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重生者 > 第三十九章 木槿蘭
(www.8jzw.Com)    南韓人雙拳攥緊,壓抑著內心激動。【八戒中文網高品質更新www.8jzw.com】

    這一刻陳青河這眼里的煞星小子,仿佛不再是那么恐怖,甚至隱隱有些親切,連周圍的空氣頓時也清新不少,他的呼吸變得順暢,好似迎來新生。

    辛格余光瞄來。

    他的心中在奸笑,小弟計劃成功在望。

    ……

    一小時以后,雨勢不減。

    南華北道,如意快捷酒店。

    這是一棟原本始建于八十年代末的五層民房,但因最近兩年國內旅游熱而改建為快捷酒店,如今七層酒店最高兩層早已在末世降臨當日,塌毀在血蝠空襲當中,雨水嘩啦啦滲進開裂的墻縫,流淌在瓦礫堆積的走廊道上。

    “這是最后一次。”

    “以后不要再來找我了……”

    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回響在五層通往六層的樓梯道口。

    這是個留著平頭,下頷有稀疏胡渣,面色蒼白,雙眼浮腫,看起來睡眠不足的中年人,他麻木盯著面前的女人,從背包里拿出一包袋裝方便面,往女人懷里一放。

    他叫阿東,只是一名普通汽車維修工。

    女人背向的斑駁墻壁,開裂出數道指口寬的裂痕,正滲著污濁的雨水,整個樓道口積著鞋底厚的雨水,空氣潮濕。

    她纖細手指一緊,捏住封袋的一角,像是用了很大勁一般,她的貝齒輕咬紅唇,道:“阿東,你也要走嗎?”

    “不走,難道留下?”

    “越南人他們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還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阿東冷笑,看著這張卸掉濃妝,恢復清純的臉孔。

    這里本是他與好兄弟‘林飛雄’的避難所!

    至少在南韓人和越南人到來以前,這里有超過三十名華夏幸存者,而如今卻只剩下了一半不到,更重要這批剩下的人全都淪為越南人的走狗,他更是被這幫“自己人”排擠。

    若不是兄弟留下一批食物,藏在酒店上層某處隱秘廢墟當中,他或許早就已經餓死了,像是一團狗屎一樣被“自己人”扔出酒店,在冰冷雨水浸泡下等待死亡降臨。

    “……”

    女人不敢抬頭,只是揪緊方便面封裝的手指,微微顫動,顯然她內心并不平靜,尤其是想到某個四天前死去的男人。

    林飛兄,如意快捷酒店最初的首領!

    末世降臨時,展現出色的領導能力救了下三十多人,被視為酒店里的英雄。

    “木槿嵐,你記住——”

    “我留給善善的東西是飛雄最后的遺物,如果還有一點人性的話,就不要讓王正富那幫雜碎打她的主意。”阿東看到女人這張臉,就為他死去的兄弟不值得,惱恨。

    曾經,曾經…

    大概十多年前,汽車維修店才剛剛興起,那時候他和林飛雄滿懷夢想從鄉下走出,來到城市成為一家小維修店的學徒,拿著每個月幾百元的工資,無時無刻都在夢想學成,在城市真正扎根的那一天到來,而眼前的女人那時還在與他的好兄弟熱戀,甚至已經到了未婚先孕的地步,但自從一個叫王正富的礦場老板出現——

    這個女人拋下斷奶不久的女兒,突然了無音訊。

    直到末世來臨前三個月,這個女人竟然再次出現于白海市,不過已經成了王正富的合法妻子,是擁有過億身價的富豪太太。

    不過,再有錢又什么用?

    末世降臨時,這女人帶著王正富與林飛雄談判,希望對方不要再打擾她的生活,但誰曾想到轉眼世界迎來末日,鋪天蓋地的怪物涌來,一朝令人驚羨的億萬富翁就淪為掙扎在生死線上的幸存者,每日為了果腹,為了安全,甚至把女人親手還給他的兄弟,美其名曰——孩子需要母親!

    草**,當時越南人還沒過來,整棟酒店三十多名幸存者,都在他和林飛雄的保護下,雖然生存艱辛但至少沒有剝削,而一切不幸就如末世來臨一樣突然,讓人措手不及。那幫南韓人以及越南人闖進酒店,不僅強霸他們的避難所,更把他們儲存的食物搜刮一空,將所有人趕到一層。

    阿蔡,黑仔,國明,阿岳——

    一個個生死與共的兄弟因為越南人的闖入陸續死去,如今酒店剩下這幫墻頭草,沒有一點骨氣倒向越南人。

    更重要的是…

    他的兄弟那剛過11歲生日的女兒,沒了爸爸。

    “我不會的。”

    “水…善,她是我的女兒——”

    木槿嵐知道阿東在擔心什么,一個沒了保護的女孩,若是被發現握有相當數量的食物,那可預見到悲慘的結局。

    以前,女兒有爸爸保護。

    當女孩爸爸死后,阿東等兄弟接過責任,保護兄弟他的女兒。而如今,阿東沒有力量在繼續保護,只能選擇懦弱地離開。

    “希望如此吧。”

    阿東勒緊背帶,最后看了木槿嵐一眼。

    然后,他蓋上雨帽,毫不猶豫地轉身走下樓道,離開這里。

    “一路小心…”

    木槿嵐向酒店外眺望。

    向東傾斜的酒店建筑前,一條被汽車堵塞的鬧市大街,誰處可見到受雨水影響而發狂的死骸,它們猙獰恐怖姿態,都在無聲提示藏匿于廢墟當中的幸存者,那末世首日的絕望記憶。

    死亡,絕叫!

    一幕幕血與淚的回憶,讓絕大多數幸存者失去外出冒險的勇氣。

    阿東走在四樓走廊拐角,步伐有過微微一頓。

    他不是懦弱地逃離,而是不愿意讓好兄弟女兒隨自己去涉險,與其在外掙扎逃竄,不如在安全酒店多茍活幾日。

    這就是他的想法。

    一個普通汽車維修師傅的想法,因為此次離開他也不知道將迎來什么,他背后看似滿鼓的登山背包,僅僅帶了三天的食物。

    那包交給木槿嵐的方便面,是他六分之一的食物!

    ……

    五分鐘后,木槿嵐目送阿東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這包小小方便面,從前的她或許連去碰的念頭都不會有,而如今手里卻有一種異樣的沉重感,這不關是來自食物沉重,還有一份責任。

    女兒,林水善的責任!

    十天前,她的女兒便發起低燒,甚至越來越嚴重,直到今天才有好轉的跡象,所以阿東才選擇這時候離開。

    攥緊方便面,木槿嵐將它塞進上衣內。

    她知道哪怕是一點點泡面調料香味,都能令酒店內被胃痙攣折磨得痛不欲生的的幸存者,變成瘋子,變成野獸。

    而這時候,樓下傳來一個聲音。

    “槿嵐,吳煦東都和你說了什么?”

    吳煦東,這是阿東大名!

    末世重生者39_末世重生者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最新时时技巧大全 北京福彩pk10前三走势图 双色球2018全年 万人金花最新版下载 时时彩软件 双色球预测专家 pk106码滚雪球公式图 三人斗地主下载 赛车北京pk10技巧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万人炸金花怎么看走势 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 北京时时开奖规律 黑彩平台漏洞刷钱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江西时时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