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侯府商女 > 第2680章:暗夜隱匿發現熟人!2


    “砰......嘩啦啦......”

    這是氣怒至極的四太長老,將桌案上的茶壺摔碎,茶盤掀飛,飛濺的碎片四處都是,嘩啦啦的動靜很大。

    緊跟著書房的門忽然間被打開了,“不要讓老子說第二遍,滾!”

    思陽也沒有想到剛剛找到四太長老的書房,就聽見這么大的動靜,本來還想著怎么進去呢,現在不用了,人家門都打開了,自然是大搖大擺進去呀。

    所以我們思陽嘴角閃過一抹壞壞的笑,隱匿在空間之中,順利的進去了,然后找個角度最佳的梁上,關注這個房間的情況。

    結果思陽一看不要緊,尼瑪這屋子里面出現了一個熟人!

    不過這人不是在圣君閣失蹤了么,早前圣君閣就說要抓她,真的是掘地三尺這人就跟突然消失了一樣,到底是抓住了什么機遇,竟然還能咸魚翻身。

    不得不說他們家慧兒說的那什么打不死小強的東西很適合她,要不是她三管事情也不能被曝出來,這貨不怕被抓不說還如此囂張的在這里逼迫圣君閣四長老,乖乖一瞧就是瓜很大的樣子。

    嗯,我們思陽決定淡定的圍觀,順便把這些記錄卡下來,自從知道記憶水晶這種東西之后,用起來實在是太順手了。

    甚至思陽都有一種預感,那就是將這些隨處的機緣給記錄下來,沒準哪一天能徹底串成一條線呢。

    圣君閣四太長老氣的老眼昏花,手都在哆嗦,可見氣的多狠,反觀對方卻沒有那么在意,四太長老越氣,對方笑得就越發的張揚和痛快!

    如此強烈的反差,不知道在思陽沒來的時候,這兩個人到底談什么給談成這樣?

    當然結果肯定也是沒談好談崩了鬧得不愉快,現在書房里面碎片四濺,四太長老奴急之下摔得,將墻上的名人字畫都給劃了一道口子。

    茶水也撒的哪里都是,金貴的簾帳上也滿是茶水滴滴答答的,四太長老怒發沖關,小眼睛通紅瞪得老大,可見是被氣的不輕。

    本以為對方會惱怒,誰知道對方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擺弄著衣服上的流蘇,就像是沒看見四太長老差點沒被氣炸,這女子眼波流轉媚意天成,瘦削的臉上已經不見曾經的仙子之姿,反而走起了妖嬈路線。

    此時此刻她嘟著紅唇說道:“四太長老有話好好說嘛,干嘛發這么大的火氣呢,自從我玉瑰心加入天宗之后,頗受到重視,不就是以后跟四太長老這邊的對接的事情交給人家了嗎,”

    “四太長老配合就好了呀,我現在要的是糧食,還有神秘三城那個支脈的聯絡方式,以后你們都由我來領導了,你們這些沒有脫離宗門的人,一生本來就是為了天宗服務的,”

    “既然早前就沒有名分,現在就安分守己的聽從安排就是了,虧了今天本小領主高興,要不然回去參你一本,估計四太長老也是不好受的。”

    艾瑪,原來這貨竟然是玉瑰心,自從上次把三管事的事情給爆出來之后,她就一直隱藏在圣君閣,還給上面的中領主出了主意,成功招安了圣明和紫檀兩個老貨。

    因此上面對這件事情很滿意,加上這玉瑰心已經徹底拋棄了青春玉女的人設,徹底的放飛了,所以給上面的中領主伺候的很滿意,索性就給了她一個小領主當當。

    可以說這女人沒臉皮起來,做出來的事情都讓人沒法看,偏偏玉瑰心自己現在很滿意,要是跟茽逸那個懦弱的蠢貨,她一輩子都只能是賤妾了。

    還是那種最低賤的玩意,她玉瑰心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只要現在將圣君閣四太長老的東西接手了,回頭就馬上記一功,這樣就可以將她的家人全部救出來。

    日后他們可就是天宗的人了,長生不仁她玉瑰心就不易,曾經她也認為被長生懲罰城賤妾一輩子都不能翻身了,可她硬是不服氣,到底是殺出一條路來。

    不就是跟長生對著干嗎,她求之不得!

    還有葉沁慧那個小賤人,現在她是沒來得及收拾她,等她站穩腳跟了,把四太長老這一脈安排在神秘三城的人都給接管過來。

    到時候有這個賤人的好看,神秘三城多大的一塊肥肉,這個小賤人竟然還敢吃下去,好大的胃口,只要有天宗在這里,小賤人就休想安寧!

