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北京单场如何计算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690章 戰白云城主
?    虛空之上,猿弘和天刑賢君以及劍魔依舊對峙著,葉伏天站在猿弘肩膀上,目光也望向道宮兩大宮主。

    這一戰,天刑賢君和劍魔也已經明白,他們必然無法撼動猿弘,想要強行讓他們離開白云城,怕是不可能。

    “葉伏天,你執念太深,以你如今王侯境界,卷入這場紛爭中,極可能萬劫不復。”天刑賢君看著葉伏天開口說道,這樣的紛爭,賢君人物都已經沒有資格插手了,只有荒天榜上的頂尖人物,才能夠有資格影響到整個局面。

    知圣崖、道宮、白云城、諸葛世家參與其中,葉伏天這位曾經的道宮弟子,他境界太弱了,若非是有太行山猿弘相助,他根本不會有任何發出聲音的權利。

    “我自己的選擇,即便萬劫不復,也不會后悔。”葉伏天開口道:“我倒是有些擔心道宮,若是有朝一日所堅持的信念,發現本就是自我的欺騙,信念崩塌,那會如何?”

    “道宮的信念,比你想象中的更堅定。”天刑賢君開口道:“既然你不肯放手,那么我們便等白孤回來吧,如若猿弘戰敗的話,那樣的后果,真的是你想要看到的?”

    “拭目以待吧。”葉伏天淡淡開口,隨后猿弘身體朝著下空降落而去,道宮諸強者也駐扎于白云城城主府沒有離去,城主府白家之人略微安心了些,雖然道宮兩大宮主戰敗,但只要他們在這里,想必葉伏天也不敢胡亂而為,至少能夠約束他。

    如今,只等白云城主歸來,誅殺猿弘、葉伏天,殺上太行山。

    時間一點點過去,白云城早已轟動,無數人降臨城主府白家附近,目光眺望那座威嚴的府邸,他們從沒有想過荒州之地,有一日會有人殺入白家,荒天榜第四和第十所在的家族。

    而這一人,還僅僅是一位王侯境界的后輩,這簡直瘋狂,但葉伏天就是這么做了。

    終于,白云城的上空之地,有一股恐怖的洪流從遠處席卷而來,一路朝著白家所在之地滾滾前行,宛若蒼穹之上的驚濤駭浪,無數人抬頭看向那股恐怖氣流流動的方向,滾滾咆哮之音傳出,終于,那股可怕的洪流停止了前行,虛空之上,白云城主的威嚴身影出現在那,那雙灰色的眼瞳凝視下空之地,充滿了冰冷至極的殺念。

    “城主,到了。”白云城的人心頭顫了顫,他們還從沒有見過城主釋放如此可怕的怒火,這一次被人殺入白家內,可想而知白云城主的憤怒。

    蒼穹之上,出現了一只灰暗的眼瞳,那是寂滅之瞳,這雙眼瞳落在猿弘和葉伏天所在之地,剎那間這片空間像是遭到禁錮了般,猿弘和葉伏天以及太行山的強者,仿佛被這世間隔絕了般,陷入那片灰暗的世界。

    這一剎那,葉伏天像是看到一只可怕的毀滅之手直接抓向他的精神意志,他的臉色瞬間蒼白,悶哼了一聲,面對頂級賢者,而且是精神系攻擊法師,他的境界根本不夠看。

    猿弘抬眼掃了一眼白孤,隨后腳步一踏地面,轟落一聲巨響,城主府出現一條條裂縫,許多人同時悶哼一聲,只感覺心臟都無比的沉重,不少人直接吐出鮮血,臉色慘白。

    “猿弘,你找死。”白孤終于開口,聲音中充斥著殺意。

    “你若再敢動他,我現在就滅了白家。”猿弘黃金眼瞳掃向白孤開口道。

    白孤充滿殺意的眼瞳看了葉伏天一眼,上次在諸葛世家他沒有將葉伏天當一回事,畢竟是王侯境界的一個小輩,在怎么跳又能如何,但如今不一樣,葉伏天敢帶太行山的人殺來白家,并且威脅他,這已經徹底觸怒了他,葉伏天必死。

    因此,他會毫不猶豫的將葉伏天直接捏死,像踩死螻蟻一般,然而顯然,猿弘要保葉伏天,他敢動,猿弘便動白家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殺你。”白孤冷冷開口,話音落下,一道道無比恐怖的符文之光閃耀,直接轟在猿弘的身體周圍,將大地直接撕裂開來,隨后以猿弘的身體為中心,他所踏著的地面被白云城主直接拔了起來,身體隨地面緩緩騰空。

    無數道目光震撼的看著這一幕,這便是白云城主之怒。

    “你在下面等我。”猿弘對葉伏天說道。

    葉伏天點頭,身體跳入了下方,太行山諸黃金猿將他圍繞在中間,即便沒有這些妖猿守護,在白孤擊敗猿弘之前,也沒有人敢動他。

    猿弘所站在的那塊地面繼續往上空升去,宛若一座孤島般,被白云城主硬生生的拔了起來,控制著離開白家,顯然白孤不希望波及到白家的人,寂滅之瞳控制著一切靈氣的流動,禁錮著猿弘身體周圍的天地之力,同時,周圍天地間出現了一尊尊可怕至極的黑暗古神身影,渾身上下盡皆繚繞著毀滅之力量。

