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1070章 借道一戰
    葉伏天無視大軍,直接殺入其中。

    身后,余生等人緊隨其后,此刻余生身軀如魔神,魁梧高大,一斧劈下,便開了一條血路。

    他和葉伏天二人,肉身皆無雙,可無視對方強力攻擊,因而敢直接殺入大軍之內。

    再后面,刀圣、顧東流、葉無塵、皇九歌、秦莊等人紛紛出手,直接開道。

    大軍中,離爻和元禁掃了一眼戰場,前后被圍,無論是葉伏天還是另一側的夏青鳶,實力皆都強橫至極。

    在葉伏天擊敗孔萱之后,他們便知道葉伏天是和夏青鳶一個級別的存在,圣境之下,幾近無敵的存在。

    要殺死他們,怕是只有拿出圣級的力量。

    “天干,保護殿下。”元禁對著身旁一支死士軍團開口道,頓時一行半圣級別的存在環繞于離爻身周,這些人都是大離皇朝圣下頂尖的人物,優勢可斬敵,劣勢可保帥。

    而如今,他們明顯占據劣勢,自然以防守為主。

    當然,如若一位的防守,那不過是甕中之鱉,死路一條。

    葉伏天和夏青鳶不斬皇旗,用意何在?

    想要滅他們大離大軍,要他們全軍覆沒,何等放肆狂傲的姿態。

    “地支。”元禁又開口道,頓時一支八十一人的軍團聚集于他身邊,這八十一人穿著一色服飾,墨色,給人一股冷冽之感。

    天干地支,天干死士,為大離皇族培養,真正需要用到他們的時間不多,因而相對而言并不那么危險。

    地支死士,則需執行最危險的任務,這些人,皆都是精心培養出來的人物,其中許多人,甚至是從年少時期就開始訓練培養,讓他們有著絕對堅定的意志,能夠為大離奉獻一切。

    此時,八十一人以奇妙的陣型而列,元禁站在諸人后方上空之地,身上光芒閃耀,在元禁的身后,似出現了一幅金色的圖案,瘋狂旋轉,宛若大道圖案,上刻奇門八卦,有五行陰陽運轉。

    這幅圖光芒極為耀眼,瞬間籠罩八十一人,似有一道道金色的絲線直接刺入八十一人的腦海之中,頓時那八十一人身上,同時亮起了絢麗的光芒,整個身軀都亮了起來,仿佛他們便為一體,不分彼此。

    一股極其可怕的氣息從八十一人身上綻放,元禁往前邁步,走入八十一人中間,這一刻,八十一人盡皆受到精神意志指引,為他所控制。

    這一刻元禁的那雙眼瞳,都變得有些妖異,掃了一眼戰場中的夏青鳶。

    如今的局面,已經是必敗之局,如若對方直接斬旗,空界之戰便算是正式結束了。

    然而,夏皇界的修行之人竟然不滿足于斬皇旗,而是想要覆滅他們。

    既然如此,那便讓對方付出些代價吧。

    如若能夠拿下夏青鳶,那么便還有機會。

    一道寒光一閃而逝,元禁身體往前,頓時八十一人同時往前,他們身上亮起了可怕的金色光芒,無窮無盡般,宛若一根根金針般,刺向夏皇界的大軍。

    “小心。”夏青鳶抬頭掃了一眼元禁所在的方向,從那里,她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

    嗤嗤的尖銳聲響傳出,剎那間,天地間亮起了無比璀璨的金色光芒,千絲萬縷絲線化作一張無形的網,快到極限。

    “噗呲!”

    一處方向,一道輕響聲傳出,有人身體被直接刺穿,或眉心、或咽喉、或胸口,刺在任何位置。

    這一刻,那片空間出現了一片極為詭異的情形,元禁的雙手像是牽引著無盡絲線,八十一位半圣之境的存在,如同他手中的牽線玩偶般,不僅如此,那些被金色絲線穿透的修行者也一樣,他們眼眸中露出強烈的恐懼之意。

    隨后,絢麗的毀滅金色光輝綻放,一瞬間,鮮血染紅了虛空,所有被刺穿的修行之人,盡皆被無盡絲線切割撕裂身軀。

    若是葉伏天看向這邊的戰場便能夠發現,元禁使用的能力和當初出現在九州圣戰戰場的九大強者有些相似,那九大強者聯手之下,實力極其強橫,他甚至被逼催動帝意。

    然而此刻的元禁使用的手段,比當初那九人強太多,仿佛不在一個層面。

    元禁的雙手依舊在顫動,頓時蒼穹之上無數金色絲線射殺而出,朝著前面的大軍射去。

    “擋住他的攻擊。”一道大喝聲傳出,剛才那一瞬間,戰場強者都發現了元禁的危險,一支大軍釋放防御力量,布置一片璀璨的防御光幕,卻見那無窮絲線像是一根根針般,細微到能夠穿透入一切縫隙之中,直接鉆入了防御光幕之內。

