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重生者 > 第八十章 瘋子
?(www.8jzw.Com)    程歡側身一甩右臂,手肘如彎刃一般,轟然打爆泥石巨人的脖頸。【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網Www.8jzw.Com會員登入無彈窗廣告】

    ——轟隆,

    當場無數碎石砸落,地上的幸存者遠望過去,泥石巨人就如同一座石山崩潰,煙塵飛揚,場面壯觀,震撼心神。

    “嘔!”

    95路公交車內,靳如超嘔吐一口鮮血,心神與泥石巨人失去了聯系。

    鮮血染紅他的掌心,看起來觸目驚心。

    “阿超,你真是個廢物!”

    “丟人現眼啊!”

    “……都吐血了!”

    “簡直太沒用了,阿超!!”

    黑袍進化者噓聲連連,他們眼中那被一拳砸斷腦袋的泥石巨人,在程歡的面前就如同一個土崩瓦解的大號玩具,脆弱不堪。

    頃刻間,不可一世的巨人淪為廢土——

    “草!!”

    靳如超兩眼發黑,恨不得撕了背后這幫人。

    不過,泥石巨人竟然比不過一個血肉之軀,這種結果讓他難以接受,百米外街道已被土石掩埋,能看清只有煙塵中亂動的手電亮光。

    “吼!!”

    程歡渾身都是破皮擦傷,他仰天咆哮,用吼聲宣泄抑氣,一雙巨目沖公交車隊看去,聲音如雷鳴般響亮,“你們是什么人!”

    但卻沒有回答…

    似乎是再對他漠視一般!

    吱,吱吱,吱吱吱吱——

    徒然,灰暗天空血蝠的嘶鳴聲遠遠傳來,甚至有幾只先行趕到的血蝠,張開血盆大口,兇悍俯沖而下,要撕開程歡的巨人之軀。

    “畜生,滾!”

    程歡暴怒,兩只手臂再次膨脹一圈,手掌猶如巨網一般,拍中來襲的血蝠,若拍打蒼蠅一般將它們甩向百米遠外的公交車隊。

    咚,咚!

    血蝠凄厲叫聲中,如兩道紅色彗星砸中公交車,瞬間將一輛壓扁,不過在此之前已有察覺不對的黑袍進化者,提前避讓。

    近百道人影集中在南邊進化者對面百來米的位置,遠遠隔空對持。

    嗯?

    身處進化者人群中,始終默不出聲觀察的陳青河,忽然眉頭一動,他的感知力發現了一股熟悉氣息,幾番確認,才認定氣息的主人。

    軍師,范文同!

    “子澄——”

    陳青河余光注視著黃子澄,輕聲道:“越南人應該就在對面。”

    越南人!

    黃子澄神情一變,眼神冷冽,殺意彌漫。

    “先不要妄動,看看再說。”

    陳青河囑咐一聲,見他點頭答應后,感知力如同抽絲剝繭般,仔細探知分辨著對面近百人規模的進化者身份。

    軍師的出現給他不好的預感,不過,足足近百人規模的進化者,想要在短時間分辨確定出某一些人的身份,并不容易。

    這就像要從近百品種的酒水當中,快速分出幾道口味特別藏酒的難度,即便感知力敏銳也不是分分鐘鐘能夠做到。

    陳青河瞇著眼睛,感知力掃過對面一個個進化者。

    蓬,蓬,蓬,蓬蓬!!

    每一次程歡的巨手揮擊,都有血蝠凄厲嘶鳴著,宛若一條血線流星從空墜落,本以殘破狼藉的江華道東路,更如遭受天災建筑崩塌,路面龜裂,一度還在觀望的幸存者,一個個如受驚老鼠般藏進附近店鋪內,不敢露頭。

    這是進化者之間的沖突!

    根本不是普通幸存者能夠摻和,他們連圍觀的資格都沒有,甚至能否在這場沖突中保命還要兩說。

    新生教人群當中——

    原本喧鬧的黑袍進化者,忽然一個個迅速安靜下來,主動分出一道通道,就見到臉色病白,眼窩深陷的趙堂緩慢走出人群。

    桀桀。

    他身體看上干瘦了不少,行為舉止越發與正常人類脫鉤,眼睛怨毒盯著對面的南邊進化者,嘴角泛起不自然的陰笑。

    陳青河!

    遠遠看到對面人群中的那張臉孔,過去的恥辱就如針扎一般疼痛不斷刺激神經,尤其曾經那段讓他膽戰心逃亡的日子,令他記憶猶新。

    遠方,陳青河眼睛虛瞇。

    他也發現了趙堂,對面黑袍進化者最前方的身影進入他的視野,此刻這張臉孔卻與記憶當中,完全判若兩人。

    水仙樓就算再神通廣大,想要在一座廢墟當中尋找出趙堂本人,這難度無異于-大海撈針,即便北邊新生教的總部,他們到如今也僅僅略微有了線索,還不能確定。

    “趙堂?”

    陳青河眸子閃爍著冷光。

    趙堂的氣息,就像一把鑰匙般讓他貫穿領會了整個事件的全過程,不過他此刻在意的并非這家伙,那惡臭無比的雜種氣息,而是一個人——

    這人妝容怪異,眼睛化著煙熏妝,頭發是一頂五顏六色的爆炸頭假發,一身頹廢的哥特式打扮,他手腕處穿著大大小小的嬰兒腳環,每當他的赤腳邁出一步,四周的進化者都會下意識地后退,他們眼眸有掩飾不住的恐懼。

    叮當,叮當,叮當。

    鈴鐺在夜風中飄蕩輕響著,這還戴著淡綠色瞳片的異類年輕人,停在趙堂身后,懶懶打量著四周環境,睡眼惺忪。

    “黑先生——”

    趙堂僵硬笑著,連忙退到年輕人后面,恭聲道。

    年輕人淡綠色瞳孔,注意力卻不再他的身上,而是在銀杏酒樓前方,將那一只只血蝠拍下,體形巨大的程歡。

    他神情十分專注,仿佛發現什么有意思的東西。

    周圍人都不敢打擾,靜默得可怕,甚至有人轉頭看向被血蝠壓垮的公交,他們駕駛來一共四輛公交,不過唯獨最后一輛只有一個乘客。

    黑木令!!

    遠處,當看清那異類年輕人的長相以后。

    陳青河神色巨變,拳頭下意識地攥緊。

    這是他末世發生以來情緒最大的失控,內心震動清晰可以感覺,尤其是就在他身旁的黃子澄感覺最為明顯。

    “青河…”

    黃子澄見陳青河神色陰沉不定,擔心問道:“你怎么了?”

    “沒有。”

    陳青河強壓下內心的悸動。

    此刻,駭然卻不僅僅是他一個人,位于人群末端的水仙樓五名高層,發現這裝扮異類的年輕,反應相較陳青河卻更加不堪。

    是他!

    神秘人文件夾中的“瘋子”。

    “老…大。”

    “他怎么和新生教的人混在一起?!”

    肥蟲抱著超級本,臉上贅肉卻一顫一顫的,眼神流露著恐懼。

    末世重生者80_末世重生者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快三稳赚技巧计划方法 创业板好股票推荐 福彩3d走势图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北京pk10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10计划在线 香港稳定6码 北京 呼和浩特 我没钱咋能赚钱 会计培训机构排名 后二组选稳赚技巧方法 北京快三全天实时计划 北京pk10全天免费计划 幸运飞艇6码怎么玩稳 约彩365客服投诉电话 北方麻将规则 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