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絕品神醫 > 第2592章 我要挑戰你
        突如其來的喝聲,讓陸逸一行人停下了腳步。

        陸逸抬眼一看,只見是一個年輕人,陸逸不認識他。

        “有事嗎?”陸逸淡淡道。

        “陸逸,我要挑戰你!”年輕人道。

        陸逸看了一眼,只見年輕人只是圣人修為,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瞧不起我?”年輕人大怒:“陸逸,我知道你修為很高,大家都怕你,可是我不怕你。”

        陸逸有些好笑,這個年輕人很幼稚。

        獨孤無敵注意到年輕人的袖口處用金線紋著一把小劍,對陸逸說道:“主人,他是劍神殿的人。”

        “我知道。”陸逸看著年輕人笑道:“我跟你素不相識,你為什么要挑戰我?”

        “因為、因為……問那么多理由干什么,總是我要挑戰你!”年輕人說道。

        這個年輕人的舉動在陸逸眼中幼稚至極,說道:“我不跟你動手,你再胡鬧,我就把你交給莫問離處理。”

        “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接受我的挑戰,我就不讓你過去。”年輕人攔在了陸逸前面。

        他的舉動引起了不少人的圍觀。

        畢竟,這里是苦竹齋大殿之前,有不少門派的人前來參加吊唁儀式。

        “我勸你不要無理取鬧,否則,哪怕我和莫問離有點交情,我也不會留情。”陸逸說。

        “少拿大師兄來壓我,我不怕。”年輕人道:“我就是要挑戰你。”

        “你要挑戰我是吧?好!我答應你。不過,你總該給我一個理由吧,為什么要挑戰我?”

        年輕人掃了一眼陸逸身后的寧雨柔,瞪著陸逸道:“沒有理由,我就是看不慣你,所以要挑戰你。”

        陸逸嘴角浮起,道:“你挑戰我,是因為落塵吧?”

        年輕人臉色微變,強自鎮定道:“你說什么我聽不懂!陸逸,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戰!”

        “因為我是男人所以我才懶得跟你動手,你的行為在我眼里,比一個三歲小娃還要幼稚。”陸逸說完就走。

        “站住!”年輕人急得跺腳。

        陸逸不理會。

        “我要你站住!你再不站住我動手了!”年輕人大喝。

        陸逸還是沒理會,別說這只是一個圣人修為的毛頭小子,就是準帝強者,陸逸也不一定放在眼里。

        “這是你逼我的!”年輕人手一揮,一道劍氣朝陸逸斬去。

        陸逸沒出手,獨孤無敵已搶先出手。

        “鏘!”

        獨孤無敵指尖激發一道劍氣,將年輕人的劍氣擊碎,然后喝道:“小娃,敢對我主人不敬,你膽子不小啊!看在莫問離莫公子的面子上,這次我不跟你計較,要是你還不識好歹,那老夫可就要替劍神殿教訓你了。”

        “你個老東西,憑什么教訓我!”年輕人根本不知道獨孤無敵是誰,大聲罵道。

        陸逸停下勒腳步,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你罵我也就算了,竟然罵獨孤前輩,找死!

        “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陸逸指了指獨孤無敵,看著年輕人道:“他是蜀山劍派的太上長老獨孤前輩,和劍神是一輩的人物,你一個后生晚輩,有什么資格罵前輩?”

        “我……”

        “你不是要挑戰我嗎?好,我答應你。”陸逸說完,一道劍指向前按了下去,剎那間,劍氣洶涌。

        年輕人臉色大變,呆在原地不敢動彈,眼睜睜地看著劍氣壓了過來。

        “轟!”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一道白色的影子快速沖了過來,擋在年輕人的面前,幫年輕人擋住了陸逸的劍氣。

        陸逸本來只是想小小懲戒一下年輕人,所以也沒下死手,立刻收回了劍氣。

        年輕人抬頭一看,只見擋在自己面前的是落塵,不禁問道:“師兄,你怎么來了?”

        “我……噗!”落塵剛開口,嘴里就噴出一口血。

        “師兄,你怎么了?”年輕人臉色大變,扶住落塵,接著指著陸逸殺氣騰騰的說道:“你敢傷我師兄,我跟你拼了!”

        “不要動手!你不是他的對手!”落塵拉住年輕人,說道:“崽崽,我知道你是為了師兄好,可是,你的作法不對,要是大師兄知道了,肯定不會饒過你。”

        “我不怕大師兄生氣,我只是不想看到師兄你被別人說是……總之,我很討厭那個陸逸!”

        “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再胡鬧,不僅大師兄不僅饒過你,我也不會繞過你!”落塵板著臉呵斥。

        “師兄,我……”年輕人眼眶紅了,一臉委屈。

        落塵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話有些重,摟住年輕人的肩頭,說道:“崽崽別哭,我知道你是為了師兄好,這個世界上,你是我最親的人。”

        “師兄你不怪我?”年輕人問。

        “我不怪你。”

        “真的不怪我?”

        “真的不怪。”

        “謝謝師兄,謝謝師兄!”年輕人趴在落塵懷里。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在笑。

        陸逸瞟了瞟落塵,眼里出現了一絲驚恐,心里暗道,這家伙該是被我打擊之后,連性取向都變了吧!

        過了會兒,落塵放開了懷里的年輕人,上前兩步,對獨孤無敵微微躬身,說道:“前輩,不好意思,我這個師弟年紀太輕,沖撞了您,我代替他向您道歉,請您原諒。”

        獨孤無敵笑道:“老朽怎么說都一把年紀了,自然不會跟你一個后生小娃計較,只是以后你要多多管教你這個師弟,免得給你和劍神殿惹麻煩。”

        “謝謝前輩提醒,我一定會好好管教師弟的。”落塵說完,目光從寧雨柔的臉上一閃而過,落在了陸逸臉上,說道:“又見面了。”

        “是啊,又見面了。”陸逸態度不咸不淡的說。

        “上次謝謝你幫我們劍神殿擊退異族。”

        “不用客氣,莫問離已經謝過我了。”陸逸道。

        “我有一個冒昧的請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落塵道。

        “既然是冒昧,那就還是別說了吧!”

        落塵微微一愣,沒想到陸逸不按套路出牌,正常的回答不應該是,沒事,你說來聽聽嗎?

        “不,我還是要說。”落塵直視陸逸的眼睛,道:“我要挑戰你!”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