房都差點塞不下,而四太長老直接被東西給淹沒了。

    只見這儲物玉佩里面有整箱整箱的金銀珠寶,還有幾箱子是晶石和丹藥,另外還有各種金貴的藏品和還有資源,林林總總的價值至少十幾個億,可以說是四太長老必生的珍藏了。

    另外還有一個特殊的小箱子,十分低調古樸,只有一個梳妝匣大小,卻顯得跟這些東西放在一起特別的格格不入。

    這個小箱子上面還有特殊的鎖,思陽總覺得這鎖頭在哪里見過,可是到底在哪里見過呢?

    在思陽思考的時候,玉瑰心已經將很多箱子打開來看了,果然現成的銀票就有十幾個箱子,早就聽說這四太長老是個守財奴,如今一看果然是這樣。

    玉瑰心看見這一幕,嘴角的張揚的一笑,“四太長老果然是留了一手,只可惜了,你想要將這些東西留給你的后人是不可能了,如今天宗可是要干大事,完成大計劃的天地之間獨一無二的宗門,”

    “這些東西本下小領主就笑納交差去了,至于這份名單,我可是關注許久了,這么說還要謝謝你這個老東西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太長老......啊......來人......噗......”四太長老的親信書房的動靜有些古怪,就忽然間推門來看就看見這一幕,結果還沒有喊來人就直接被玉瑰心給打的吐血了。

    同時在電光火石的瞬間,思陽運用靈力催動空間,將一屋子東西全部給收到了空間之中,結果剛剛還一個房間都堆不下的東西,突然間消失了不說,還快的讓人不可思議,好像一切都是幻覺。

    而當玉瑰心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屋子就有兩個昏死在地上的人,而剛剛的一切,連同四太臟老的玉佩都不見了,消失了......

    玉瑰心直接傻眼了,反應過來之后忽然間尖叫起來:“啊......”

    刺耳的聲音只穿天際,差點給房頂都掀翻,也因此驚動了大批的護衛,“不好快走,四太長老書房出事了。”

    “快快快,有女人的尖叫聲,快看看怎么回事!”

    “快看那從書房飛出去的是什么人,快追,來人有敵襲有敵襲,快來人啊,趕緊追啊!”

    一時間整個圣君閣的四太長老一脈突然間雞飛狗跳起來,鬧得那叫一個如沸騰的熱水一般,整個院子都喧鬧起來......

    ------題外話------

    哈哈哈,熱鬧起來了,我們思陽粉碎了敵人陰謀中很重要的一環啊,支持繼續走起么么噠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