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重生者 > 第十七章航空指揮塔
?(www.8jzw.Com)    十八小時以后。【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網Www.8jzw.Com會員登入無彈窗廣告】

    高嶺機場,航空指揮塔內。

    “陳建,來一根?”

    黑暗當中,男人遞來一根煙。

    “謝了,范哥。”

    陳建接過男人遞來的煙,拿在鼻子前使勁嗅了嗅,這煙草香氣令他精神一振,但他卻始終沒有點火,而是默默叼在嘴里。

    呼呼,航空指揮塔幾扇玻璃窗戶開裂的口子,颼颼灌著冷風,吹得陳建臉龐生疼。

    咔嚓,男人拿著打火機打火。

    一簇昏暗火苗照亮航空指揮塔一角,這火光也映照出陳建倆人容貌。

    陳建的額頭寬大,眼睛略小卻十分有神,一對厚唇似乎意示他個人極重感情,但他還沒覺醒的緣故,臉色仍煞白無比,再加上肩膀受傷還包扎著傷口,給人感觀血氣不旺。

    他就是陳潤弟弟!

    到此刻為止病疫期時間已達到170個小時,他這一星期多的病疫時間,令陳建頗受團隊首領期待,甚至分配工作都是最輕松的那種。

    他邊上男人叫做范江一,略微嘴唇令他看起有些刻薄,陳建監視機場周圍怪物動向的搭檔,一位C級評價進化者,此人也是變相作為陳建的保鏢,尤其最近十幾小時,兩人幾乎形影不離。

    “呼,陳建我和你說…”

    “只是一根煙不要舍不得,你現在可是準進化者,以前那三餐不繼的日子,已經徹底過去了,只要你覺醒了就有大把煙,大碗飯隨你去拿。”

    范江一吐了口煙氣,他將還點著火的打火機移到陳建面前。

    “范哥,我知道。”

    陳建知道推脫不過,點煙深抽了一口。

    這范江一末世前是個包工頭,雖然為人粗了點,也有些市儈,發現他覺醒以后,態度不再如之前那樣漠然,雖然有種種不滿的地方,但以總體形象來說并沒有給陳建太多的負面印象。

    目前他覺醒的時間已經超過170個小時,只要再堅持下去,陳建相信自己必然成為團隊高層之一,而正是這基于這點,范江一對他才如此熱情。

    有過由底層掙扎的經歷,陳建看得非常清楚。

    不過,這并沒有值得唾棄地方。

    末世這樣一個殘酷環境就是如此,要有匹配實力才能得到他人重視,弱小就要必須忍受痛苦。

    “范哥,我們飛機還要多久能好?”

    陳建瞇著眼睛,他視線透過布滿裂痕玻璃窗,能夠看到在停機場忙碌的幸存者身影,以及停在不同區域的近十架客機。

    原本露天停機場已多了一個巨大的金屬棚,若是高處俯瞰的話,讓人有種看到簡易廠房的感覺,最近這段時日客機正就是在這建議廠房內維修改造。

    根據陳建由范江一口中得知的信息,這座簡易長工是由機場第一勢力,那紅箭特種小隊一李姓的金屬能力進化者建造的。

    “不再等兩天是跑不了的。”

    “這是飛機,可不是團里那幾輛破車,隨便糊弄下就能行了。”

    范江一吞云吐霧道。

    以他角度,除了被改建為簡易維修廠房的停機場外,在黑暗中還能看到距離跑道約半公里外,有一面蔓延幾公里的金屬墻。

    金屬墻另一面則聚集著無數死骸,當初來到機場清除怪物就令各團隊死去數不名等的進化者,這代價可謂不重。

    “陳建,你是擔心上次的事兒?”

    范江一心思敏銳,他聽出陳建玄外之音。

    陳建有幾個親人,在兩天前正式和首領提出能否為他家人預留位置,但當時首領雖然沒有同意,但也沒有將話說死。

    只是讓說需要時間考慮。

    機位名額緊張,這點凡是呆在高嶺機場幸存者都無比清楚。

    一家客機可不僅僅用來裝載人員,還需要裝上團隊物資裝備,又必須保證機體不能超重,以免遭遇血蝠沒有余力躲閃。

    “對,范哥。”

    陳建沉聲說道:“我只需要四個,能有四個的話就夠了。”

    大哥和大嫂,以及他的兩個孩子!

    這四個親人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割舍,尤其他可以想象為了照顧海棠兩個孩子,大哥夫婦付出多少血汗,如今他有了能力,豈能放棄他們。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要為親人弄到機位名額。

    “陳建,你要放寬心。”

    “雖然首領規定只要是進化者只能分到兩個機位名額,但這事也不是不能變通,雖然現在機位都開到了天價……可你是我們兄弟,現在病疫期也過了一周,首領不可能這樣不輕重的。”

    范江一拍了拍陳建的肩膀,出聲安慰道。

    “這些我都知道。”

    關于范江一所說的,陳建自然清楚。

    一名具有潛力進化者和四個機位名額相比,孰輕孰重首領絕對清楚。

    但為何首領不肯松口!

