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重生者 > 第六章倉庫聚集地
(www.8jzw.Com)    王賓雙眼翻白,口水不受控制由唇角流出。【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網Www.8jzw.Com會員登入無彈窗廣告】

    “蟲子,你的理由拙劣至極——”

    惡魔德南特眼神寒冷,沉聲道。

    王賓卻說不出話來,他雙腳甩踢頻率越來越弱。

    “夠了,德南特。”

    惡魔布里諾轉過身,金屬頭盔眼洞內的一雙蛇瞳,在黑暗中閃爍著綠光,猶如毒蛇般陰冷無情。

    到這時候也差不多是人類蟲子極限,它可不想讓到手的食物就這么死了。

    雖然眼前人類蟲子并非肉質細嫩的年幼人類,但對不過是混血的惡魔布里諾來說,中年食物也遠勝過惡魔世界那肉感干澀的畜肉。

    “是,大人。”

    惡魔德南特右手松開。

    王賓摔落地上,捂著脖子大口喘息。

    他臉色蒼白,眼神恐懼看著四周惡魔。

    “蟲子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不然——”

    惡魔布里諾綠油油蛇瞳俯看著王賓,話雖未說完,但其意卻顯而易見。

    王賓身體一顫。

    既然聚集地被死骸毀了,顯然這惡魔是要讓他說出人類最后可能逃跑的目的地。

    xxxxxx

    一小時以后。

    陳潤車隊卻沒有選擇橫穿城市直奔高嶺機場,而是臨時變道,停在泉川市近郊發現的一處大型物流倉儲中心內暫時休息。

    而車隊所在位置是一座汽車工廠的倉庫,雖然倉庫內基礎零件已被幸存者搬空,但若在凌亂傾倒的貨架周圍細心尋找或許能夠有所收獲。

    因此,凡是趕至這處大型倉儲中心的幸存者,每一人都是如此認為。每時每刻已經空蕩或是被遭到怪物破壞的大中型倉庫內都有不少幸存者,手持手電筒或是火把等照明工具摸黑尋找。

    ——嘎吱。

    一個貨架被人手抬高。

    “阿輝,有東西沒?”

    呂思忠鼓足了勁,強撐著比自己高出兩個腦袋的貨架,只希望身旁的駱輝能有所收獲,弄到一點汽車零配件。

    手電筒亮光在貨架下仔細地晃了幾遍。

    “四叔,放下吧。”

    駱輝確定這貨架下除了石子以外,就只有壓在更下方的貨架,以及開裂的水泥地板。

    “嘿。”

    呂思忠向后小腿了兩步,雙手一松。

    ——轟咚。

    兩人感覺腳下一震,灰塵飛揚,

    “這都是第十個了。”

    駱輝有些氣餒的說道。

    呂思忠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深吸一口氣后,說道:“阿輝這才第十個,頭…那邊翻了我們兩倍多,那速度也沒慢下來過。”

    駱輝向左手邊看去。

    此時,黑暗倉庫角落除了十幾道手電光束在晃動以外,還有幾倍數量的火把正在搖動,那昏暗火光映出一個個幸存者的黑影。

    上百道影子在倉庫墻壁搖動。

    這座汽車配件倉庫聚集了超過三十支幸存者團隊,其中更有數支由進化者領導,或則是加入的團隊。

    此刻正在妄圖由散亂的貨架堆尋找到汽車零配件的幸存者,清一色都是不久前由梧州汽車客運站逃出的幸存者。

    倉庫東邊角落。

    一眾倉庫幸存者正在冷眼旁觀。

    他們當中最長的已在這處物流倉儲中心呆了半月之久,短的也有過半周時間。

    如果汽車零配件真能輕易找到,他們這樣老人怎么可能不為所動,漠視本該屬于他們財產被這幫剛逃進倉庫不久陌生人占走。

    雖然因為這處物流倉儲中心面積過于龐大,加之種種因素,演變為如今流動型聚集地,但也有一套倉庫聚集地規矩保障作為老人利益。

    不過,像陳潤團隊這樣從梧州汽車客運站逃出來的團隊卻不知這點。

    所有人滿腦子只有倉庫物資!

    “四叔,我們繼續。”

    駱輝握著手電筒照向不遠處一貨架。

    “行。”

    呂思忠走到手電筒所照的位置,十指緊扣在貨架邊緣,登時他深吸一口氣,雙臂發力,將近百斤貨架生生抬起。

    駱輝在一旁幫忙,他分出一手為呂思忠減少負擔。

    這個貨架被抬高,駱輝立即用手電筒照向貨架下的區域。

    一陣仔細搜索卻仍沒有結果。

    駱輝,呂思忠卻沒有放棄,只是默不出聲地繼續尋找。

    二十分鐘過去。

    輪番辛苦尋找卻沒有任何收獲,尋找汽車配件的幸存者少了大半。

    陳潤團隊的成員卻仍在埋頭尋找。

    汽車零配件對于,他們這種普通幸存者組成的團隊重要性不言而喻。

    “四叔,先喘口氣吧。”

    駱輝攥著袖子,在布滿汗水的額頭擦了一把。

    “好。”

    呂思忠目光掃向周圍,不管有沒有放棄的幸存者,一個個都蹲坐在地上喘息休息,這樣連續數十分鐘尋找所消耗的體力,幾乎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極限。

    就算呂思忠這樣曾接受過專業體力訓練的退伍武警,對這樣尋找也吃不消。

    在場的幸存者哪怕是陳潤這樣退伍前的精英士兵,也是一臉大汗,動作速度相比最初時候放慢了不止一倍。

    駱輝坐在地上,順手關掉手電筒電源。

    駱輝呼吸漸漸平穩,他看向倉庫東面角落,那是車隊集中區。

    好在最近自從那神秘年輕人加入團隊,他們伙食相比以前改善了許多,不然這樣體力消耗沒有幾個支撐得住。

    那大半放棄尋找的幸存者就能看出其中差別。

    真的甘心放棄嗎嗎?

