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721章 請夏皇
    此時,在另一片戰場,蒼穹之上,刀圣和孔堯的戰斗驚天動地,孔堯的每一擊都擁有鎮壓蒼天之力,而刀圣的每一刀所蘊藏的恐怖氣勢像是要將蒼穹都劈開,而且,越戰越猛。

    身披青銅圣器的孔堯戰得有些心顫,此時他矗立于虛空之上,周圍天地間萬象齊現,一尊無邊巨大的神象矗立于中間,無邊力量壓迫著這片空間,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刀圣。

    魔道人物逆勢修行,他們將一切力量吞噬入體隨后爆發而出,霸道不可一世,招招致命。

    此刻刀圣雙手握刀,一條條黑暗氣流從天地間倒流而回,涌入他的身體之中,隱隱有一尊恐怖的魔影出現在他身后,就在此刻,刀消失了,仿佛也化作刀意涌入刀圣的身體,天地間每一條黑暗氣流,仿佛盡皆是刀之意。

    “轟。”一股恐怖的黑暗氣流從刀圣體內爆發沖出,化作了一柄魔刀,天地變得昏暗無光,刀圣雙手舉起,握著了這魔刀,體內的力量瘋狂流入其中,隨后,他將魔刀斬了出去,頃刻間,遮蔽了天地虛空。

    孔堯雙拳緊握,腳步往下空踏出,天地震動,萬象齊震,一道驚天象鳴之音傳出,孔堯雙拳之上涌現恐怖的毀滅之光,同時破空,朝著那刀光砸下,拳芒所過之處,出現了一片可怕的黑暗漩渦,仿佛要將整片空間都吞噬進去。

    兩人的攻擊在虛空中碰撞,毀滅的風暴肆虐于天地間,這片虛空都仿佛要被湮滅掉,但見此刻,從這片毀滅的空間,一道身影直接穿透而過,那是一個人,更像是一柄刀。

    魔刀似已經和刀圣一體,剛才的那一擊,竟然并非是魔刀所綻放,而只是魔刀的刀意。

    天地像是被魔刀所劈開,瞬殺而至,孔堯一聲大吼,神象踏天,又是一拳轟殺而出,砸向那攻擊而來的刀。

    嗤嗤的尖銳聲響傳出,刀斬過,一道奪目無比的魔道光芒肆虐,刀圣的身體被震退而回,而孔堯身軀之上,卻有許多地方有鮮血流淌而出。

    刀圣的身影再次消失,劃過長天,孔堯將力量催動到極致,圣境之下無敵,隨后蒼穹之上不斷有毀滅的光芒綻放,終于,孔堯身體不斷往上空退去,撤離了戰場,此時他身上已經是鮮血淋漓,不知多少刀意貫穿了身體,但他知道刀圣也不好過。

    “你這瘋子。”孔堯怒斥一聲,刀圣掃了他一眼,隨后化作一道黑暗之光消失不見,直接將下空萬象賢君所布的星辰之輪劈開,直接邁步走進里面。

    葉伏天回過頭,便見到了大師兄出現,站在他面前,冰冷的眼眸掃向對面的身影。

    “純陽,你還打算繼續下去嗎?”冰雪圣殿殿主開口說道,她和純陽兩人分別是荒天榜第一以及第二,自然是相識的,純陽嘆了一聲,看向刀圣以及這片戰場。

    許多人也都發現了這邊的情形,一道道身影停止了戰斗朝著這邊而來,至圣道宮的宮主純陽賢君都出現了。

    “你還舍得出來。”皇羲看向純陽道。

    “陸離。”白云城主見到白陸離受傷,身形一閃來到他身邊。

    許多人露出一抹異樣的神色,之前萬象賢君以星輪遮蓋了這片空間,莫非,葉伏天和白陸離,已經戰斗過了?

    而且看眼前的局勢,似乎,白陸離受傷了。

    這……

    “老師。”此時,諸葛清風走上前來,對著純陽賢君喊了一聲。

    “清風,老師對不住你。”純陽賢君開口道。

    “老師為道宮考慮,我無話可說,是非對錯也沒有誰能說的清,從今往后,我和老師恩怨兩情,師徒之情到此為止。”諸葛清風斬下自己一塊衣衫,隨后對著純陽賢君微微深深一拜。

    “我不懂那么許多道理,即便為了道宮犧牲他人同樣是私,自私便是自私,談什么為了荒州出圣,若是為了荒州出圣,如今結果已經看到,道宮該如何踐行自己所信奉的道?”徐傷的聲音有些懶散,卻顯得很直白。

    純陽賢君看向眼前的諸人,開口道:“至圣道宮乃是荒州圣地,走到如今這一步我難辭其咎,柳禪聽從我的意志,獨斷專行,今日起,我和柳禪不再是圣賢宮宮主。”

    聽到純陽的話許多人心頭微顫,他們顯然沒有想到純陽賢君竟如此決絕,直接和柳禪一起,辭去道宮宮主之位。

    “陸離,我和柳禪一心想要讓你證道,但如今卻反而適得其反將你牽連其中,希望你不要受到影響。”純陽賢君目光又看向白陸離道。

    白陸離聽到純陽賢君的話語神色平靜,今日之敗他無話可說,過往歲月,他光環加身,荒天榜第十,荒州第一天驕,如若葉伏天不出現,也許他的光環不會褪色,但既然出現了這么一個人,那么他也該退出了。

    轉過身,白陸離對著純陽賢君和柳禪躬身下拜,開口道:“這些年我一心修行,秉承道宮之志,沒有去想太多外界之事,今日之后,我會前往世間歷練,白云城,也不再過問荒州之事。”

    說罷,他跪下地上,對著純陽賢君和柳禪一拜,而后對著道宮一拜。

    站起身來,他看向他的父親白云城主道:“父親,我們走吧。”

    “走嗎?”白云城主看著這一切,他所做的一切和道宮一樣,同樣是為了他兒白陸離踏足圣境,如今已經到了這一步,卻滿盤皆輸嗎?