    白孤乃是白陸離之父,且同樣踏足過圣殿,追隨道宮宮主修行過,因而父子兩人所修行的能力有類似之處。

    “猿弘,你今日之行為,將導致猿族從荒州消失。”白孤冰冷開口說道,怒火滔天,他話音落下,那一尊尊古神身影伸出黑暗大手朝著猿弘的身體抓去,不僅如此,猿弘的精神意志仿佛也被無形的黑暗大手攻擊。

    “轟。”猿弘腳步猛然間一踏,腳下的那塊巨石直接粉碎,一股狂暴至極的妖氣席卷天地,壓迫著這片空間,他身上釋放熾盛的黃金光輝,一聲猿嘯,天地間無形的意志攻擊瘋狂崩滅,下方許多人耳膜震蕩,不少人被震得直接口吐鮮血,即便是葉伏天一樣悶哼一聲,嘴角有鮮血溢出,這猿嘯未免也太過駭人。

    黃金長矛貫穿了天地,將那些轟向猿弘的掌印撕碎,手掌之中,滅穹法器陡然間化身百米長,十萬斤的長棍在他的巨大黃金手掌中更顯霸道。

    “轟、轟、轟!”

    猿弘的龐大身軀竟直接在虛空中踏步奔跑,如履平地般,每一次踏步虛空都為之顫動,他奔跑之時一股滔天之勢凝聚而生,隨后龐大無比的身軀猛然間朝著虛空一躍,手中的滅穹法器在頃刻間誕生出漫天棍影,有無窮變化,轟向一尊龐大的古神身軀。

    一聲驚天的巨響聲傳出,古神身軀崩塌毀滅,白孤神色冷漠的凝視著猿弘,數月前和猿弘交手他便明白,猿弘的實力變強了許多。

    身后,第二尊命魂綻放而出,那是巨大的法箓,一股可怕至極的氣息從中彌漫,仿佛有一幅畫卷誕生,命魂之中融入了一件至寶,圣者之物。

    璀璨奪目的光輝綻放,籠罩整片天地虛空,仿佛有無盡符文在蒼穹之上誕生。

    “鎖。”白孤吐出一道冰冷聲音,天地間無盡法箓直接綻放,封鎖了天地,以猿弘的身體為中心,出現了一片法術結界。

    猿弘在結界中踐踏虛空,又是一聲咆哮,他身體周圍出現了無數黃金猿虛影,隨后同時轟出一棍,化作一點,貫穿天地,一道沉悶的聲響傳出,結界破碎崩滅。

    但這卻并未結束,一枚枚巨大的通天法箓繼續卷向猿弘的身體,每一枚法箓都像是蘊藏著駭人的毀滅力量。

    白孤手掌一握,剎那間諸多法箓同時炸裂,一瞬間那片空間都像是被撕裂了般,出現了一條條可怕的黑暗裂縫,從中彌漫出的毀滅威能讓人感到恐懼。

    “那是什么?”葉伏天抬頭看向虛空,白云城主不愧是荒天榜第四的存在,其規則法術的攻擊簡直駭人。

    卻見那毀滅的空間中猿弘揮舞著滅穹法器,蒼穹之上連續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可怕的毀滅力量幾乎遮住了諸人的視野,只隱隱看到一尊通體璀璨無邊的黃金猿影若隱若現。

    隨后他們見到一尊龐大無比的黃金猿身軀朝著白孤身體轟殺而去,那一棍欲滅殺神明。

    白孤依舊站在那冷冰冰的看著猿弘,他身后那幅法箓圖釋放萬丈光輝,周圍天地間出現了許多幅同樣的法箓,無盡規則靈氣降臨而至,白孤眼瞳控制著這片空間的一切力量,催動到極限。

    “大召喚術。”白孤吐出一道聲音,話音落下,每一幅法箓圖上都出現一尊古神身影,一瞬間,蒼穹之上,一尊尊古神盡皆充滿了狂暴至極的力量,朝著前方的猿弘踏步而出。

    白孤眼瞳中出現了一尊尊古神身影,他凝視前方,開口道:“猿弘,感受下我最新領悟出的能力,湮天印。”

    他話音落下,諸多古神龐大無比的身軀同時朝著中間的猿弘轟出了一道巨大無邊的手掌印,這些手掌印竟發生共鳴,那片虛空都顫抖著。

    無數人抬頭看著這一幕,荒天榜第四的白云城主,在這一境近乎無敵。

    猿洪手握滅穹,漫天棍影遮天蔽日,朝著虛無空間轟殺而出,天地一聲咆哮,這卻并非是終點,他仿佛在那片空間練棍法般,金色的風暴刺穿虛空,一股磅礴大勢欲破開一切,當天行九擊的第六棍綻放之時,一道光芒破開了這片空間,猿弘雙手握住滅穹法器,朝著前方掃蕩轟出。

    這一刻,棍影將那一道道無比可怕的古神掌印都從中間劈開來,隨后繼續掃蕩而出,劈向那些古神身影。

    召喚而出的龐大古神身軀在那道奪目的金色光輝下不斷的炸裂身軀,無比恐怖的力量繼續朝著白孤的身體掃蕩而去,空間猛的震蕩了下,白孤身體倒飛而出。

    無數人凝視猿弘的身影,那像是一尊黃金妖神,不可撼動,今日,他擊退荒天榜第四的白云城主!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重庆时时采计划 福彩3d直选投注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前组走势图 足球北单比分直播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企业管理学 聚宝盆人工计划 河北快三怎么玩稳赚 3d组选杀号定胆 下载山东佳佳麻将 时时彩后17码稳赚 股票期权 永利平台好博信誉 白天睡觉晚上赚钱的生意 北京pk10直播官方网站 澳洲5分彩开奖软件