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重生者 > 第七章章五個瘋子
(www.8jzw.Com)    江禾、何志超、陳德、白衡、李家奇。【八戒中文網高品質更新www.8jzw.com】

    甚至這五人名字駱輝也有耳聞,并且牢牢記住。

    不過,記下這五人名字更多是出于團隊的安全考慮。原因是這五人背后團隊上上下下,包括進化者在內都是一幫瘋子。尤其聽首領陳潤所說,那支團隊似乎與高嶺機場曾經第一勢力有關聯。

    所以才引得他格外注意。

    “四叔,那就沒什么好擔心的。”

    駱輝看著沒有人影的倉庫出口,冷笑道。

    來到倉庫聚集地后,那神秘年輕人就在不久前離開車隊。雖然不知道這神秘年輕人有什么目的,但三名重傷未蘇醒的同伴還在校車,駱輝可不相信那神秘人會丟下他們,獨自離開。

    “嗯。”

    呂思忠微微點頭。

    就算這個倉庫聚集地所有進化者聯合,他也不認為不會是那恐怖的機械兵器對手,何況那名年輕人可是控制著,相當數量外形酷似死骸機械兵器的疑似進化者。

    這樣一名強者即便被五個不入流瘋子盯上,呂思忠也不覺得會發生什么不測。

    相反值得擔心倒是這個瘋子才對!

    他們兩人來到不久就見識了這支瘋子團隊,里面團員經過末世的扭曲以后,一個個都已不能用常理來形容。

    “不過,四叔我擔心這五個瘋子很可能會折騰出一點事端——”

    駱輝打開手電筒電源,站了起來。

    他們來到倉庫不久,就親眼目睹了幾支沒有進化者坐鎮的幾支團隊,團員被這幫瘋子挑走玩弄的殘忍場景。

    這其中既有男性,也有女性。

    年齡更是不分老幼,幾乎什么年齡段都有。

    若非他們剛來倉庫聚集地不久,又亮明了手里的家伙,駱輝可不相信這幫“瘋鬼”會稍微有所收斂。

    “是啊…”

    呂思忠聽駱輝提到這個,坐地嘆息道。

    雖然直至此時才首次遭遇到進化者,但他們在過去藏匿逃亡,流轉于各個小型聚集地或是避難所,聽過不少關于進化者的傳聞。

    強大、神秘、超能力、非人類——

    這種種詞匯都是形容進化者,呂思忠可不希望這五個瘋鬼弄出事端,導致他們背后團隊的進化者出手波及到自家團隊。

    不過,轉而想到團隊有五名疑似進化者的存在。

    呂思忠心中漸漸涌現的不安,就如流水般傾斜干凈。

    進化者是厲害!

    但他們本身也不好啃的骨頭,更何況目前團隊還有這樣五個神秘人存在。

    ……

    倉儲物流中心西南方向,一座塌陷大半的紡織材料倉庫外。

    一堵殘破水泥墻體后。

    “禾哥,金發妞跟那小子呆在里面夠長了。”

    “***,這對狗男女到底在干啥子……老白,我最討厭小白臉。”

    一滿臉麻子的中年人,眼角微微抽搐著,他坐在一洗手池上,遠遠瞅著倉庫大門,以他角度借著月光隱隱可以看到幾道長長人影。

    “白子,待會不準你對小白臉下手!”

    “那小子可是我的獵物,嘿嘿——”

    白衡身旁傳來一陰柔的男人聲音。這人戴著一副破眼鏡,一頭稀疏頭發用水浸濕,梳理得格外細致,長相卻給人刻薄感覺的青年。

    他叫李家奇,末世前泉川市第五精神醫院的患者。

    李家奇手捋著發絲,肩膀卻被一只大手按住,隨即背后傳來一結巴的說話聲。

    “嘿,阿奇。”

    “你玩殘過后,我舀這小子去煎…你你你…可不準對老子牢騷…我我我,最討厭你在耳邊和蒼蠅一樣念得沒完沒了的……”

    白衡,李家奇轉頭看去。

    眼前這人身高達到兩米,寬鼻厚嘴,眼大如鈴,相貌憨厚,瑟瑟寒風吹拂下卻只穿著件單薄的小背心,以及一件軍色長褲。

    “阿德,你屬狗的?”

    “什么玩意都吃,不怕那小子身上有病——”

    白衡看著這個比自己高出半截的傻大個一眼,擺出一副惡心的表情。

    不管是他,還是其他兩個家伙都不正常!

    末世前自從老婆出軌和小白臉搞在一起,更搞得自己家破人亡,白衡從此就恨上了女人,尤其是越是相貌出眾的漂亮女人。

    世界秩序未崩潰前。

    他白衡在忍耐一年以后,理性終于被殘酷生活壓垮。他卻裝做若無其事,精心觀察了老婆外出與情人幽會的規律。

    在某一天確定老婆與情人約定的時間,他將自己裝扮得彬彬有禮,帶上早已準備好的工具,然后開上租來的蓮花跑車,尾隨老婆來到情人的住處。

    在制服這對狗男女后,白衡很有耐心等到勾引他老婆出軌情人的家人回家,然后下手逐一制服下手老婆情人的近親。

    最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奸污所有女性!