    他至今沒有想明白,有荒天榜第一、荒天榜第三以及他這荒天榜第四堅持他兒白陸離,為何會走到這一步?

    白孤掃了一眼周圍之人,隨后開口道:“證道路上見。”

    說罷,他身形一閃,破空離開,沒有對他的老師純陽以及師叔柳禪辭行,顯然,他很不甘心。

    “純陽,你這是在安排后事嗎?”此時,孔堯冷冰冰的開口說道:“我不管你道宮如何,我要帶走的人還沒有拿下,從此刻開始,無論是參與攔截知圣崖,還是阻擋燕無極他們,都視作和我知圣崖開戰,后果自負。”

    孔堯,他這是威脅皇羲以及徐傷等人。

    之前他本欲將一些人格殺于此,但如今他改變了想法,準備先將葉伏天和顧東流帶走。

    雖然不知道之前一戰發生了什么,但葉伏天竟然擊敗了白陸離,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葉伏天必須要拿下帶走。

    一道道目光冰冷的望向孔堯,這是以知圣崖威脅荒州諸勢力嗎?

    “知圣崖這是威脅荒州嗎?”純陽看向孔堯。

    “是又如何?”孔堯冷冷開口,純陽身上一股氣息流動而出,仿佛返璞歸真般,荒州許多勢力之人紛紛轉身,冰冷的掃向孔堯。

    “葛師弟。”孔堯開口喊道,葛鋒身形閃爍,走到孔堯身邊。

    “既然道宮膽敢違背圣主意志,請圣主吧。”孔堯開口說道。

    “好。”葛鋒神色冰冷,若非是萬不得已,他也不敢打攪師尊。

    他閉上眼眸,精神力催動到可怕的境地,頓時他體內一道璀璨的光輝綻放而出,隱隱有一縷并不屬于他的力量彌漫而出,蒼穹之上似有光芒投影而下,化作一尊威嚴無比的身影。

    “參加圣主。”知圣崖之人盡皆躬身下拜。

    “師尊,弟子無能,打攪師尊修行。”葛鋒也拜見道。

    那虛幻的身影目光掃了一眼周圍之人,開口道:“純陽,你這是要忤逆我之意?”

    “純陽見過前輩。”純陽賢君微微躬身,只聽那圣人開口道:“我知圣崖展逍于荒州被殺,我讓孔堯帶兩人離開,你沒有意見吧?”

    葉伏天等人抬頭看向那威嚴的身影,圣人降臨嗎?

    皇羲和徐傷等人神色也盡皆難堪,誰,敢當面忤逆圣人意。

    “前輩恕罪,之前我已經做錯了決定,如今,人不能再交給前輩。”純陽開口道。

    “放肆。”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威壓橫亙于蒼穹之上,透著無上威壓。

    “師弟,你之前問萬象看到了什么卦象。”純陽對著柳禪傳音道,柳禪看向他師兄,只聽純陽繼續道:“主宮坍塌葬滅,道宮方有曙光,這,就是萬象看到的卦象。”

    柳禪的身體猛烈一顫,隨后他笑了,像是自嘲。

    果然,真是諷刺啊。

    至圣道宮主宮,圣賢宮。

    “師弟,是我對不起你。”純陽道。

    “不怪師兄。”柳禪笑了笑,顯得很凄涼。

    “你還記得老師臨死前對我們說過的話嗎?”

    “記得。”柳禪點頭。

    兩人相視一笑,隨后身體騰空而起,朝著虛空而去,諸人一愣,詫異的看向兩人。

    隨后,諸人便見到他們的身體同時燃燒了起來,那是精神意志在燃燒,化作一股無比強橫的力量,像是在獻祭,燃燒自己的生命。

    柳禪轉身,目光望向諸人,開口道:“我所做一切,皆為道宮,既已鑄成大錯,我愿承擔惡果,我愿以死秉承道宮意志,望道宮不朽。”

    “為了道宮。”純陽開口道。

    “為了道宮。”柳禪聲音肅穆,兩人的精神意志仿佛要融為一體,隨后化作一道璀璨無比的印記,朝著道宮深處而去,一路降臨圣賢宮中。

    “純陽。”知圣崖圣主冰冷開口。

    “請夏皇。”遠處,圣賢宮中,一道奪目無比的光芒綻放,純陽和柳禪的身體仿佛要化作虛無,然而這道聲音卻無比的肅穆。

    冰雪圣殿殿主、皇羲、諸葛清風他們看到這一幕內心震蕩。

    劍魔、道藏賢君同樣心頭狠狠的顫動著。

    九州之地皆為夏皇道統,傳聞夏皇在九州道統之地留下過印記,只有道統之主才知道開啟印記之法,但在傳聞之中,只有圣境之人才能夠做到。

    宮主純陽已經是強弩之末、柳禪更非圣人,他們根本催動不了印記,除非,依靠秘法。

    而顯然,也將付出極恐怖的代價,甚至可能是生命。

    如今,知圣崖圣主親自降臨,雖然只是一道意志,但所有人都意味著什么,根本沒有人能夠解決,如此慘烈一戰后,葉伏天和顧東流還是要帶走,道宮和荒州依舊要分裂。

    想要解決這一切,唯有一個辦法,請夏皇。

    圣賢宮兩大宮主犧牲,以此為代價,請夏皇!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