    想到這里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屈辱史已經被洗刷,還是因為自己的未來有了保障,玉瑰心笑得越發的猖狂了:“哈哈哈,哈哈哈,四太長老你不過是個小主,現在由我這小領主在,你最好明白自己應該做什么,”

    “不應該做什么,乖乖的把我要的東西交上來,要不然我告訴中領主,到時候有你好受的,我現在可是中領主的人,你最好自己掂量掂量。”

    四太長老指著她手指都在發抖的說道:“你好無恥!你這個爬床的賤婢,妄想欺負到我頭上來,告訴你做夢!本太長老就不相信中領主會將這樣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個賤婢,今天若是沒有中領主的手信,我是絕對不會交給你一文錢的!”

    “想踩著老夫上位,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若是給老夫得罪狠了,圣君閣這么多東西可就無法給中領主了,因此你立刻滾出去,老夫不想看見你第二眼!”

    原來圣君閣的四太長老,竟然也是天宗的一名小主,幾乎為了天宗奉獻了一生。

    因為一直還有任務不能脫離宗門,本來再有一年他也就能升級為小領主了,結果卻被玉瑰心截胡了不說,現在還要反過來領導他了。

    更不要說現在還要搶奪財權,連下面分散出去好不容易安插的人也要給她,這完全就是直接架空的節奏啊,誰給她的臉面竟然這么干?

    尤其現在圣君閣局勢多變,圣君盯著大家的錢袋子,別說他不想給,就是能給,一旦被發現抽調那么多銀錢,保管能撞到圣君殿下的槍口之上。

    他為何要冒那么大的風險來做這件事情?

    甚至是來成全這么個小賤蹄子?

    門都沒有,想都不要想!

    憑什么?就憑這小蹄子囂張嗎?

    還是憑她會爬床?這些年這種人多了去了,有幾個最后留下了,眼皮子淺的東西!

    更不要說對方年紀輕輕就跟他拿資歷說話,搶班奪權也不是這么干的,也要看他愿不愿意!

    只要他不愿意,說什么也沒用!

    大不了到時候他仍舊是圣君閣的人,這什么天宗的他不跟也不玩了!

    玉瑰心玩味的看著眼前的人,嘴角的笑容很是越來越大,能給對方氣成這樣,也算是完成了她任務的一半了,這一半就是她決定要出氣!

    將過去圣君閣給她的恥辱全部還回去,并且變本加厲的收拾這些人!

    玉瑰心現在特別喜歡穿紅色,因為她覺得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她的得寵和張揚不掩飾的性情,中領主就喜歡她這樣,她玉瑰心就是那個永遠不能服輸的人。

    玉瑰心把玩自己的頭發,現在她早已經拋棄了那些穿在身上很仙很仙的衣服,中領主喜歡她穿紅色,她就將各種紅色穿到極致!

    這會子她咄咄逼人,也跟她一身暗紅色的緊身衣,自認感覺很強大有些關系,且她額頭的正中間有個復雜的花紋,看起來是最近剛剛紋上去不久的,這可是一種殊榮,這些都是中領主給她的,她怎么也要好好的用起來。

    現在想要統領四太長老手上的資源,但四太長老不同意,也是時候給這個老貨一點顏色看看了。

    玉瑰心抿了抿紅唇,吹了吹自己那猩紅色的指甲,還是有權利好啊,這指甲染得這么好,還不是因為她是小領主的原因,這群人拼命巴結她討好她的結果。

    所以今天這四太長老這些東西她志在必得,不就是要個手信嗎,就知道這個老貨不愿意,她可都準備好了。

    因此玉瑰心拿出來一封書信說道:“行了你這老頭嘴里面不干不凈的,本姑奶奶不耐煩伺候了,你不是要中領主的手信嗎,這里面就是,具體內容我也不清楚,但中領主說了,只要你看了信就知道怎么做了,拿去吧!”

    嗖的一下一封信飄到了四太長老跟前,他也瞬間就給抓住了,然后急切的打開信件,一邊看一邊臉色不好,各種無奈氣惱煩躁抓狂最后妥協的狀態表現的淋漓盡致。

    連我們思陽這個看客都覺得,圣君閣四太長老這人不演戲可惜了,尼瑪超級老白菜,嚇人啊。

    四太長老看完信之后之所以有妥協的意思,也是因為這封信的確是中領主寫給她的,偏偏這個小賤人剛剛不拿出來,反而看他笑話。

    這一次是因為中領主有急用,才會臨時讓玉瑰心拿東西,可四太長老非常不滿意,所以打算將三分之一的東西拿出來,交給玉瑰心,讓她回去也挨罵。

    那樣他才能解恨,至于再多的,他一分一毫都不能動,只能寄希望于外面的支脈能多多給力了,尤其是發展最好的神秘三城的一脈......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