    就連他老婆情人的母親也沒有放過,然后在一番盡情宣泄后。他白衡感覺到內心渀佛魔鬼覺醒了一般,雖然多了這么做瘋狂的事情后,卻仍沒有一絲滿足的情緒。

    這就猶如吸毒一樣!

    此后一發不可收拾,他白衡如著魔一般到處行惡,直至被當地警察捕獲送入牢房,再轉到精神病院才告于段落。

    “你們幾個閉嘴。”

    “要是驚到里面幾個,大爺我現在就刮了你們。”

    突然,殘破的水泥墻體后響起一個沙啞的聲音。

    這聲音一出,白衡三個就連那體型魁梧的陳德也乖乖閉嘴,一個個如被懾住的野狗,討好看著蹲在地上抽煙的男人。

    這男人并不高大,身穿著黑色皮衣,嘴里叼著半截香抽,面容卻布滿疤痕,眼神如惡狼一樣兇狠,不時敲著攥在手里的砍刀。

    他叫何志超,不同于白衡這三個真正精神病。

    末世前他身背三十條人命,在末世前降臨前兩個月才剛剛被抓捕,在團隊里能夠比他兇狠屈指可數,由白衡三人反應就可見一斑。

    “江哥,我們這要等到什么時候。”

    何志超用力抽了一口煙,抬頭看著就在身前長著張娃娃臉的中年人。

    “再等等。”

    “阿超,你心總是那么急。”

    江禾微笑起來就如陽光少年般,外人難以想象他實際年齡已過四旬。

    聞言,何志超不再說話。

    他長長吐出滿口的煙氣,在黑暗中透過飄渺的煙霧看著面前的男人。

    五人最兇狠他也畏懼此人!

    除了這江禾那在團隊中都聞名的非人虐待癖好以外,還有此人在前一天竟然走運的覺醒了,進入了病疫期。

    準進化者!

    若非如此,他何志超絕沒功夫陪這四個腦子有坑的瘋子一起過來。

    “再好好等等,想要做出一道好菜心急可不行。”

    江禾表情溫和,帶著笑容看著倉庫出口。

    雖然已經發生覺醒,但身體最初吸收的死性暗能量還未完全轉化為活性暗能量優化基因,所以江禾如其他人一樣看不清倉庫景象。

    白衡三人對視一眼。

    他們彼此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恐懼。

    三人都知道這江禾末世前是一個廚子出身,聽說曾經是五星酒店的大廚,不過后來不知發生何種變故,江禾竟然放棄原本光鮮的大廚身份,變賣所有名下財產換為現金,徹底失蹤。

    直至他曾經同事再次見到江禾,這家伙已經是網上被全國追緝的惡性罪犯。

    除了殺人以外,每一個落在他里的無辜者結局都極為凄慘。

    根據江禾事件,唯一的幸存者回憶!

    這家伙是徹頭徹尾的虐待狂,每一個被他逮住的“獵物”,都會遭到來自*與精神雙重折磨,而江禾舀捏人心里卻異常準確,往往在“獵物”精神即將崩潰前一刻,當著其他捕獲的新獵物面前,將舊的獵物處理掉。

    對的,處理掉!

    將人當作沒有價值的舊貨般,在新獵物面前慢慢肢解毀掉,以此進?p>

    型褰逃?p>

    在未覺醒以前,這江禾在幾乎由非正常人組成的團隊內,就已經被有不少類似白衡這樣的瘋子恐懼,忌憚。

    如今覺醒成為準進化者,江禾在團隊影響力就極具上升,對他人的威懾度也在同時大增。

    此次,選擇那病鬼小子和金發女人作為目標完全由于江禾。

    白衡三人也不知道,這病鬼小子究竟哪里引起這虐待狂的注意。

    如果是金發妞那倒還說得過去。

    畢竟外國人在末世可是相當稀少,尤其是這樣一個身材火辣,嫵媚動人的金發奶牛。

    金發妞出現在首次倉庫的時候,就引起不少人側目關注。

    不僅是她的容貌,還有她干凈的身體!

    更有尋常無法感覺的準進化者氣息,這點唯有身為進化者才能感覺到。

    江禾一路尾隨而來,沒有立即動手的原因,有一大部分是因為那金發女人。

    不然,如果是尋常貨色。

    江禾絕不可能這樣耐心等待,畢竟在倉庫聚集地獵物實在太多了。

    他也弄到過不少獵物,但極少有像現在這兩人這樣如此引起他興趣的獵物出現。

    “竟然是兩個準進化者。”

    江禾伸出紅色的舌頭舔舔嘴唇,看著倉庫方向,心底暗道:“還正巧都是覺醒沒有多久,氣息非常微弱的那種準進化者——”

    “這實在是完美獵物……”

    末世重生者7_末世重生者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福彩胆 技巧规律 江苏快三大小准赢技巧 东京五分彩 三公手机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篮球即时比分 微信实体店买彩票 七星彩三字现规则 姆巴佩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全天幸福飞艇计划 四肖三期必开一期中 山东时时11夺金 中国足彩官网下载 麻将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