    不是!

    而是這樣消耗沒幾個團隊承受得起。

    “四叔,你說頭真要機場嗎?”

    駱輝定了定神,遠遠看著團隊的校車巴士。

    作為剛逃入倉庫聚集地的新人,他們與老人之間隔著一堆倒塌的石土。

    “嗯。”

    呂思忠微微點頭。

    作為最早跟隨陳潤的團隊老人之一,他對自家首領脾性十分清楚。

    前往機場絕不是玩笑!

    “四叔即便我們真的安全過去…”

    駱輝猶豫片刻,嘆聲道:“難道,我們就都能登上飛機?”

    自從驚險地逃出梧州汽車客運站,此后一路來若不是靠著那神秘年輕人的機械兵器守護,就憑他們這支沒有進化者的團隊,早已全滅在連番遭遇到的怪物以及惡魔手下。

    呂思忠側目看向駱輝,沒有說話。

    他知道駱輝究竟在擔心什么!

    根據陳潤兄弟陳建傳來的消息來看,泉川市附近幾座城市在短短幾日之間,突然被大規模怪物與惡魔包圍。

    目前想要靠著陸路逃往廣陵城那純粹是做夢。

    光是從他們趕往高嶺機場遭遇到怪物,以及惡魔的頻率來看。呂思忠就明白這消息多半是真的,更能夠想象……

    這種情況下,登機資格絕對是最稀缺的資源!

    呂思忠可不相信他們團隊有這樣天大面子,能讓掌控機場資源的勢力騰出部分位置。

    “到了機場,或許就是分離的時候。”

    呂思忠黑暗中出神看著遠方的篝火,心中低落的想到。

    首領兄弟已經加入機場一支進化者團隊,似乎還走運的覺醒了,目前正處于病疫期階段,只要熬過這一段就能成為真正進化者。

    進化者!

    這對普通人而言是多么遙不可及的稱呼。

    而有這樣一名準進化者兄弟,首領夫婦還有他海棠,舒禮兩個孩子想來弄到登機資格并不難。

    但團隊內其他人?

    沒有實力,沒有靠山,沒有背景——

    呂思忠無法想到一條足以說服自己,也能夠順利弄到登機資格的理由。

    至于陳潤?

    對,末世以來作為團隊首領陳潤無疑是稱職的,幾乎無可挑剔,為人也十分豪爽赤誠,引得大家一致信任。

    不過,這次不同!

    如果飛行順利只需要五至七小時就能抵達廣陵城,從末世至近手聽到的廣播來看,廣陵城那是目前國內南方唯一未淪陷的城市,如今更是被改造為一座要塞都市。

    那里有安全的環境、充足的食物、新鮮的空氣、文明的氣息——

    沒有怪物、沒有死亡、沒有痛苦、沒有病痛、沒有不幸!

    呂思忠向往著廣播所描述的廣陵城。

    不少人如同他一樣視廣陵城為理想鄉,渴望踏入這座神往已久的要塞都市。

    正因為清楚廣陵城對幸存者的吸引力!

    所以呂思忠更難以想象他們敬重的首領陳潤,到達高嶺機場后能夠為了他們所有人爭取到登機資格。

    這不現實!

    所以他能夠理解駱輝的感受。

    到達機場那一刻注定團隊將因此解散。

    呂思忠知道其實早在那神秘年輕加入團隊前,陳潤就和弟弟取得聯系,但卻沒有立即帶領團隊離開梧州汽車客運站。

    “四叔…”

    駱輝在黑暗中看著呂思忠。

    雖然呂思忠回應他幾乎用的是鼻音,但他可以感受四叔此刻的心情。

    團隊類他這類新人對這個團隊的感情,遠遠沒有呂思忠這樣老人深刻。即便抵達機場真的分離,那也會默然接受這個結果。

    嗯?

    呂思忠卻忽然抬起頭。

    “怎么了?”

    駱輝見到呂思忠的異狀,開口問道。

    “這五個家伙好像是跟那人——”

    呂思忠皺緊眉頭看向倉庫出口處,輕聲道。

    此刻,汽車倉庫出口正好有五道身影急急忙忙沖了出去。

    駱輝也看著倉庫出口。

    雖然來到倉庫聚集地不久,但他記憶力極好認得這沖出倉庫的五人所屬團隊,正是倉庫聚集地為數不多進化者的團隊。

    末世重生者6_末世重生者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澳门赌大小怎么玩 股票平台出租 荣一娱乐官网 写诗投哪里可以赚钱 捕鱼王app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兑奖图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分布图 两肖两码中特期期大公开 福彩2004009事件 四川时时直播 幸运28翻倍数投注法 安徽十一远五开奖结果 逆袭彩票计划软件ios 幸运飞艇1—7雪球计划软件 申通快递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