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無敵天下 > 第三千五十章 天葬之地變故
    聽雷御說要出手,黃小龍愕然。

    雷御道:“我當年指點了那小子,這些年,那小子實力大漲,是長進了,既然他不長眼,那我這半個師父便替殿下將他收拾了。”

    黃小龍笑了笑,眼含深意地看著雷御:“也好,那就你來應戰。”

    隨后,雷御讓九目道統高手將消息散發出去。

    “什么,那年輕人的坐獸說,金狐洞主還沒資格挑戰他殿下,他來應戰金狐洞主!”

    “這,太狂了吧,簡直是狂妄無知,一頭坐獸竟然也妄想與金狐洞主交手,那三頭獸算什么東西,他哪里有資格應戰金狐洞主!”有人憤然。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整個起源圣界,也就只有我們起源圣界界主大人的坐獸才有這個資格吧,那年輕人,不會把自己當成起源圣界界主了吧!”有人嘲弄。

    當雷御要應戰金狐洞主金鴻遠的消息散發出來后,幾乎是整個金狐洞天都在譏笑黃小龍和雷御的無知和狂妄。

    幾乎整個金狐洞天都在喊著金狐洞主滅掉黃小龍,滅掉雷御,滅掉雷御道統。

    當金鴻遠聽到回應的消息時,也是呆愣在場。

    “他,那頭坐獸來應戰?”金鴻遠再問李旭:“你確定消息是真的?”

    李旭點頭,恭敬道:“是的,洞主大人,消息是九目道統眾元老親口說的。”

    另一位大統領忍不住怒然道:“這小子太狂了,他一個無名之輩,我們洞主大人約戰他,那是抬高他身份,他竟然讓他坐下一頭坐獸應戰!”

    李旭突然道:“我看是那小子自知不是洞主大人的對手,所以才讓他的坐獸應戰的,不過也是,他只不過是一個道尊九重初期而已,洞主大人要是出手,捏死他只是分分秒秒之事,他膽怯也是正常。”

    金狐道統其它高手亦點頭附聲。

    金鴻遠冷聲道:“也好,反正是要全部解決,誰來應戰都無所謂。”

    “只是這樣,更抬高了那小子!”一位大統領憤然不平。

    “無妨。”金鴻遠搖了搖手:“反正都是死人。”

    所以,沒必要與死人計較。

    金狐洞天眾高手見金鴻遠默許了黃小龍的坐獸應戰,又是嘩然一片。

    雖然距離金鴻遠,雷御約戰之日是在三個月之后,但是金狐洞天已經有許許多多高手紛紛開始趕往金狐洞天第一高峰。

    像金狐洞主這樣的滅世榜高手是鮮少出手,所以,能觀看一二,對于金狐洞天眾人來說,那是無上幸事。

    所以,消約戰之事剛剛過去幾天,一波又一波戰船便已將金狐洞天第一高峰圍了一重又一重。

    九目道統總府。

    日月丹爐之內,黃小龍盤坐在太初之樹,梧桐樹之下,取出了拍賣會上拍買的那條起源之氣和極品鳳凰火晶。

    距離約戰還有三個月,這三個月,足夠他將這起源之氣和鳳凰火晶煉化掉了。

    別人單是煉化這起源之氣都要數千年數萬年,但是對他來說,煉化這兩物也只是兩三個月的時間而已。

    那條起源之氣,盤繞著黃小龍,而那枚極品鳳凰火晶則立在黃小龍頭頂。

    黃小龍運轉起升龍訣,頓時,一陣又一陣的本源力量和法則不斷從那條起源之氣中飄逸出來,鳳凰火晶中的涅槃之力,則絲絲落下,一同滲入黃小龍體內。

    同時,太初之樹,梧桐樹亦不斷垂下太初之氣和涅槃之力。

    不斷吞噬著起源之氣和涅槃之力,黃小龍體表灰蒙蒙一片,同時透出晶瑩赤焰。

    眨眼,便是兩個多月。

    距離約戰之日還有十天時,黃小龍將那條起源之氣和鳳凰火晶完全煉化。

    ……

    雖然距離約戰之日還有十天,但是金狐第一高峰四周,已經被金狐洞天眾方高手圍得水泄不通,金狐洞天三十八大道統,幾乎所有掌教都到了,當然,只有周弘,譚婳,隋恒毅,還有九目掌教李深沒到。

    在眾多道統飛船中,有一艘黑色巨船極其顯目,散發著讓人悸然的驚人氣息,這正是遮天道統的飛船。

    天,一般意即天道,起名遮天,可想遮天道統的霸氣。

    樊洛站在遮天飛船船首,迎風而立,看著金狐洞天第一峰,雙眼閃爍不定,不知在想著什么。

    “洛兒,在想什么?”這時,其身后走來一個身材極其高大的中年人,中年人有三四米高,雙手極大,走路虎虎生風。

    “父親。”樊洛見來人,恭敬道。

    來人,正是遮天掌教樊亦輝,也是金狐洞天第二高手。

    樊亦輝點頭一笑:“在想十天之后的交手情況?”

    樊洛突然道:“父親,你覺得金狐洞主真的會贏?”

    樊亦輝一怔,繼而笑了起來:“你該不會認為那年輕人的坐獸能贏吧?那年輕人的坐獸,實力或許是很強,但是與金狐洞主相比,肯定是沒法比,這么和你說吧,就算是四五個我,只怕都不是金狐洞主的對手。”

    樊洛震驚:“金狐洞主這么強?!”

    樊亦輝雙眼深邃:“你沒見過滅世榜高手出手,所以不知滅世榜高手之威,而且金狐洞主可是滅世榜排名六十!這等存在,已經不是你現在能夠想像的。”

    雖然說兒子樊洛被譽為金狐洞天年輕一輩第一人,甚至有好事者將他兒子與他相提并論,但是只有他知道,他兒子樊洛與他相比,還是有不小的距離,至于與滅世榜那樣的無上存在相比,就更遠了。

    樊亦輝又搖頭道:“那年輕人和其手下,定然是沒見過滅世榜高手之威,所以才敢挑釁金狐洞主,不然,借他一萬個膽他也不敢。”

    樊洛眉頭一皺,回想著拍賣會上見到的黃小龍,真是這樣?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巨響炸響,宛如滅世之雷,整個金狐洞天都是猛然一震。

    樊亦輝,樊洛和眾方高手只覺腦海轟響,莫不駭然,然后看向了巨響傳來方向。

    “這巨響,是從天葬之地方向傳來的?!”樊亦輝目光洞穿了一個又一個時空,看向了金狐洞天之外的天葬之地方向。

    “天葬之地!”樊洛聞言,臉色一變。

    “天葬之地肯定發生了什么巨大變故!”樊亦輝臉色驚疑不已:“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巨響,連金狐洞天都波及到了,只怕不止金狐洞天,四周洞天都受到了波及!”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彩票中心官方app叫什么 重庆时时龙虎和走综合图 问道商人怎样0投资赚钱 三公游戏单机版下载k 双色球拖胆玩法计算 双色球机选摇一摇 pk10 34567梭哈玩法 微信捕鱼达人h5怎么充值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6肖3期必开一 光说话就能赚钱的职业 微信能赚钱100元 10000炮捕鱼游戏下载 四川时时走势图 赚钱中英文 在家养一只母泰迪一年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