    無盡絲線刺入里面,化作一張網,元禁雙手一拉,頓時光幕破碎炸裂,那些絲線再度往前殺去,一瞬間又不知多少強者隕落于絲線的穿透之下。

    “圣道威壓。”諸人從那些極細的絲線中感受到了圣威,八十一大強者同時往前而行,速度極快,直接在大軍中沖殺,他們的方向,直奔在戰場中幾近無敵的夏青鳶。

    “保護公主。”

    天乩朗聲開口,大離國師擅長各種奇門之術,包括一些極邪之術,這元禁,應該是大離國師的弟子,每一屆空界之戰,大離皇朝國師都會派一位弟子出戰,或主戰,或在幕后。

    戰場之中血雨紛飛,此時,一股浩蕩氣息崩騰,氣勢駭人。

    只見神霄谷諸強者列陣,公孫仲釋放煉天爐,一股煉天之力綻放而出,煉化天地大道,他身形一往無前,手中出現一柄驚世長槍,猶如一道閃電般劃破虛空,朝著前方刺出,一瞬間,天地像是被一道光直接洞穿,殺向元禁等人。

    見公孫仲出手,周圍大軍其它強者也紛紛釋放攻擊,戰場中皆都是身經百戰的強者,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哪里會輕易退縮。

    元禁面無表情,他身后的那幅金色圖案宛若大道圖案,無盡光輝籠罩虛空,這一瞬間,他所在的戰陣中,八十一位強者同時釋放強橫的道威,手掌同時朝前轟殺而出。

    每一人,都轟出一道大道圖案。

    這一幅幅圖案將空間封鎖,瘋狂旋轉,八十一幅圖案仿佛化作完整的整體,大道共鳴,宛若一面神盾般。

    “驚神。”公孫仲長槍落下,槍影百丈,洞穿天地,轟在圖案之上,那幅圖案震蕩,一輪輪光幕朝著圖案內的八十一位強者震蕩而出,他們身軀之上都有一股毀滅光輝流動,仿佛同時受到了槍法攻擊。

    不僅如此,其它攻擊同時垂落而下,盡皆轟在圖案之上,卻沒有能夠使之崩滅。

    從圖案之中,一縷縷絲線席卷而出,竟瘋狂攀上公孫仲手中的長槍,頃刻間將之淹沒,隨后繼續朝著他身體刺去。

    “轟。”一股吞噬一切的力量爆發,煉天爐朝著前方沖出,欲將那無盡絲線煉化。

    一道道身影瞬間沖出,八十一位強者竟在頃刻間將公孫仲圍在其中,他們身軀之上,金色圖案吞吐出毀滅之光,同時朝著公孫仲的身體爆射而出。

    公孫仲掃了一眼周圍,見無窮絲線金色絲線射穿虛空,煉天爐之力徹底釋放,其中吞吐出的光芒將許多絲線直接煉化掉來,但依舊有許多絲線穿透而至,殺向他身體。

    公孫仲手中長槍舞動,周圍空間出現無盡槍影,有攻擊降臨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

    與此同時,軒轅驁以及夏皇界許多強者都爆發出他們的攻擊,軒轅劍魂刺殺而下,轟在八十一人中的其中一人身上,剎那間炸裂聲響傳出,防御崩滅,那人身體像是震碎了般。

    古牧、蕭笙等人同時殺來這邊,發出攻擊,一尊尊身影被轟得口吐鮮血,戰陣中很快有一批強者受傷,夏皇界的大軍將元禁所在的戰陣團團圍住。

    “夏青鳶,此戰到此結束如何?”元禁目光穿透虛空,望向后方的夏青鳶道。

    戰過之后,他感覺到想要拿下夏青鳶的難度太大了,夏皇界的大軍,根本不會給他傷夏青鳶的機會。

    夏青鳶朝著葉伏天那邊的戰場看了一眼,這場空界之戰她并沒有出太多的力,事實上,夏皇城的絕大多數人都和她一樣,布局此戰為夏皇界奪取空界之戰勝利之人是葉伏天。

    因此無論如何,葉伏天想要做什么,她理當配合。

    “殺。”夏青鳶口中吐出一道冷音,拒絕停戰。

    元禁聽到她的話面無表情,戰場中冰冷的風吹打在身上,只見他長袍獵獵,黑發飛揚。

    “為大離而戰。”元禁口中吐出一道聲音,極為肅穆。

    “為大離而戰。”地支軍團八十一位強者眼神都無比堅定,仿佛皆受元禁所控制。

    這一瞬間,元禁身后的圖案更加璀璨奪目,戰陣之中,八十一位強者體內的氣息瘋狂朝著他身體涌去,無數金色絲線穿透虛空,隨后刺入他自己身體,一股股可怕的力量注入元禁體內。

    一股圣道威壓從元禁體內彌漫而出,蒼穹之上,風云變色,那是圣道劫光。

    元禁抬頭看天,長發狂舞,口中吐出一道聲音:“借道一戰。”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