    這背后原因陳建一時不得而知,就連他邊上的范江一對此也疑惑得很。

    不過,他一C級評價進化者只是團隊中下層,雖然名義上也是團隊副首領之一,但高層秘密卻沒有資格知道的。

    嗯?

    范江一眉頭微皺。

    “怎么了,范哥?”

    陳建吐了口煙氣,出聲問道。

    “是那一幫人看到沒。”

    范江一指向紅空指揮塔下方,幾個走向簡易廠房的身影。

    陳建順著范江一所指看去。

    他看到一穿著花格襯衫的女孩,身后跟著幾個手持武器的強壯男人,正慢步走向簡易廠房。

    那些跟隨女孩的男人中,還有一個膚色棕黑的印度人,這樣組合即便是人員復雜的高嶺機場,也足夠引起進化者注重。

    重要的是這幫人不是進化者,就是準進化者!

    “是他們。”

    陳建也認出這幫人。

    這支團隊在傍晚出現于高嶺機場的時候,當場就引起了機場各大團隊的注意…不說別的原因,就沖這支團隊全員上上下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準進化者。

    而且以生命氣息濃度來看,這支團隊準進化者病疫期時間都有近一周。

    更別提,陳建從團隊高層聽來,這支團隊非進化者也幾乎個個可以說是精英,既有特種部隊的兵王,更有國內知名院士。

    這樣精英組成的團隊到來,引得機場各大團隊首領猜想。

    甚至陳建親眼目睹,那幫在機場臭名昭著的瘋子團隊有進化者出手,但卻被這帶人走向簡易廠房的女孩一人震住,不敢輕易妄動。

    原因……

    這女孩竟然放出近上百架,外形似死骸般的機械兵器,尤其這上百架被稱為毀滅者的機械兵器,竟然架架具有恢復能力,若非遭到高能量,超過液態金屬恢復力的毀滅性攻擊,在能源消耗殆盡前,某種意義可以說是不滅的。

    女孩一出手,不僅震懾機場所有勢力。

    更引發普通幸存者的轟動,即便是底層幸存者也都知道,機場勢力平衡又發生變化,一切都原由這支精英團隊的突然進駐。

    “我聽牧哥提過…”

    “下面那個兵頭子,似乎和紅箭那幫人是同一伙的。”范江一看著女孩消失背影,想起團隊一高層對他透露的信息。

    牧哥,全名趙明牧。

    在執行官測試中拿到A級評價的進化者,是整個團隊的支柱之一。

    同一伙?

    陳建當初也目睹到這支團隊進入機場情形。

    那叫做孫信的兵頭子,就是在紅箭特種小隊一高層陪伴下,將車隊開進的候機大廳。

    “這幫人關系真和紅箭那么好。”

    陳建說道:“我怎么看到他們去廢棄區,去淘那些被人選剩下的破飛機。”

    “這倒是。”

    “三十多名準進化者,更有那個隨手放出一堆機械兵器的女孩,我想只要他們點頭愿意加入哪支團隊,換做哪個首領都無法拒絕才對。”

    范江一也弄不清究竟紅箭特種部隊,和這支新來機場就引起轟動的精英團隊,存在著何種不為人知的關系。

    “范哥,你說他們不會想搞出一架飛機吧?”

    陳建想到這支精英團隊,沒來多久就趕往廢棄區淘寶的事情。

    “想搞出飛機?”

    范江一先是愣了會,隨后笑道:“就憑那堆破爛,還能弄出什么飛機?!”

    廢棄區其實離停機場不遠,但那里飛機絕大多數都剩下空殼而已,凡是能夠派得用場的飛機零部件,都遭過各大團隊多次徹底清洗,想要用空殼弄出可以正常飛行的飛機?

    這絕不可能!

    范江一這樣的外行,他都清楚一架飛機零部件何其繁多,若是尋常車輛他倒會相信,但就算是進化者,總不可能憑空變出零部件?

    沒有相應零部件,甚至是專用航空石油,如何能讓飛機飛起來。

    陳建沒有說話。

    雖然范江一說得沒錯,但那上百架機械兵器,卻令他覺得事情或許沒有范江一想得簡單。

    倆人抽完煙后不久,無線電對講機傳來趙明牧的聲音。

    “江一你現在帶陳建下來。”

    陳建,范江一相互對視,皆從對方看到疑惑。

    平常這時候一般很平靜,又非進食時間,團隊方面不會輕易讓他們下到地面。

    “看來出事了。”

    范江一說道。

    陳建默默點頭,倆人就快步離開航空指揮塔。

    末世重生者17_末世重生者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功夫时时彩计划软件lm0 棋牌游戏送金币可下分 雁荡棋牌下载 时彩稳赚投注技巧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 女篮世界杯2019决赛 宁夏十一选伍快彩 北京赛车pk10怎么没有双面盘 比分直播500 3d5码组六遗漏统计表 966棋牌在线 乾元晋级理财产品 闲来麻将招代理吗 北京快三全天实时计划 彩名堂计划软件下载官网 上海股票配资平台有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